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南开人物 正文

缅怀郑天挺先生

来源: 今晚报 2014年8月5日 第13版     发稿时间: 2014-08-08 10:09

  作者:吴  云

  发布日期: 2014-08-05 00:00作者:郑天挺(1899—1981)先生35岁任北京大学秘书长,抗战时任西南联合大学总务长。1946年回北京后,胡适任北京大学校长,他仍任秘书长。

  我与郑先生相识于1950年11月。其时,我在北京大学文科研究所整理明清档案。郑先生任北大历史系主任,兼文科研究所副所长。明清档案整理由郑先生负责,具体从事档案整理者七人。郑先生给我们整理人员开过几次会,主要强调在整理过程中,要特别注意把太平天国和义和团运动的档案资料挑选出来。

  我同郑先生接触较多,是1952年全国高校院系调整之后。那年暑假,他调任南开大学历史系主任,此后又升任副校长。此年我考入南开大学俄语专业,后转读中文系。报到的次日,我便拜访了郑先生。他住在杨石先校长所住的东村五室单元之内。杨校长的五室单元房为平房,有两间向阳的房屋:东面那间是校长的书房兼办公室,西面那间为郑先生所住,其时仅郑先生一人,并无家属随从。

  郑先生处世低调,沉默寡言,而且终生谨慎。我去拜访他,多为学术方面请教,不谈政治。时间长了,我就大胆地问一件事:“郑先生,1948年底北平解放前夕,胡适多次派飞机接您南下,您为何不走?”郑先生仅说了一句话:“国民党太腐败!”

  1980年春天,西南联大北京大学文科研究所首届毕业生逯钦立先生遗稿,由其同学北大历史系教授阎文儒先生转给我,让我设法出版。逯先生辑校的《先秦汉魏晋南北朝诗》三巨册,及校注的《陶渊明集》,中华书局留下决定出版,独将其数十年所写并已在重要学术刊物发表的论文等退给家属。阎文儒先生是我姑父,他交给我的任务,我无法推辞。当时我被陕西人民出版社聘为特约编辑,遂同出版社总编联系为逯先生出版论文集事。总编辑同意出版逯先生文集,但要求我找一位权威学者写序。我首先就想到了郑天挺先生。我来到郑先生家,说明逯钦立“文革”中英年早逝以及遗稿情况,并提到他的文集《汉魏六朝文学论集》已找到出版社,请郑先生写序。郑先生欣然允诺。20世纪80年代初,有关西南联大的资料还较少,我希望郑先生写序时,西南联大的情况多写一些,以便后人研究。郑先生在序言中,不仅写了在昆明时北大、清华、南开三校都设立研究所,还具体写了北大文科研究所办学的具体地点、学生膳食、借阅图书等情况,并写出当时研究生的姓名及其导师姓名。序中还写道:“两个月前遇见任继愈教授,他说宝台山(文科研究所所在地)是出了不少人才的。我深以为然。”序言写完后,我前往先生家去取。他告诉我,过几天要到北京开政协会。我说您开完会,我再来看您。万万没有想到,郑先生开完会回津患感冒,并引起了肺炎,不久就与世长辞。

  在中国共产党成立93周年之际,南开大学通过多种方式热烈庆祝党的生日。
  “我爱南开BBS”十九周年站庆之际推出Windows Phone版客户端,网友可在微软应用商店搜索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