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新闻专题 正文

“良师益友”奖:刘波

来源: 南开新闻网     发稿时间: 2018-09-05 19:54

允公允能 南开顽童

  ——访南开大学电光学院刘波教授

  提名词

  立德,求索路漫,无问西东;立言,身教言传,诲人不倦;立行,坦荡为师,不羁为友。

  人物简介

  刘波,山东青岛人,南开大学电子信息与光学工程学院教授,硕博导师,九三学社南开大学委员。1998年毕业于南开大学电子学与信息系统专业,获学士学位;2001年毕业于南开大学通信工程专业,获硕士学位;2004年毕业于南开大学现代光学所,获博士学位;2004年至2006年在南开大学信息学院,进行博士后研究;2005年10月至2006年1月,于英国ASTON大学做访问研究员;2006年4月回到南开留校工作。任《光通信研究》特约编委,IEEE PTL、IEEE Sensor Jounal、IEEE JLT、CPL、《物理学报》、《光学学报》、《中国激光》、《光子学报》、《传感技术学报》、《光电子激光》等期刊审稿人。作为课题负责人承担国家“863”项目、国家自然基金项目等,作为骨干人员参与了国家“973”项目、国家“863”项目、国家自然基金重点项目、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项目、天津市重点攻关项目等多项课题的研究。已发表相关学术论文60余篇,申请并获批发明专利十余项。

  人物风采

  “整洁,有序”是记者对刘老师工作环境的感受,“简单,朴素”是对他本人的印象。访谈间,刘老师总提起“如果学生总把我当成老师,我会觉得哪里做得还不够,以至于让彼此之间有了距离”,也许在他的眼里,为师是立德立言之本,而为友更多是为师的一种追求。

  座椅总捂不热他为何

  所谓良师,不过勤勤恳恳从业,孜孜不倦育人,并把这份热情传递给后来人。提到刘波,大家总是会这样描述他,“他很难在自己的办公椅上待很久,因为总是有各种事情他想去做,所以总是一个地方接一个地方地跑,一个项目接一个项目地忙,如果好久没见他了,不是生病了,就是又到外地出差谈项目了,他对学生的管束不多却身体力行地引导着大家去热爱所从事的光学事业。”

  “记忆中的老大是现实版的空中飞人,选择将理想与责任扛在肩上。从某所开会出来已经是深夜11点,首都依旧车水马龙,一路上和老大还在不停地讨论技术方案。这样的周末太平常不过。每次和他出差,最有感触的是,结构复杂的机场车站,却从不迷路。他习惯了做空中飞人,习惯了将休息时间奉献给工作,习惯了为国家事业发展而奋斗。理想每个人都有,而将理想化作责任,时刻不忘的,才是老大。”刘波的学生李晓龙如是说。

  “在成都,为了保证科研实验的稳定性,带着课题组团队在山沟里熬了一个多月,没什么信号,没什么好东西吃,到处是蚊虫,就跟学生们一起席地而坐测试光纤线路,每次想起他陪大家一起科研攻关那段,都提醒自己要努力做个如他一样踏实肯干的人。”记者在刘波的实验室刚好遇到毕业返校来拜访他的学生们,听到大家提起这段往事,刘波更多地还是告诫大家要耐得住寂寞,扛得起压力,对得起自己,而对于过程中的那些辛苦,他只是轻描淡写地笑谈“山沟里的蚊子是真的够毒。”

  勤恳从业,不倦育人,刘波已经默默地为了心爱的光学事业和热爱光学的学生们奋斗了20余载,而将理想化为责任的事还在继续着……

  爱上南开都“怪”他

  所谓益友,不过需要的时候他一直都在,排忧解难,感同身受,陪同学生一起奋斗,一起实现理想。

  一位即将从南开园毕业的学生向记者讲述了这样一番经历。

  两年前敲开刘老师办公室门的时候,他并不知道这样的冒险意味着什么,毕竟不是刘老师名下的学生,只是希望可以有机会跟他去做想做的科研项目。刘波并没有拒绝,只告诉他“要对得起自己的选择,路还长。”一年前,他想带团队去创业,刘波没拦着,只告诉他“学业为重,路自己走,对得起自己,有难处喊他。”后来,他转了行业做了喜欢的设计,学业事业两头忙,感情出了问题,想摆脱学业的束缚自己去闯,却被刘波拦住了“有些事儿,还没想清楚,别冲动,不是孤注一掷才是最好的选择。”后来的他,坚持着学术科研,兼职做着喜欢的设计,在南开园的角落开了“解忧的杂货店”,学着刘老师的样子去给学弟学妹们做着义务朋辈辅导的事。“不为别的,只因为从不喜欢南开到爱上南开,需要一些人的引导,而我心里的这个人是他。”指引和陪伴会影响一个人的成长,对刘波的学生而言,遇见他是一份幸运。

  “我们不喜欢‘刘老师’这一充满敬畏和距离的称呼,而更习惯称一声‘老大’来表达我们对这个铁骨柔肠的大男孩的依赖和敬佩。”

  “庆幸能在南开园遇到老大,他永远没有时间,但永远又有时间。老大的发条一直都在紧绷着,可他总能把所有事情安排得井井有条,总能腾出时间来陪我们。”

