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声音 正文

刘刚:将天津打造成具有全球影响力的科技创新中心

来源: 北方网     发稿时间: 2018-05-14 22:34

  天津北方网讯:中国的智能经济起步于2005年左右,2010年进入快速发展期,短短六七年间,通过向其他产业渗透,不断催化新技术、新产品、新业态和新模式,逐渐改变着人们衣食住行等生活方式。发展智能经济已然成为当下中国乃至全球经济转型发展不可逆转的趋势。就新一代智能科技和智能经济目前发展的情况,津云新闻记者特别采访了南开大学经济研究所所长、中国新一代人工智能发展战略研究院首席经济学家刘刚教授。

南开大学经济研究所所长、中国新一代人工智能发展战略研究院首席经济学家、刘刚教授

  中国智能科技和产业的发展内生于经济转型升级

  记者:中国智能科技和经济发展有什么特色?

  刘刚:自主创新是中国智能科技和经济发展最大的特色。这一次中国智能经济的发展跟前期工业化发展完全不一样,过去我们以“引进”为主,技术几乎全靠引进;而这一次是以“自主创新”为主,不是没有引进,但并不依赖技术引进,而是开放式创新。比如在一些算法技术,芯片开发,操作系统设计等领域,都是开放式创新的结果,这是中国智能经济发展的一个最大特点。

  为什么说是自主创新为主,因为牵引智能科技创新和产业发展的需求是内生的,来自中国经济转型和升级。我们概括为智能化需求,经济的智能化需求源自于三个方面。一是中国互联网发展本身的需求。例如,在人工智能技术创新上,百度走在前列。为什么是百度,因为智能科技创新首先出现在搜索引擎的智能化领域。进入移动互联网时代,以App的运用为导向,手机App提供不仅是信息和知识,更重要的是服务。在提供更好体验服务的过程中,产生了智能化需求。同时,还是城市的监控网络,为了更加准确和有效地管理好城市的交通,同样需要大量智能化;二是中国制造业转型需要智能化。早在2005年,中国制造业就已经遭遇到瓶颈。随着消费结构的升级,制造业从大规模生产向满足消费者个性化和多样化需求的小批量定制生产的过程中,需要设备的智能化,例如,无人工厂和新零售业,是实体经济智能化的代表。再例如,交通出行中的共享单车,同样改变了自行车的制造和生产。中国实体经济以及中国经济本身转型的智能化需求,从制造业到服务业,再到人们的生产和生活都需要智能化;三是资源、环境和劳动力短缺。例如,在制造业转型升级过程中,产生了机器替代劳动力的需求。这在东莞尤其明显,智能工厂出现的直接动因就是节省劳动力,减少劳动力成本对于企业的发展至关重要。

  不同于之前的工业化转型,中国智能科技和经济的发展内生于中国经济转型过程中所创造的智能化需求,而这个智能化需求是依靠自主创新建立起来的。

  中国将可能成为“第四次工业革命”的引领者

  记者:中国智能经济在世界处于什么地位?

  刘刚:目前在世界范围,智能经济领域美国排第一,中国排第二,其次是日本、英国、法国、澳大利亚、以色列、印度。其中中国和美国所占的比重非常大,达到65%。美国智能经济在1995年就开始起步了,2000年进入快速发展期,2010年进入平稳发展期,而中国智能经济2000年左右才开始启动,2010年进入快速发展期,虽然起步晚了五年,但是中国智能经济的发展速度却很快。中国和美国是智能经济领域的“双雄”,两国之间实际上形成了一种竞争与合作的格局,或者是说以“双雄”为领导的全球智能经济发展格局。

  中国内生的智能化需求导致了中国在数据生态发展上的优势。据2018年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第41次发布的《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统计,中国的网民已经达到7.72亿,而手机网民已经高达7.53亿,占比高达97.5%。2.21亿人使用共享单车。在互联网,尤其是移动互联网的发展中会产生大量数据,中国肯定是走在世界前列的。如此庞大的数据生态,会促进产生成熟算法,进而推动智能芯片的开发和操作系统的更新。因此,我们可以猜想:中国的数据生态优势会带来算法优势,进而带来芯片设计优势和操作系统优势,最终带来整个中国的创新生态和产业发展优势。在这个过程中,芯片业的龙头可能不再是现在某些企业,而是中国的企业。同样的事情可能发生在操作系统领域。可以预测,在智能科技和产业领域,中国会产生一批世界顶尖企业,就像20年前,没有人能够预测中国的一个民营企业吉利能够收购沃尔沃。在第四次工业革命的发生和发展过程中,中国不再是简单的跟随者,而可能成为并跑者,甚至是引领者。

  记者:目前新生的智能企业有何特点?

