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南开大学 >> 媒体南开
城市快报:老朋友,看见我们了吗?(图)
来源: 城市快报发稿时间:2011-06-20 17:03

杨振宁(右二)、范曾(左二)、朱经武(右一)、龚克(左一)

 葛墨林院士(右)与何祚庥(左)院士

杨振宁先生(前中)与南开大学校长龚克(前左一)

夫人翁帆为杨振宁戴生日帽

会议间隙,天津大学理论物理专业研究生张亚彬向杨振宁先生请教

  一个简单质朴的生日晚宴

  一场精彩前卫的学术报告

  一次精英云集的院士聚会

  一面写着数学方程式的独特纪念碑

  89岁,他站着讲完自己最新的研究成果

  25年,他们培养了50多位理论物理人才

  昨天,89岁的著名物理学家杨振宁来到南开大学,以理论物理前沿讨论的方式,为他创办的陈省身数学研究所理论物理研究室庆祝25周岁。学术报告会后,他来到老友陈省身夫妇的墓前,与众人一同揭开陈省身先生的纪念碑——一块写着数学方程式的“黑板”。

  “亲儿子”要管“干儿子”也要管

  以89岁高龄站在南开的讲台上,尽管距离2007年冬天那次来南开演讲,又是四年,但昨天的杨振宁先生依然精神矍铄。半个小时的学术报告,他始终站着,清晰流畅地阐述着自己最新的研究成果。

  杨先生此来,是参加25年前他应陈省身先生之邀亲手创办的陈省身数学研究所理论物理研究室成立25周年的庆典的。当天,30余位中科院院士齐聚南开,以理论物理前沿讨论的方式为研究室“庆生”。

  陈省身数学研究所理论物理研究室成立于1986年,由杨振宁先生应陈省身先生的委托创建并指导研究工作。主要研究方向为数学物理及其在物理中的应用。已培养博士毕业生25人、硕士毕业生近30人,多数成为我国中青年理论物理骨干人才。

  研究所主任,葛墨林院士幽默地对杨振宁先生提出希望:尽管杨先生现在把更多的精力放在了清华的理论物理研究上,但清华是“亲儿子”,南开的理论物理研究所是“干儿子”,“亲儿子”要管,“干儿子”也要管。

  他为老友的纪念碑揭幕

  这是一块神奇的“黑板”

  昨日下午,南开园里省身楼旁边的一块绿地上,大树环抱下,几个石凳静默地等在那里,它们的前方是一块“黑板”,上面写着数学方程式……这就是陈省身先生永远的栖身之所了。

  设计这块“黑板”的,是哈佛大学建筑系毕业生、陈先生的外孙朱俊杰。展现在我们眼前的整个墓园犹如一个露天教室,纪念碑由两块石头组成,一块是汉白玉,另一块是贴在白色汉白玉上面的黑色花岗岩。纪念碑整体横截面为曲边三角形,象征高斯-博内-陈公式的最简单情形。纪念碑正面犹如一块黑板,下面写有陈先生夫妇生卒年代,上半部写有数学符号和公式,那是陈先生在美国任教时手书讲义中的高斯-博内-陈公式。自2000年陈省身夫人去世以后,陈先生就多次表示将来百年后要将自己和夫人的骨灰安葬在南开,他希望在他的纪念碑前有黑板、有座位,以便大家讨论学术问题。现在落成的墓园和纪念碑遵循了陈先生的遗愿。

  望着这个形似“黑板”的纪念碑,杨振宁先生缅怀说:“纪念碑上的手稿是陈先生的杰作,他开启了20世纪后半叶数学新的方向,陈先生一生对人非常友善,如今他的纪念碑在南开园落成,大家可以随时来此地缅怀了。”

  而陈省身的女儿陈璞在为纪念碑献花后,介绍了自己的儿子为父亲设计纪念碑的初衷和理念,并深情地讲述了对父母的记忆:“父亲认为人一定要有好奇心,善于发问,并能够设身处地为他人着想,大家毫无顾虑地交流是他最希望的,因此纪念碑前特别设置了座椅。母亲在结婚后和传统的中国女性一样照顾丈夫、子女,同时她也是很有性格的人。”

  他选南开庆祝“望九之年”

  今年正值杨振宁89岁华诞,30余位院士和数百位晚辈后学昨晚齐聚南开园,结合自己与杨振宁先生的交往经历,回顾他的经历与成就,礼赞他的品格与贡献。

  中国科学院院士、清华大学物理系教授朱邦芬说,杨先生在欣赏数学形式美的同时,还重视把握实验物理的能力。他是一代科学宗师,但人文、艺术品位极高。他待人接物具有绅士风范,并且公开坦率,对亲人、朋友和学生又极其关爱。他年龄已高,但心态却十分年轻,生活中充满欢乐和童心,杨先生的科学道路、为学和为人之道值得我们继续研究。

  南开学子

  对话杨振宁

  在南开,尽管望九的杨振宁先生在参加各项活动的间隙,更需要休息。但每有年轻的学子虚心向他请教或跟他聊天,他都面露微笑,欣然同意。同时,他还寄语南开学子,年轻人胆子要大,要敢于向着新方向走,只有这样,才可能有新发现。

  学子:您选择在南开过生日有什么考虑吗?

  杨振宁:19年以前,我们在这里搞过一个庆祝会,但不是在这个楼。20年来,中国的经济取得了飞速发展,许多国际学者也来中国参加各种各样的会议,当然,不管我们现在取得多大的成绩,我们仍然是发展中的,我们要继续努力。

  学子:您有什么最新研究成果?

  杨振宁:冷原子。

  学子:现在很多理工科学生在考GRE,托福,希望到国外读书,这个趋势现在比较明显,您有何看法?

  杨振宁:中国近几十年来,科技发展特别快,其实国内条件并不差,但是国际前沿问题我们可能接触得不够。到国外去,可能会接触到更多的前沿问题,在国内,可能比较吃亏,走出去是自然现象。还有就是,中国的态度一般比较保守,要胆子大。当然胆子大,也并不绝对好,可能做了好多年,也不见得有什么影响,可能白做了。当然,如果家庭条件不允许,在国内还是挺好的,还是有很多工作可以做的。要因人而异。

编辑:聂际慈

微信往期推送
更多...
1,2,4,5,9,13,200——...
石墨+金刚石:新型的复合纳米...
南开大学率中国队在国际青年...
我校3位教师荣获霍英东教育基...
南开大学校史展入选天津市首...
南开学子在2022RoboCup机器人...
南开学子在全国大学生生命科...
南开大学第十届“手性物质科...
“周奖”学子侯景川:勤学实...
南开大学教材建设与管理工作...
新闻热线:022-23508464 022-85358737投稿信箱:nknews@nankai.edu.cn
本网站由南开大学新闻中心设计维护 Copyright@2014 津ICP备12003308号-1
南开大学 觉悟网 校史网 BBS
版权声明:本网站由南开大学版权所有,如转载本网站内容,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