  “除了科研工作上给予兢兢业业的指导,更是曾与我们共同测试实验数据直至深夜,是为‘良师’;也曾与我们畅谈人生理想,抑或羽毛球场共同大汗淋漓,是为‘益友’。”

  “老大很尊重我们的选择,不论是生活学习,还是未来规划,他总能从我们的角度给出宝贵的建议。他对我们的影响远不止在于学术知识、科研方法,还有对人对事的态度,处理问题的方法策略。”

  ……

  拜访刘波前,记者收集了课题组学生对他的印象,并讲给他听,听到这些评价,刘波害羞的样子像个大孩子。“有多少光就散多少热,更希望也祝福孩子们能通过这几年的研究生和博士学习生活经历有独立选择和自主奋斗的能力,于他们而言了解自己,尊重自己,认可自己才是老师们更想看到他们未来的样子”,刘波如此说道。

  离家千里,求学在外,得良师不易,交益友难得。

  “没关系,如果后面我们成了师徒,那是一种缘分,如果没有,就算交了个朋友。”因为一句话,让推免现场忐忑不安的闫宝罗同学下定决心一定要成为刘老师的学生。

  润物无声,潜移默化,与刘老师相处是件幸福的事,而他的学生们也都如此热爱南开,热爱着适合自己的事业。

  普通人而已别怪他

  经常性地高强度工作难道就不会觉得身心俱疲吗?虽然大家印象中的刘老师总是活力满满热情不减,可为人师也难免脆弱。课题组的刘海锋同学告诉记者:“有段时间老大总是很困倦,好像不怎么愿意说话,只有面对学生的时候才勉强能打起精神,后来才听说,父亲病重不得不照顾,科研工作和学生又放心不下,他总是忙完了学校的工作就连夜赶回青岛老家照顾父亲,再赶早返回学校带科研工作给学生上课,这样的往返持续了两个多月也难免心力憔悴,如果不是被我们问起,他也就这样默默地扛下去了,他总这样舍不下责任。”

  访谈间也难免听到学生对刘老师的“埋怨”,刚毕业还未离校的学生们提起最后一次答辩汇报,总心有余悸。“毕业答辩最后的批评指正他总问好多问题,总把纸质的论文折了又折,写写画画,最后一次的答辩还如此严厉,‘不近人情’!”可其实,有些事在刘波看来是一辈子的,可能这是最后一次给这些孩子指点和提醒了,离开了学校也许再也不会有人这么耐心地去指正他们的错误。学生们即便当时觉得刘老师不那么近人情,而终归带着他的教诲去面对人生的下一个阶段。

  为师数载,为父终生,离开家的学生们在南开园里同样能够体会到父母般耐心的教诲,无私的疼爱,因为有幸遇见这样一位感同身受的良师益友。

  允公允能 南开顽童

  所谓南开精神,以己之能为大公之事,以不变的顽童之心,吸收并传播新知。对于刘波的理解大抵如此。

  年少的学子严于律己,取长补短,长大入了社会,学着刘老师的模样去提携新人传递新知,当他们在社会中立稳脚跟才慢慢发现不断提升自己以承担重任,早已成为一种习惯。对于刘波培养出来的学生的认识大抵如此。

  刘波的学生遍布各大高校研究所,谷歌,华为,中兴,移动……提起他们的时候,刘波总说还好孩子们够优秀让他省了好多心。可走出去的大家都愿意常回来看看这个“顽童老大”,跟课题组的晚辈讲讲工作的经验和生活的故事。在记者看来,更多是因为这些天南海北的学子不过是世界各处的另一个他,学着刘老师的样子去工作,去生活,去追求自己热爱的事业,于他们而言最好的引导不过是刘老师的以身作则,严于律己,大公无私,无怨无悔。“有些时候很苦很累,想想他曾为我们付出的辛劳,可能会情不自禁地把心酸咽下,再多扛一会儿也就过去了。”听到毕业生说起这样的故事,刘波会欣慰地看着这些一手带大的孩子们,仿佛看着年轻时候的那个不屈的自己。

  刘波说:“希望可以把毕业生和在校生联系起来,给大家提供平台去交流分享,想让还没踏进社会的孩子理解未来的不易,也提醒毕业的孩子们记着当初的那份初心和理想,坚定不移地走下去。”当有些事看似顺其自然,毫不费力的时候,势必有那一个人或一群人在为此默默地努力着。刘波的一名学生如此说道:“当毕业离开,我们也会常回南开园,因为是老大教出来的学生,我们得把这些东西帮老大一起传下去,才对得起他为我们操碎的心。”

  结语

  “允公允能,日新月异”,南开教会我们如何立业为人,而“以身作则,润物无声”是刘老师传承南开精神的习惯方式。以上就是印象中刘老师的全部,如众多南开园里辛勤付出的老师们一样,心甘情愿,教书育人。

  (通讯员 孔繁盛)

  在南开大学杰出校友周恩来诞辰120周年之际,南开师生举办相关纪念活动,共同缅怀周总理的伟大人格和精神风范。
  不忘初心,牢记使命,高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伟大旗帜,决胜全面建成小康社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