您当前的位置 : 南开大学 >> 南开要闻
疫情期间,留守校园的他们打响“动物保卫战”
来源: 南开大学新闻网发稿时间:2022-01-26 14:48

南开新闻网记者 吴军辉 郝静秋 学生记者 叶新鹏 摄影 王皓程

南开大学实验动物中心

  在南开大学津南校区西南角,矗立着一栋方形建筑——实验动物中心。这里培育着实验用的小鼠和百余只大型实验动物。它们的生命健康关系着全校50余个课题组和多个重要的校外合作科研项目进展。

  1月8日,奥密克戎突袭津城,“三区”划定,严格管控。津南校区的一些工作也按下了“暂停键”,实验动物们恐将面临无人照料、断水断粮的困境。

  紧要关头,实验动物中心的教职工们当机立断:有的从市区“逆行”赶来,有的主动“滞留”,有的转换角色化身“志愿者”……在过去的两周多时间里,他们同吃同住在办公室,与学生志愿者一起悉心照料着上万只小动物们,默默地为科研工作顺利开展提供支撑。

“必须赶紧回学校!”

  1月8日,星期六。虽然已经进入寒假,但实验动物中心的工作还在照常进行。

  早上8点半,周末值班的教职工和勤工助学的学生都已到岗。家住咸水沽镇的保洁阿姨和几个人在悄声聊着某小区疑似出现疫情。实验动物中心常务副主任王雨舟来到单位,跟大家简单打了招呼后就开始了自己的工作。

  中午11点多,官方通报津南区咸水沽镇一小区进入封闭状态。联想到不久前天津市其它区也曾出现过零星散发的确诊病例,并没有造成全局性的影响,大家没有太过在意。除饲养员胡英山下午安排了工作外,其他教职工和学生都正常下了班。

  回到市区的家中后,王雨舟照常给家人做了午饭。下午3点,手机推送消息显示,津南已经有多个小区被封控。王雨舟敏锐地感觉到事态严重:“学校开始在微信群里统计目前在校教师信息,截止时间是3点半。而我看到那些被封的小区中,我们中心的很多工作人员都住在里边。”

实验动物一线工作离不开实验室技术的支持

  王雨舟说,实验动物是许多教学和科研工作的重要基础,“如果出现了食物缺乏或者生存环境污染,甚至大批实验动物死亡,对于许多项目来说是毁灭性的打击,想要恢复可能需要一年甚至更久的时间,损失不可估量。”而此时,实验动物中心的运转很可能因人员紧缺而面临崩溃的危险。

  王雨舟当即决定“必须赶紧回学校”。他一边跟家人嘱咐自己要去单位住几天,一边拿了棉被和洗漱用品快速下楼,驱车赶往津南校区。路上,他给负责统计的同事打电话,请他一定等自己到学校后再上报信息。

  一路上,王雨舟担心自己既进不了学校,又回不了市区,被卡在“路上”,内心十分忐忑。下午3点45分,王雨舟终于赶在校园封闭之前抵达了津南校区,高兴得不得了,庆幸自己“还好进来了”。

“不是一个人在战斗

  兽医毛永健也在想方设法回到学校。家住咸水沽镇的他,驾车试了三四个路口皆因道路封闭而被警察劝返。

  “兽医的工作很重要,日常需要维护动物的质量,安排饲养员的工作,维护动物福利等等。当时也没有别的办法,我们只能请毛老师在线上开展工作并临时培训我们几个人和学生志愿者。”王雨舟说。

左起:刘志峰、张康熙、胡英山、吕学超、王雨舟

  吕学超是当天的值班员。“只有吕师傅一个人在这儿不行,需要有人跟他轮班。”刘志峰没有给王雨舟打电话,急急地嘱咐了一下家人,买了一些菜放在家里后,就开车赶回了学校。他和王雨舟几乎同时到达单位。

  下午4点多,中科院天工所滞留在我校的硕士生张康熙走出实验室准备离开,王雨舟告诉他“可能走不了了”,让他到校门试试,如果能走就“和胡姐(胡英山)一起走”。“我不走!如果我走了,就没有饲养员了,其他人也都进不来,就你一人了,你咋弄?”胡英山说。后来,张康熙也主动申请加入到实验动物中心的工作中来。

  下午6点,王雨舟开始清点人员——算上自己在内整栋楼就剩7个人。第二天一早,保洁员曾宪霞、门值赵文利因健康码变色而被要求返回家中。可以工作的就只有王雨舟、饲养员胡英山,维保人员刘志峰、吕学超和张康熙5人。

