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媒体南开 正文
 
 
南开新闻网

  全国政协十二届二次会议、十二届全国人大二次会议分别于3月3日、3月5日开幕。
  “爱你在心口南开”、“共爱南开”等站衫设计方案入选“我爱南开BBS”站庆十九周年主题站衫。
·《张伯苓全集》编委会成立 确立编纂要旨
·【组图】春满南开园
·我校经发院、泰达学院与中海油能源发展物流公司签署战略合作框架协议
·南开大学章程制定工作组召开工作会议
·钱逸泰:科学研究成于思而毁于随
·李正名院士获天津市科技重大成就奖
·南开大学与韩国高等教育财团续签合作项目
·学校推动办公自动化系统二期测试工作
·新闻联播:凝聚共识 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
·《天津新闻》:李正名 我的成果在祖国土地上开花结果
天津日报:日记中的李霁野先生(张铁荣)
来源: 天津日报 4月2日 第16版  发稿时间: 2014-04-02 11:48

  作者:张铁荣

  时间过得真快,到今年4月6日李霁野先生诞辰整整110周年了。我手头有李霁野先生的几封信,记录了那个时代和他的交往。

  我虽然在南开大学学习后来做教师,但由于所在的不是一个系,我在中文系,先生在外文系,因此与李霁野先生接触是很少的。四十多年前的上世纪七十年代末,我奉命进京到鲁迅研究室跟随李何林先生进修,从那时起才走进了鲁迅研究界。李霁野先生是鲁迅研究室的顾问,又在南开大学工作同时还住在天津,因此接触就多一些。有时他来北京参加会议或是鲁研室的专门会议,我总能见到他;再就是,每次回天津鲁迅研究室有事我也顺便去麻烦他;还有那些年春节前张杰、杨艳丽来天津代表鲁研室给霁野先生拜年我也陪同去过。这样和霁野先生慢慢熟悉起来,他坐落在大理道11号的家也去过多次,很宽大的书房兼客厅,先生就是在那里写作或接待客人。记得书桌旁边的墙上掛着一张台静农的书画,霁野先生很是珍惜,说是当时台静农托人从台湾辗转带来的。

  1984年正值改革开放不久,许多知识分子下海经商。南开的两位毕业生经营了两家饭店,其中有一家绍兴风味的饭店。他们知道我是研究鲁迅的,于是就来谈想将这个饭店命名“咸亨酒店”。因为在天津,所以就很想请李霁野先生为酒店题写店名。

  我受人之托,于当年国庆节后的12日到先生家。霁野先生开始并不同意,他说我从来也不给人题词写字,况且自己是受五四新文化熏陶成长起来的,从年轻时就认为写毛笔字是复古,自己向来写信、做文章和翻译总是用钢笔和原子笔(即圆珠笔)的,并说自己当年认为这就是反封建。我反复和先生解释,说他们也是为了宣传鲁迅,只有您写了影响才会大,另外写出来大家看了也是个宣传,您不是也希望大家多了解鲁迅吗?先生没有办法,只得同意了,我知道他是赞成宣传鲁迅的。

  查旧日记,10月16日收到的霁野先生寄给我的挂号信,信中有用毛笔写出的“咸亨酒店”几个大字,打开一看霁野先生的字确实写得不错,古朴大气、中规中矩,他毕竟是写着毛笔字长大的那一代人。不久牌匾就制作出来了,挂在店铺门上很是显眼,我看了以后于当晚给先生写了一封信,报告这件当时的大事情,并表示过些时候想写一篇访问记,因为我对霁野先生关于不用毛笔的个性记忆很深,也很感兴趣。

  不久我借调到北京鲁迅研究室,帮助编辑《鲁迅研究动态》(《鲁迅研究月刊》的前身)。在策划纪念鲁迅研究室成立10周年的时候,我们想发表全体顾问的小传,让所有的顾问每人写一段题词,并刊登他们的近照。为此,我将以上想法给霁野先生写了一封信。

  查1985年8月25日日记,有“本日寄李霁野、张竞信”的记载。这应该是将上面的意思报告给先生的吧。记得霁野先生曾来信,希望帮助代为复印他的译著《不幸的一群》1929年北京未名社初版本的封面,他还想让我们查旧杂志上发表过的一张画,据说是未名社社员王青士的作品。可惜王青士的画作一直也没有找到,我只是给先生复印了其所译陀思妥耶夫斯基小说《不幸的一群》的封面,当时的国产复印机不是太好,加之鲁迅博物馆收藏的五十多年前的版本比较陈旧,复印的效果不是很好。同时我写信的时候还受鲁研室之托,希望先生为纪念鲁迅研究室成立10周年,给《鲁迅研究动态》写些文字,因为先生是鲁研室的顾问。

  20天后,就接到了霁野先生9月16日的来信。霁野先生写道“铁荣同志:承寄《不幸的一群》封面画,已收到,谢谢!一经反照,更不清楚,再制版重印,恐看不出轮廓了。所以要同出版社研究一下是否使用。青士已早在地下长眠,他所赠的一张画也将淹没,悲夫!鲁研室所要传略、照片和题词,现寄上,不知适用否。相是几年前照的,最近未照,好在并非强装年少也。祝好!李霁野。”先生做事是十分认真的,信中除了照片、小传外,霁野先生用钢笔写了一段题词。全文是这样的:“鲁迅先生集《离骚》句为联:望崦嵫而勿迫,恐鹈鴂之先鸣。请乔大壮书写悬之壁上以自勉。希望鲁迅研究者也本着这个精神工作。李霁野(章)1985年9月。”文字依然是那样整洁干净,收到后我非常感动。我们把他的这段题词手迹和曹靖华先生的题词一起制版,同时发表在1986年第2期的《鲁迅研究动态》上,为那一期的杂志增色不少。

  作者系南开大学文学院教授、中国鲁迅研究会理事、中华史料学会理事、天津市现代文学学会副秘书长。

编辑 韦承金
分享到校内人人网 转贴到开心网 分享到豆瓣 QQ书签 百度搜藏 Google书签 新浪ViVi 雅虎收藏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