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南开大学 >> 南开故事
怀念故人继往开来——为俞辛焞先生而作
来源: 2023年5月1日 南开大学报发稿时间:2023-05-06 18:07

  □米庆余

  2022年8月16日,在向俞辛焞先生遗体告别仪式上,我心中难受,哽咽了、流泪了!我和俞先生从相识、共事到如今,大约有60年。他如今永远地走了,不回来了,我心中难过!

  俞辛焞先生做了许多工作,对于南开大学的日本研究事业,可以说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对于今天日本研究院的发展作出了很大贡献。

  1964年,俞先生协助吴廷璆先生建立了日本史研究室。这是新中国成立之后南开大学建立的一个有建制的日本问题专业研究机构,为南开大学的日本研究事业奠定了基础。我作为初始人员,感到很荣幸。在有建制的机构之下,我们一路走来,俞辛焞先生的贡献非常重大。俞先生在协助吴先生完成新中国第一部《日本史》的同时,提出应该增加对日本外交问题的研究。这是上世纪70年代我们最初撰写《日本史》、同时开展日本对外关系研究的开端。现在,《百年南开》里有一张照片,就是70年代吴先生、俞先生和我在思考如何开展该研究的一个留念。对于这一点,过去人们很少重视,但这是具体深入地研究日本的一个起点,应该说是一件很不容易的事情。当时吴先生名气很大,在吴先生联合辽宁大学的同事们撰写第一部《日本史》之际,俞先生能够提出这一倡议,很是难得。因为,这使得我们在撰写通史的同时,也自己开展有关专业方向的具体课题研究,即对于通史、专史的研究同时并进。当时,我们考虑以1917年十月革命为分界线,1917年之前属于日本近代外交、之后属于日本现代外交,计划分头撰写《日本近代外交史》《日本现代外交史》两部专门史,由人民出版社出版。但由于各自研究的着力点有所不同,后来俞辛焞先生完成了《满洲事变期间的中日外交史研究》([日]东方书店1986年),我完成了《日本近代外交史》(南开大学出版社1988年)。

  此外,我们还自己撰写、自己排版、自己印刷,连续出版了八期《日本历史问题》。在此期间,俞先生留意引进有研究能力的人才。其中,刘予苇、武安隆、王家骅、王振锁、杨兴国等人,先后加入南开大学的日本研究队伍。于是,南开大学日本史研究室日益发展壮大,在吴先生担任会长的中国日本史学会中,我们是一个有影响的单位。

  1988年,俞辛焞先生进一步联合全校有关日本经济、日本社会、日本语言文学、日本历史等文史哲经方面的研究人员,成立了日本研究中心。日本研究中心实行理事会制度,理事长是俞辛焞先生,并聘请经济系的薛敬孝先生担任副理事长之一。在日本研究中心这一组织机构下,南开的日本研究成为一种正式性的、集团性的力量,大家同心协力,推进了对日本问题的研究,深入到了一些非常具体的领域、具体的问题上。研究领域也不仅限于日本历史,还开展了对日本茶道等日本文化的研究。俞先生非常注重与日本学界间的学术交流,曾经邀请当时日本知名人士井上清、依田熹家、山田辰雄、北冈伸一、户部良一、村田忠禧等人来访讲学或参加国际会议,并接待日本茶道专家举办专题讲座,促进了中日之间的文化交流。

  在这一过程中,俞辛焞先生可谓尽了最大努力,先后争取到了盖楼资金、江口圭一日本研究资金等外部援助。在日本研究中心研究楼的建设过程中,俞先生把每个瓷砖都要敲一敲、以便确认是否贴得严实,反映出了一种令人钦佩的敬业精神。俞先生还主导在日本研究中心楼内安装了卫星接收设备,可以收看NHK(日本广播协会)的电视节目,以便使老师同学们了解日本的时事动态、练习日语视听说。另外,日本研究中心还设立了藏书丰富的资料室。以前日本史研究室初建时期,资料缺乏,只有二三个书架上有几十本书,而且都是旧书。那是吴先生在新中国成立初期设法购买、保存下来的。后来,俞辛焞先生进一步建立了资料丰富的资料室,这在国内也是为数不多的,对培养年青一代的研究人员起到了重要作用。

  俞辛焞先生还致力于日本问题的学术研究,勤奋敬业。俞先生早期获得了日本早稻田大学的法学博士学位,这在当时的中国可能是第一人,也是绝无仅有的,很不容易。当日本研究中心在建楼、外援、建立图书资料室等一系列事业上都成功以后,俞辛焞先生便进一步为学术发展作出努力。俞先生个人的研究成果颇丰,后来集结出版了十卷本的个人著作集。他的学术研究在国际上也有很重要的影响,曾受到日本著名史学家井上清先生的称赞,称俞先生是中国真正运用日本的原始资料、外交档案研究日本问题的第一人。另外,俞先生还组织中国学者,在日本六兴出版社出版了一套中国学者撰写的日本研究丛书。当时,中国学者能够在日本出版研究成果,很不容易。

  俞先生在指导研究生方面,也作了很多努力。他最早协助吴先生指导了全国第一批日本史的硕士生、博士生。后来,俞先生也自己培养了多名硕士生、博士生。他们如今也都成为国内各地日本研究的重要学术骨干。

  总而言之,如果没有俞辛焞先生组建日本研究中心、奠定了基础,就不会有后来的日本研究院。

  俞辛焞先生的离去,对南开大学的日本研究事业是一个重大的损失。他的敬业精神,令人钦佩。我们在纪念俞先生的同时,应该发扬他的敬业精神——

  南开日研创业者,毕生敬业毕生勤。

  心血浇灌成大树,后学仰止念故人。

  (本文由米庆余教授口述、臧佩红整理)

编辑:韦承金

微信往期推送
更多...
【党纪学习教育】2024年南开...
杨庆山调研南开日新学校
在“文化和自然遗产日” 南开...
中国农业银行天津分行副行长...
校党委常委会(扩大)会议暨...
我校两部数字教材入选“高等...
学校党委巡视组向第三轮被巡...
南开大学启动2024年“师生四...
话剧《周恩来回南开》首演师...
“南开大学中国式现代化乡村...
新闻热线:022-23508464 022-85358737投稿信箱:nknews@nankai.edu.cn
本网站由南开大学新闻中心设计维护 Copyright@2014 津ICP备12003308号-1
南开大学 校史网
版权声明:本网站由南开大学版权所有,如转载本网站内容,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