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声音 正文

刘晨阳:APEC“后2020愿景”是深化亚太区域合作机制的重要抓手

来源: 2018年09月28日 中国社会科学网     发稿时间: 2018-10-05 17:47

 南开大学APEC研究中心刘晨阳教授发言。本网记者 冯瑶/摄

  刘晨阳 南开大学APEC研究中心教授

       中国亚洲太平洋学会2018年年会大会发言摘编

  从1989年成立以来,亚太经济合作组织(Asia-Pacific Economic Cooperation,简称APEC)作为亚太地区规模最大、层次最高和影响最广的区域经济合作论坛,对于增进成员间的交流与合作,促进亚太地区乃至世界经济的繁荣与发展,发挥着不可替代的作用。1993年召开首次APEC领导人非正式会议,着手制定全面合作规划,第二年在印度尼西亚茂物举行的APEC峰会上提出茂物目标。这一目标是指发达成员在2010年前、发展中成员在2020年前实现贸易和投资的自由化。虽然当时并没有对贸易投资自由化作出明确界定,更多是引导性的宽泛概念,但是这一模式适应了APEC在成立初期的合作需求。

  明年恰逢APEC成立30周年,而且茂物目标2020也即将临近,这两个时间点的重合,预示着APEC即将迎来一个全新的历史起点。APEC成员希望抓住机遇,达成共识,为今后的APEC合作制定新愿景,这是“后茂物”时代APEC合作的重要方向。为此,今年专门成立了APEC后2020愿景小组,以期为后2020合作愿景形成新的顶层方案。具体来讲,讨论的焦点集中在三个方面,一是时间表的拟定,二是指导原则的完善,三是新合作领域的拓展。针对时间表的拟定,接受度比较高的是每15年或20年作为一个时间节点,根据亚太区域经济形势的新变化作出更新或调整合作重点。如果这一时间表能顺利实现,意味着今后APEC将实行滚动式的发展模式。关于指导原则的完善,目前大部分成员国认为,“APEC方式”适应了亚太地区多元化发展的合作需要,即承认多样性,强调灵活性、渐进性和开放性,遵循相互尊重、平等互利、协商一致、自主自愿的原则。同时,APEC成员希望加强合作的实效性和第三方评估,在一些合作项目、合作领域采取部分成员率先探路,其他成员后续推进的方式。尤其是在当前贸易保护主义抬头,多元化合作遭遇困难的情况下,APEC如何继续坚持和践行开放的地区主义战略,是在指导原则上的重要问题。关于新合作领域的拓展,是新愿景中最为关键的部分。之前APEC合作的三大领域,贸易投资自由化、贸易投资便利化和经济技术合作,现在讨论更多的是希望把贸易投资自由化和便利化放在区域经济一体化这一大的主题下继续推进,重点从关税领域转向非关税领域,比如投资、服务贸易等。除了这些继承性的领域外,四个新的合作领域也在深化拓展:一是宏观经济政策的协调和结构改革;二是基础设施、制度、人员等全方位互联互通;三是数字经济和创新增长;四是包容和可持续增长。

  如果说1991年中国加入APEC更多地是规则的学习者和参与者,那么“后茂物”时代中国将更多地成为规则的制定者和引领者。回顾过去20年,作为中国加入的第一个区域经济合作组织,可以说APEC是中国走向世界的第一站。它不仅为我国开展首脑外交、大国外交、周边外交和经济外交提供了新的平台,同时为我国融入区域经济一体化和经济全球化进程,推动构建全球经济治理的新格局打开了一扇大门,具有里程碑意义。

  今后APEC“后2020愿景”将成为深化亚太区域合作机制的重要抓手,在多边、双边和区域合作中发挥桥梁沟通和矛盾缓冲的平台作用。中国该如何更好地利用APEC平台,在对外合作、全球治理方面发挥引领作用,不妨从党的十九大报告中关于中国参与国际经贸合作的五个方面加以对接。一是APEC强调的“共建面向未来的亚太伙伴关系”与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内涵一致,可以成为推进人类命运共同体建设的重要抓手。二是APEC希望打造的全方位互联互通与“一带一路”的“五通”建设,存在先天的紧密关联,二者可以相辅相承、相互促进。三是APEC一直是WTO多边贸易体制的坚定支持者,在乌拉圭回合谈判、《环境产品协定》等谈判中发挥重要作用。四是目前APEC已经成长为全球价值链分布最为密集、经济增长最具活力的地区,与构建开放性世界经济目标契合。五是APEC在自由贸易区建设方面发挥协调者和孵化器的作用。

  (中国社会科学网冯瑶整理)

       http://www.cssn.cn/gj/gj_hqxx/201809/t20180928_4636666_2.shtml

  在南开大学杰出校友周恩来诞辰120周年之际,南开师生举办相关纪念活动,共同缅怀周总理的伟大人格和精神风范。
  不忘初心,牢记使命,高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伟大旗帜,决胜全面建成小康社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