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人文视点 正文
 
 
南开新闻网

  2013年全国人大、政协会议将分别于3月5日和3月3日在北京开幕。
  寒假期间,南开学子前往延安、井冈山等地,开展多种形式的社会实践。
·南开大学2013年党建工作会召开
·【两会南开之声】龚克:创新的根本是培养创新型人才
·【两会南开之声】侯欣一:看题目就有结论项目还怎么申报
·专家学者南开座谈大学生就业与性别平等
·国际顶级刊物《自然-纳米技术》发表南开成果
·南开大学考研复试分数线公布
·南开大学女生节:阳光女生 温暖南开
·中国驻法使馆公使衔参赞访问南开
·2950名考生南开拼“博” 创历年最高人数
·学校召开机关中层领导干部会
诗人雅集新春放歌联吟中国梦
来源: 光明日报 2013年3月13日13版  发稿时间: 2013-03-14 15:53

  

  范曾在书写他新春吟成的“中国梦”、“舜尧天”对联。谌强/摄影

  

  范曾给对联钤印章。谌强/摄影

  

  范曾“中国梦”对联。谌强/摄影

  新春时节,著名学者范曾与他的四位“学生”——江苏大学中文系教授邵盈午、内蒙古大学中文系教授郑福田、清华大学人文学院院长万俊人、中国画院副研究员刘波又一次相聚在一起,开始他们多年来持续不断的对联撰写吟咏。这一次,既是一如往昔的例行活动,又是一次在癸巳新春时节的迎春雅事。

  之所以这几位教授、专家视自己为范曾的“学生”,是他们好些年来一直在随范曾学习对联和古典诗词写作,每次相聚,撰写对联,吟咏诗句,既是大家相聚时的逸兴遄飞,也是在写作中相互交流、探讨,听取范曾对自己“作业”的意见、建议——或抝救平仄,合律上口,或一字之易,意境全出。一日下来,必是收获良多。

  这一次相聚,正值喜迎新春的国人热议“中国梦”,范曾先自撰一联:八万里皇图无恙,看金瓯一统,讲信修睦,举世同襄中国梦;五千年岁月漫长,欣圣鼎永存,持忠守仁,抬头便是舜尧天。联就,给四位同好“出题”:所撰之联必依此格式,七、五、四、七,并于上下联尾嵌入“中国梦”、“舜尧天”三字。几位教授、专家领题,四下散开去,浅吟低唱起来。

  范曾出生在江苏南通的诗文世家,自明嘉靖年间至今四百五十年间,范氏家族诗人辈出,绵延十三代不断,在诗书传家颇为兴盛的南通,范氏一家出的诗人尤多。我国近代国学大师钱仲联曾在《南通范氏诗文世家·序》中对范氏诗文世家给予了高度赞许:“清代惜抱大桐城古文之派以迄今日厥传未绝,以言诗歌则南通范氏其世执吟坛牛耳者哉”、“南通范氏既高据诗界昆仑之巅,其一家之世业撰则又不止于诗也。”

  范曾回忆,幼时,父亲让其学做诗词,都是从学做对联和诗钟开始,进行基础训练,因为对仗、平仄这些古典诗词的基本要求,都包含在其中了。范曾记得父亲曾出一诗钟:草原、砚台,要求作对。两个毫不相干的景物,如何成对,且具诗意,年少的范曾沉吟作答:苍天作帐,滴水成文。

  与几位教授、专家多年来的吟联雅好,范曾倒是少以诗钟为题,多是自撰上联,众人对下联,或从古人诗句中选出佳句作上联或下联,让众人撰写下联或上联,或是以不同古典诗词中的名句对名句。范曾说,这种名句对名句的对联,古已有之,其名联如写武则天的:六宫粉黛无颜色,万国衣冠拜冤旒。上、下联语虽出自不同的唐诗,却从两个侧面写活了武则天。有的对联,虽出自同一首诗,且本为一联,但在后人的使用中又新意迭出,如当年李鸿章进见英国女王时所书的杜甫诗《秋兴》中的一联:西望瑶池降王母,东来紫气满函关,以王母指英女王,以老子自比,不卑不亢,十分妥帖。这些学习,对大家学做对联和古诗都很有帮助。