  刘刚:第一,中国智能经济的中坚力量是一批平台企业,大大小小的平台企业成为主导,比如阿里巴巴、百度、腾讯、科大讯飞等,都是数据平台或开放创新平台;第二,从产业层次上看,一批处在基础层和技术层的企业发挥着至关重要的作用,专注于智能芯片、关键硬件和操作系统的开发,比如中科寒武纪、商汤科技、中天微系统、海康威视等,从事人工智能关键技术的开发;第三,是大量的位于应用层次的企业,它们依托平台企业,把基础层和技术层开发的技术应用到各个领域。这类企业广泛分布在智能制造、智能汽车、新零售、智慧农业等具体领域,大致有17个领域。在智能企业中,大约有77%的中国企业都分布在应用层,相对美国,我们在应用层的企业比例更高。

  同时,在智能经济的发展中,包括新创企业在内的科技型中小企业同样发挥着非常重要的作用。某种意义上说,智能经济属于典型的创业经济。与一般的创业经济不同,智能经济中的创业企业和中小企业都与平台密切联系,由平台赋能。因此,应用层的企业数量多,不意味着没有效率。

  将天津打造成具有全球影响力的科技创新中心

  记者:为了应对新的经济转型,天津未来该怎么做?

  刘刚:天津经济未来转型的动力就是数字化和智能化,智能经济的研发转化基地就是科技创新中心,因此天津应该大胆地提出打造具有全球影响力的科技创新中心,重点就是推动天津经济的数字化和智能化。未来的世界经济中心一定是数字化和智能化的,例如,英国伦敦不再是传统意义的全球金融中心,而是科技创新中心,尤其是在科技金融的发展上,走在了世界的前列。能够使伦敦超过纽约再次成为全球金融中心的,是数字化和智能化科技创新。

  天津经济的数字化和智能化,不要仅限于“智能制造”领域。尽管智能制造很重要,但是制造业智能化的速度明显滞后于服务业,因为制造业是一个更成熟的系统,智能化的过程更加复杂和缓慢。制造业总是将稳定性放在首位,在面临新技术的引进时优先考虑的品质控制和成本问题。天津应该打造有全球影响力的科技创新中心,重心就是推进整个经济的数字化和智能化。

  记者:政府如何助力智能经济的发展?

  刘刚:一要加快平台企业的引进,进而由平台去引进开发者资源;二要增强服务意识,政府要做“店小二”,要增强服务,抛弃官本位的思维方式,切实服务好企业。淘宝的店主就是“店小二”,服务好淘宝的每个商户。杭州政府说,我是“店小二”,服务好阿里巴巴。“店小二”的核心思维是服务好客户,企业需要什么,我服务什么,而不是我有什么服务,企业才能享受什么服务。提供服务的出发点是企业。

  记者:智能经济对全民创业有何影响?

  刘刚:智能经济是典型的创业经济,互联网经济属于实体经济。智能经济时代的创业模式是,平台企业将数据、技术和开发工具赋能给中小企业和创业企业,中小企业和创业企业开发市场。同时,在中小企业和创业企业发展过程中,反过来再将数据赋能给平台企业,构成一个相互赋能的创新生态系统。(津云新闻编辑刘颖)

       http://news.enorth.com.cn/system/2018/05/10/035493777.shtml

  在南开大学杰出校友周恩来诞辰120周年之际,南开师生举办相关纪念活动,共同缅怀周总理的伟大人格和精神风范。
  不忘初心,牢记使命,高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伟大旗帜,决胜全面建成小康社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