  就这样,5个人马不停蹄地开始工作。然而,由于动物数量庞大,困难一个又一个地朝他们袭来。

胡英山老师照料大动物
吕学超师傅检查HVAC
刘志峰师傅更换HVAC过滤器
张康熙进行物品灭菌

  “小鼠数量庞大,清理、换饲料、清洗笼子、垃圾处理、消毒……这些都需要时间,如果完全靠一个人做的话,这一圈工作做下来,就得接近100个小时。之前我们有8个饲养员。”最初的两天,动物中心的所有工作都由他们5个人完成,大家还没什么经验,忙得焦头烂额。

  王雨舟盘算着短时间内还可以勉强应付,时间一长一定会出问题,必须想办法增加人手。很快在药物化学生物学国家重点实验室办公室主任王辉的协助下,1月11日,20名勤工助学的学生报名集结,迅速支援。

  王雨舟给学生们召开紧急培训会,安排了工作并进行了技术指导和技能培训。“当时只能粗略地安排男生干一些体力活,比如清理垃圾,动物笼的清洗、高压灭菌,装锅卸锅这些事。女生就去换笼子、喂食。”

  由于没有经验,不能很好地掌握工作节奏,出现了有的时段工作任务集中,大家都很累,可一转天,就完全没有工作了。王雨舟他们根据实际情况,对人员和任务进行了调整,科学制订计划,工作很快进入到高效、有序的状态。

  接下来是饲料问题。实验动物要维持好的品种和品质,对饲料要求也极高,一般只从具有资质并且营养成分配方符合要求的特定公司采购。然而,疫情之下饲料的供应和运输都成了问题。

紧急调拨的饲料成功入库

  “我们的饲料库存只能维持一周左右,新的一批饲料因疫情滞留在北辰区的物流园。一旦断粮,后果不堪设想。”王雨舟说。在药物化学生物学国家重点实验室副主任田在宁的多方沟通协调下,最终饲料经物流站周转到津南区边界处,由学校后勤服务处的应急物资车辆送进学校。

  “至少够它们吃上两个月!”3吨饲料一入库,王雨舟悬着的心彻底放了下来。

“爸爸,你要给小老鼠好好做饭”

  时间一晃就过了两周。

  由于走得匆忙,王雨舟没有带换洗的衣物。因为平时工作也需要临时顶班、帮忙,他有一件T恤,勉强可以替换。其他人就有了困难。

  “他们都没有想到会留在学校,都没有换洗衣服,胡姐就拿了几件破旧的工作服,稍微改装了一下就拿来穿了。”张康熙身上穿的那件还有破洞,但他不以为意。

  这两周,他们没有前往学校安排的条件好些的住宿点,而是选择直接住在了实验动物中心。他们从学校领了几床被褥,再将办公室的沙发和桌子一拼,就成了临时宿舍。

王雨舟正在进行动物体外受精工作

  “我觉得在这边住挺好的,因为早上7点多我们就要先去把设备调试好,夜里也要把高压锅关上,如果只留一个人在这里守夜也挺不安全的。”大家以乐观与敬业的精神相互激励。

  家人的支持也让他们备受感动。

  每天工作完成后,王雨舟也会与家人视频:“我爱人也是从事实验动物方面工作的,她很能理解我。”家里两个孩子,老大5岁,老二3岁。开始孩子们会问“爸爸,你什么时候回家呀?”“我要回去了,小老鼠就没有饭吃了。”“那你不要急着回来了,好好给小老鼠做饭。”

  王雨舟认为,自己只是努力做好本职工作而已,微不足道。疫情之下,许许多多坚守岗位的南开人背后都有各自的家人给予他们强大支持。正是这份支持与理解,让一个个平凡英雄能够无所畏惧、勇往直前。

  这几天,一批怀孕的小鼠即将生产。王雨舟和同事、同学们又要忙起来了。

  “下一周会有许多新生的小老鼠需要进行离乳,我们要给小鼠宝宝按照品系、基因型、性别分类安置,个性化照料,这会是新的挑战。”王雨舟说,天津的抗疫胜利在望,一切都将恢复正常,那就是最美的样子。

编辑:吴军辉

微信往期推送
更多...
南开学子在2022年“慕再杯”...
南开大学两作品获天津市“十...
国内首个日本古代史研究中心...
“名师引领”通识课:邬堂春...
我校7门课程入选2022年天津市...
校领导为两学院学生讲授“形...
南开大学附属医院医疗队坚守...
第54届国际化学奥林匹克主办...
校党委理论学习中心组开展专...
这个南开姑娘在全球顶级精算...
新闻热线:022-23508464 022-85358737投稿信箱:nknews@nankai.edu.cn
本网站由南开大学新闻中心设计维护 Copyright@2014 津ICP备12003308号-1
南开大学 觉悟网 校史网 BBS
版权声明:本网站由南开大学版权所有,如转载本网站内容,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