  这一次,范曾以“中国梦”、“舜尧天”为题,选择了嵌字格,要求大家撰写对联,抒发今日国民思今追昔、展望未来、举世同襄中国梦的喜悦心情。邵盈午读完范曾对联,思索沉吟,写下一联:难尽数治乱兴亡,看陵夷谷换,天图地碣,瀛海还腾中国梦;到如今风云开阖,更除腐涤瑕,郅治宸谋,神州又现舜尧天。

  范曾说,做诗钟时的嵌字格,事先约定,皆有雅称,以七言为例,依次称凤头、燕颔、鸢肩、蜂腰、鹤膝、凫胫、雁足,约定第几字嵌字,便以其相称。此次约定了“中国梦”、“舜尧天”分别嵌入上、下联的联尾,几位教授、专家得题兴致勃发,乐此不疲,不多时,一一将自己的对联摆上桌案,等待评议。

  郑福田的一联是:潜龙起九有八荒,向野径芹蹊,清荣水木,一体同欢中国梦;元武升南疆北国,笼山陬海曲,炳焕文章,兆民共戴舜尧天。万俊人的一联是:凭孔孟春秋大义,绘华夏宏图,见龙在田,盛世欣圆中国梦;沐炎黄日月光辉,乘劲风健翼,腾凤出火,晴空好看舜尧天。刘波的一联是:一脉承炎黄裔庙,幸往哲犹存,允礼允文,诗苑从知中国梦;千秋有性理学棂,喜新风以倡,克勤克俭,盛朝恭迓舜尧天。

  待众人联成,范曾开始讲评,这也是众人最期待的时候。跟范曾学写对联和诗词,自己努力是一方面,听范曾指点尤为重要。有时仅仅是改动一字,也成诗眼,令整联神采飞扬,因此收获良多。每次相聚,最后总是这样一个环节:听讲评,看范曾给自己作业的评分。因评分有不同的档次,大家既有期待,也有忐忑。

  范曾给大家作业的评分,分为隔、可、佳、拍、悬五个档次。所谓隔,是指对联中的诗意、用词等尚有不确之处,需推敲琢磨,方可渐入佳境。每遇此,令作联者苦思冥想,甚至数易其稿,才获认可。所谓可,已达范曾认可的程度,得其可者,满意而归;若得佳评,定然喜不自胜。所谓拍,是拍案叫绝之意,倘某次雅聚时某人脱颖而出,得一拍字,便是大喜过望,会几日兴奋不已。悬是范曾确定的最高评分,即得此评之对联,当悬挂于厅堂书斋白壁之上,尚未见矣。

  待一一讲评完毕,众皆笑言,说范曾师此联当悬于白壁之上。范曾说,撰此联是思之所至、情之所至,故联中有“中国梦”、“舜尧天”之逸兴抒发,未曾推敲如何悬挂白壁,所以也只是写于信笺之上,不作他想。众人说,何不乘兴挥毫,让大家在品读联语的同时,也可欣赏书法。

  范曾于是去着了青衫,到案前铺纸、蘸墨、挥毫,不多时,一副“龙门对”已在纸上跃然而出:八万里皇图无恙,看金瓯一统,讲信修睦,举世同襄中国梦;五千年岁月漫长,欣圣鼎永存,持忠守仁,抬头便是舜尧天。书毕,范曾从印章盒里选出两枚印章,于上联文首处钤上一“风雨博施”引首章,于下联落款后钤上一“江东范曾”姓名章。钤完印章,范曾转首对旁观者说,此联,送你了!

编辑 赖鸿杰
分享到校内人人网 转贴到开心网 分享到豆瓣 QQ书签 百度搜藏 Google书签 新浪ViVi 雅虎收藏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