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南开大学 >> 南开故事
缅怀史作清教授
来源: 2023年4月1日 南开大学报(第1445期) 发稿时间:2023-04-12 10:49

  
本文作者与史作清教授在何炳林塑像前合影

  □张更辉

  去年2月28日早晨,在前往津南校区的路上,我接到史作清教授亲属打来电话,顿时有一种不好的预感,史老师已卧病在床近两年了。“史老师走了。”得知这一消息,悲痛立刻涌上心头。

  与史老师认识,缘起22年前我来南开上学。史老师于1957年从河北威县考入南开大学并留校工作,是我们家乡的骄傲;这些年,他一直关心支持家乡发展,就在去世前几年回威县居住,还指导建成了当地一家重点化工企业。2000年,得知我的高考成绩后,母校威县一中的王兰君校长、教务处主任、南开校友季路老师联系了在南开大学化学学院高分子所工作的史作清教授,提到我的分数应该够上南开,作为理科生,建议报南开化学。

  那年秋季入学,父亲送我到南开园。在思源堂二楼西侧的大实验室,我们拜访了史作清教授。他和蔼可亲、平易近人的印象,我至今记忆犹新。记得当天他骑着一辆二八自行车来到思源堂,带着我们先看了看实验室,随后在办公室聊了很长时间。史老师语速平缓,从家乡到求学到工作再到南开,娓娓道来,消除了我刚到天津的忐忑紧张。那时我才知道,史老师当年选择专业,也是听师长建议“到南开读理科,就选化学”。距史老师选读南开化学四十多年后,我也选择了南开化学。在聊天中还得知,我父亲和史老师的儿子年龄相近,他们都是威县一中的同学,老乡的亲情又多了一层。很长时间里,父亲在老家逢人就夸赞“史教授人真好,特别好接触”。

  那时候,从未到过大城市的我,没见过多少世面,一切都那么新奇,到哪里都觉得怯怯的。史老师给了我很多帮助和鼓励,他给了我家里地址和电话,多次邀请我去西南村的家里吃饭;考虑到年龄和辈分,我一直称呼史老师夫人为奶奶,自此,从未离开过家乡的我,在几百里之外的南开就像有了一个家。记得第一学期,学校发了新生奖学金,父母提前给了我一学期的生活费,而我还没办好身份证和银行卡;虽然这些现金不多,但随身带着也不方便,我就给史奶奶打电话说能不能放在您家里。史奶奶毫不犹豫地答应了。我入学不久就开始做兼职家教,够生活费,也就没怎么去史老师家里拿过这部分现金。到年底时,史奶奶还心疼地说,也没见这孩子用过钱。再开学之后,不知史老师怎么得知我的生日了,打电话让我去家里吃饭。到家的时候,史奶奶已经包好了饺子,买好了生日蛋糕。在生日歌和摇曳烛光里,求学在外的我感动得热泪盈眶。

  在史老师的家里,他跟我聊起过很多在南开的经历,讲过许多南开化学故事。史老师长期在何炳林院士身边工作,与何先生共事多年,他常常跟我讲何先生的回国经历,讲何先生为国家需要研究树脂的故事;他多次提起何先生在事业上有4个“儿子”:高分子所、重点实验室、化工厂、和成公司,史老师在这四个地方都长期工作过直至退休后还担任着和成公司董事长。从那时起,我就对南开树脂的辉煌历史和重要贡献有了了解,为老一辈科学家爱国奉献的精神所感动,在潜移默化的影响中也对高分子学科产生了兴趣。

  2003年,在保送直接攻读博士时,我毫不犹豫地选择了高分子方向。史老师说“我就要退休了,给你推荐一位优秀的青年老师吧”,于是我就到了高分子所阎虎生教授门下读博。当时两位老师都在一个大课题组,是南开大学高分子所研究树脂的主要力量。这样一来,在学习研究过程中,我对史老师的工作也有了更深的了解。史老师在树脂研发应用领域作了很多贡献,与何先生等同事一起获得过国家自然科学二等奖、天津市科学技术进步奖、杜邦科技创新奖。2010年中国发明协会还为他颁发了“发明创业奖”。据介绍,当时他带队研发的合成工艺都是国内独家生产,产品达到了国际先进水平,年产值5000万元左右,年利税1000万元左右,5年来总产值过亿元,总利税3000万元,促进了制药行业技术水平和药品质量的提高,并降低了环境污染。

  史老师一生兢兢业业,勤勤恳恳。好多次史奶奶聊天时都说,大年三十他也去实验室,忙着所里,忙着公司,一年年这样。史老师身材高大挺拔,据说大学时还创造过学校的体育比赛记录;逢天气变凉的时候,常穿一件浅色风衣,儒雅的学者风范令人敬仰。在高分子所,每每提到史老师,他的同事、学生总会竖起大拇指。

