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南开大学 >> 媒体南开
环球网:GDP跌出前三的日本,未来要过四道关
来源: 环球时报2024年2月20日发稿时间:2024-02-20 09:17

  “这是一种狂热的气氛。”这几天,日本股市呈现出持续上涨的势头,日经平均指数一度逼近1989年12月底创下的历史最高点。股价的历史性上涨受益于日本企业的良好表现。据日本银行统计显示,日本民间企业(金融机构除外)持有金融资产余额高达1449万亿日元。然而,日本GDP却不涨反跌,不仅GDP在2023年后两个季度连续出现负增长,而且日本2023年名义GDP已经跌出世界前三。对于2024年的日本经济,IMF和世界银行给出的预测均低于1%。看来,日本经济的发展仍然充满着相当的不确定性。

  第一,退出货币宽松是日本经济必须迈过的门槛。日本是当前世界主要经济体中唯一坚持超宽松货币政策的国家。日本时任央行行长黑田东彦2013年推出“异次元货币宽松”政策的时候只预设了两年时间,即“两年内实现2%的通胀”。在这一目标落空后,黑田东彦在2016年又推出负利率和收益率曲线控制(YCC)政策。然而,直至两个任期结束,他也没能带领日本退出货币宽松政策。

  长期的货币宽松导致日本央行资产负债表不断膨胀,当前约750万亿日元,规模已达1998年的10倍,约为日本GDP的134%。而美联储的这一数字为28%,欧央行也不过50%。它也给日本经济带来诸多负面作用。一是市场被扭曲。以国债市场为例,由于日本央行持有的国债规模已约588万亿日元,总占比超过一半,加之YCC利率操控,造成日本国债流动性大幅降低,其金融功能已然失效。二是财政规律被轻视,政府支出不断膨胀。央行大量接盘并控制超低利率,使国债发行成本几乎为零,政府由此形成财政依赖,预算支出一路走高。三是形成大量僵尸企业,导致市场竞争效率下降,资源配置错位。四是造成制度僵化和风险应对能力下降。自2022年3月开始,美联储已进行11次加息,日本因此陷入尴尬处境。面对日元骤贬及汹涌上涨的物价,日本政府只能以财政补贴并动用大量资金干预外汇,却不能出手调整迅速扩大的日美利差。如今,退出货币宽松已被纳入日本央行新行长植田和男的工作议程,但难题是时机把握与市场沟通。

  第二,“工资与物价”良性循环体系仍不确定。面对持续高涨的物价,加薪正在被越来越多的日本企业所接受。数据显示,2022年日本民间企业平均工资上涨率为2.2%,2023年则是时隔29年达到3.6%。这一趋势在2024年很可能仍将持续,作为日本经济界代表的经团联会长十仓雅和称,“不仅2024年,2025年也要继续加薪”。日本企业的长期盈利也为工资上涨和设备投资提供了资金支持,这将与严重的人手短缺一起成为推动日本企业加薪的两大车轮。

  不过,当前这种“物价与工资”的循环,并非日本政府期待的“工资与物价”的良性循环,二者易位颠倒了逻辑关系。“工资上涨提升家庭购买力,从而扩大消费并带动物价适度上涨,进而扩大企业销售与业绩,推动新的投资,企业进入新一轮增长又带来新的工资上涨”,现实显然不是这种循环逻辑,而是物价上涨超过名义工资上涨幅度,这就造成实际工资的下降。厚生劳动省数据显示,2023年11月日本实际工资下降了3%,这已是连续第20个月负增长。这就导致家庭消费支出持续下滑,当前2人以上家庭消费支出月度平均28.7万日元,同比下降2.9%,这种形势已经持续了9个月。

  第三,日本式企业创新依然欠缺企业家精神。一桥大学名誉教授野中郁次郎指出,日本企业失去了抓住本质坚持到底的“野性”,这是日本不再诞生划时代技术以及像美国“GAFA”(谷歌、亚马逊、脸书和苹果)那样的创新性企业的根本原因。日本并不缺少企业创新的技术基础以及相关储备,而是缺少能够组织并利用这些资源进行颠覆性创新的企业家精神。

  在信息服务提供商科睿唯安发布的2023年度“全球百强创新机构”排行榜上,38家日本企业入围,数量是排名第二的美国的两倍。再以电动汽车专利为例,就申请数量而言,不仅丰田排名第一且遥遥领先,而且共有5家日企入选世界前十。在“全固态电池”专利方面,丰田同样高居榜首,专利数量是第二名的3倍。尽管如此,专利排名第8的美国特斯拉却在电动车市场跑在前面,特斯拉2024年1月底的市值是丰田的2.6倍。因此,重新唤起企业家精神,是日本企业当前面临的关键课题。

  第四,“小院高墙”成为日本经济的一大风险。泡沫破裂后,日本经济走向深度全球化。其进出口的GDP占比从上世纪90年代的10%,一路上涨至2015年后的17%,对外直接投资也从GDP占比的1%扩大至3%。然而,近年来的逆全球化趋势对日本经济形成冲击。面对美国对华经济战略的“脱钩断链”“去风险化”,以G7广岛峰会为标志,日本也陷入美国及其盟友在芯片等高科技领域搭建的“小院高墙”,并与自身此前构建的所谓“经济安保”实现合流。事实上,自2015年以来对华投资是日本海外投资回报率最高的。“小院高墙”也好,“经济安保”也罢,显然均无助于日本经济的良性发展。(作者张玉来,南开大学世界近现代史研究中心教授、日本研究院副院长)

新闻链接:https://m.huanqiu.com/article/4GesBXENlDl

编辑:丛敏

微信往期推送
更多...
第十八届信息光电子发展战略...
南京大学党委副书记、纪委书...
南开大学2024年本科教育教学...
南开大学中国式现代化乡村工...
学习贯彻习近平文化思想暨纪...
第九个全民国家安全教育日:...
天津高新区党委书记、管委会...
纪念李霁野先生诞辰120周年座...
南开大学“文旅AI心理引擎”...
光大传统 “智”向未来——...
新闻热线:022-23508464 022-85358737投稿信箱:nknews@nankai.edu.cn
本网站由南开大学新闻中心设计维护 Copyright@2014 津ICP备12003308号-1
南开大学 校史网
版权声明:本网站由南开大学版权所有,如转载本网站内容,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