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人物 正文

卓有成就的中国话剧史学者——写给焦尚志教授

来源: 南开大学报2016年4月22日3版     发稿时间: 2017-01-30 17:13

  田本相

  尚志走了!正如他默默地来,又默默地去了。

  他的一生都是很低调的,他的为人种种以及教学和研究上的贡献也是默默的。其实,他是一位在中国话剧史研究上卓有成就的学者。

  尚志同志突然患病,已让我惊愕;他是那么好的体格,那么好的性情,我们都相信他是会长寿的。但是,他竟这么突然、这么过早地过世,怎不令人心痛。

  这些天,我几乎都在恍惚度日。我真的心痛,我的尚志老弟!

  我和他,可以说合作了一辈子。我最了解他,也最知道他的为人和学术成就。我和尚志都是李何林先生的弟子,我们本来都是专攻中国现代文学的,但是,不知是怎样的命运,让我们共同走向戏剧研究。我们俩不但是最好的师兄弟,更成为亲密无间的学术挚友。他早就对曹禺研究有兴趣,没有想到在中国比较戏剧研究还处于萌发阶段,他就成为一位领跑者,出版了他第一部专著《金线和衣裳——曹禺与外国戏剧》(中国戏剧出版社)。可以说这是第一部系统而全面地揭示曹禺所受外国戏剧影响的著作,尤其是将曹禺创造性地接受外来影响而走向独创的奥秘发掘出来。尚志独到的识见,在于从曹禺的接受主体来解读其所受影响,用他人的金线织出自己的衣裳。这部专著受到专家们的好评。

  我们开始合作,是由于天津古籍出版社约稿而开始的。那时他们准备出版一套“学术指南丛书”,约我写《田汉研究指南》。其时,我正在忙于《曹禺传》的写作,出版社催稿很紧。于是,我就把一部不成形的稿子交给尚志,请他救急。他毫不犹疑地接下来,将《田汉研究指南》完成。尚志的真诚,以及他朴实的为人,让我甚为敬佩。

  接着,出版社又邀我写《中国话剧研究概述》,这个题目是我提出来的,我想研究中国话剧史,必须对中国话剧的研究历史状况有所了解。但是,想不到,我得到出版社稿约不久,开始疾病缠身,先是得腰椎间盘突出症,继之又是植物神经紊乱,头晕心慌,似乎是心脏病,几乎有两三年都处于病态之中。这个项目,又请尚志出来助阵,此稿他成为担纲者。这部书稿,最能反映尚志的治学精神,他将文明戏以来的话剧史研究资料作了深入的翻阅,比较系统地写出了中国话剧研究的历史面貌。它的出版,想不到在海外赢得不少知音。尤其是在国外留学致力于中国话剧的研究者,成为他们研究中国话剧的向导。我不时接待这些学子,他们多系因为这本书而上门求教的。而更重要的是,这本书为我们今后的话剧史研究打下基础。

  在上个世纪90年代上半叶,市场经济浪潮下,不少人已经耐不住清贫的书斋生活,就是在这样的氛围中,他却全身心地投入《中国现代戏剧美学思想发展史》的研究。那时,我就说他为自己找了一个难啃的骨头。这个题目确实是一片生荒地,过去从来没有人做过,不但收集资料相当艰苦,而且又是戏剧美学史,更是增加了难度。我是很佩服他的勇气和毅力的。他不但完成了,而且写得十分出色。可以说,这部著作在中国话剧史的研究上取得具有开拓性的成就。东方出版社出版后,赢得戏剧学界的称赞。

  我与尚志的合作,不,有时是他全力帮助我,是我终生难忘的。记得是郝世峰任南开中文系主任时,他很想我能回南开任教,就先让我在南开带研究生,1986年,宋宝珍考取了我的研究生。我人在北京,除有时写信联系,或者她间或到北京有所指导外,而实际上是尚志在带她。在他的精心培育下,她学得不错,现在已经是戏剧评论界的名人了。

  当时,我在南开申请了国家教委的资助项目《中国现代比较戏剧史》,也是靠尚志在那里奔波。他除了帮助我处理一些繁琐的事宜,而且成为主要撰稿人。这一项目的成立与完成,与他的忘我帮助是分不开的。

  在我主编《香港话剧史稿》时,让我感到他真的是“拔刀相助”,不遗余力。这部书稿本来是依靠话剧研究所的人员完成的,却出现意想不到的困难,缺乏人手。香港的一些著名剧作家,如姚克、杜国威等人资料已经收齐,但是却无人承担。此刻,我又求他帮助,他又是痛快地接受了,由他撰写了本书的几乎五分之一的篇章。

  在学术上,我和他成为亲密的搭档。

  尚志退休后,还承担了我主编的《中国话剧艺术史》(九卷本,江苏教育出版社出版,国家后期学术基金资助项目)第三卷的写作。这个项目,我主张还话剧史以本体的面貌,即把话剧作为综合艺术的历史面貌反映出来,摆脱单纯话剧运动史,或者是话剧运动加戏剧文学的模式。我的设想得到他会心的赞成和鼎力支持。在其他几卷还处于写作之中,他不但最先拿出他的书稿,而且成为一个范本。在这一卷中,他可谓锐意穷搜,将30年代的话剧舞台,导演、表演和舞台美术的历史面貌真实地写出来。这一部著作,可以说是他在话剧史研究上的最高成就。

  我与他最后的合作,是我们共同主编了《中国现代戏剧理论批评书系》(三十八卷本,凤凰出版社出版),我们把毕生收集到的有关戏剧理论批评资料,以及他后来收集到的资料,通通编辑进来。我们之所以这样做,尚志说得好,我们老了,能为后来的学人做些扎扎实实的工作,也是好的。这一部丛书终于出版了,也可安慰他在天之灵了。

  尚志一生勤勤恳恳、默默贡献。我想,在中国话剧史的研究上他所做出的成就应该得到彰显,应当说,他是当代话剧史研究界卓有建树的学者。

  尚志,安息吧!

  10月31日下午,南开大学党委召开全委(扩大)会议,传达学习贯彻党的十八届六中全会精神。
   今年的网络安全宣传周将在9月19日-25日举行,主题是“网络安全为人民,网络安全靠人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