  2009年,我博士毕业前,学校有辅导员岗位招聘,学院领导问我是否有意向?我当时觉得有些挑战,也想到了离开自己的专业会不会可惜,就特地跟史老师聊起来,请教他的建议。史老师说,大学里有很多岗位,未来发展也有很多平台,很多可能。他讲到自己大学毕业就留校任教,因为当时有师资需要;再后来,也是因为学校需要,做了很多其他方面的工作。史老师为我开阔了思路,坚定了信心,以至于在入职面试时,学校领导问我为什么选择留校做辅导员,我说是受到一位老先生、一位老南开人的影响。

  自此,从读大学到读博士直至选择留校,在人生最紧要的关键几步,我都得到史老师的关心和指导。乃至后来成家一事,史奶奶和史老师也都很关心;史老师常鼓励我好好读书,找对象的事情不要着急,史奶奶也常常问起,说我爸妈经常跟他们电话说起这个事情。直到我工作后在老家举办婚礼时,已近80岁的史老师还专门到家中祝贺,让我感到幸福而又荣幸。

  最近些年,因史奶奶身体不好,史老师儿子在威县老家,他们就搬回了河北。我回威县的时候,总能见到他们。在老家,史老师依旧忙碌,既照顾着史奶奶,又担任了当地一家化工企业的名誉董事长,继续从事着树脂研发应用工作。开始几年,他回天津的次数还挺多,每次我都说需要接送,您说话;可史老师总不好意思麻烦别人。有次正好赶上我从威县回津,就接史老师一起回来。不巧路上堵车,下午一点多出发,到天津已是晚上八九点;在西南村的小店,我们简单吃了碗面条,就送史老师回家了。这也是史老师唯一一次搭乘我车往返天津河北。

  在威县马桥村,史老师的告别仪式上,我见到好多位他的亲戚朋友和同事学生,都在说“史老师帮了很多人,做了很多事,却很少为自己着想”“他就是不好意思麻烦别人”“太仁义”。至今,很多熟悉的人还总提起,史老师在校园里经常骑着二八自行车去实验室,走着去乘坐班车,退休后很多事情都是自己跑来跑去。2019年10月,南开大学百年校庆期间,几经邀请,史老师从河北老家来津,我陪他到化学楼转了转,碰到了好几位他熟悉的老同事;我看到他们聊了挺多,说好多年没见面了,都很高兴,还一起合了影;又到了思源堂,到了蒙民伟楼,到了以前工作过的实验室;之后,我还陪他在校园里转了一圈;从这以后,我在天津就再也没有见过史老师。

  史老师走了,高分子所里多位老师想去他的河北老家为他送行。有的老师既不是史老师学生,也没有同事过,甚至就几面之缘,却都很敬佩他,说怎么也得去送一下。于是,大家请假,报备,测核酸,当天往返一千五百多里路为史老师送行。途中,所里老师说要致个悼词,但提前没有准备,就在车上现写、手写,大家一起回忆史老师的点点滴滴,写了一稿,觉得不够,又补充誊写一稿。虽然路途颠簸,密密麻麻的小字,仍旧写满了我们的缅怀。

  人生能有多少个二十年。从入学南开至今二十多年里,我在求学择业、为人处世等方方面面,都得到了史老师的指导和帮助。得遇恩师,启迪智慧,点拨人生,回想一路的踏实笃定,一直感恩受益良多。3月2日下午,我赶到了在河北威县马桥村举行的史老师告别仪式,看到灵堂前慈祥的老师照片,顿时热泪涌出,“我们来晚了”。多想再跟以往一样,回到县里就能去看看老先生;多想再在南开园,陪着老先生到思源堂、蒙民伟楼、化学楼、西南村转一转;多想再听史老师说说南开的历史,讲讲何先生的故事,聊聊南开化学的过往;多想再听他如数家珍地讲怎么做树脂、怎么用好树脂?可如今,再想聆听恩师教诲,也都只能是回想了。

  与史老师相识20多年,让我见证了一位老南开人的风采,也切身地感受到南开“公能”精神绝非空话。老乡们说,史老师是农家子弟出身,上世纪50年代考入南开,很不容易;老乡们说,史老师成为了名牌大学的教授,培养了很多学生,给国家作了贡献;老乡们说,原来村里只许三门礼炮送行,这次破例,请来九门礼炮为史老师送行。

  史老师令人尊敬,风范永存。在大家一起为先生写悼词的时候,我在末尾加了一句“一起缅怀我们的老前辈,送别我们的好老师”。史作清教授千古!

编辑:韦承金

微信往期推送
更多...
团中央书记处第一书记阿东来...
南开大学召开党建工作推动会
南开大学和南开区领导赴上海...
【关注天开园】常兴储能:让...
【党纪学习教育】南开大学党...
平凉市党政代表团一行来校对...
【关注天开园】尚德药缘:用...
南开团队首次在磷烯体系中实...
联合国原副秘书长埃里克·索尔...
18所高校青年联合发布全球生...
新闻热线:022-23508464 022-85358737投稿信箱:nknews@nankai.edu.cn
本网站由南开大学新闻中心设计维护 Copyright@2014 津ICP备12003308号-1
南开大学 校史网
版权声明:本网站由南开大学版权所有,如转载本网站内容,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