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新闻专题 正文

“良师益友”奖:夏炎

来源: 南开新闻网     发稿时间: 2018-09-05 19:53

  学术与人生的摆渡人

  ——访历史学院夏炎教授

  提名词

  学富五车,用智慧点亮理想之火;诲人不倦,以真心开启求知之门。三尺讲台,燃烧的是青春,怒放的是生命。十年韶华易逝,三千桃李难成,亘古不变的,是那颗琢玉育人的一片丹心。

  人物简介

  夏炎,男,1976年生,天津人,现为南开大学历史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中国古代前期史教研室主任、中国社会史研究中心专职研究员,中国魏晋南北朝史学会理事,中国灾害防御协会灾害史专业委员会理事,天津市历史学学会监事长,主要研究方向为魏晋南北朝隋唐社会史、环境史、制度史。

  1995-2005年,在南开大学历史学院学习,先后获学士、硕士、博士学位。2005年博士毕业后,留校任教。同年认定讲师。2008年晋升副教授。2016年晋升教授。2004-2005年,日本早稻田大学外国人特别研修生。2011-2012年,日本爱知大学中国交换研究员。2017年,日本学习院大学客员研究员。南开大学2013年度天津市“131”创新型人才培养工程第三层次人选。获南开大学第三届“魅力课堂”奖(2016)、南开大学第二、第四、第六届宁一弘道奖教金“魅力教师”奖(2016、2017、2018)、南开大学第七、第八届“良师益友”奖(2016、2018)、南开大学青年教师教学基本功竞赛“最佳选手”(2014)、南开大学教学成果一等奖(2017)、第八届高等教育天津市级教学成果奖一等奖(2018)。

  人物风采

  优秀的学习者 尽职的引路人

  作为一名导师,夏炎老师对学生的指导以尽心而实效著名。这与他本人学生时代优秀学习者的经验密不可分。

  从学生时代至今夏老师已经在南开度过了二十三个春秋。这所学校的人和物于他已经无比熟悉。早在学生时代,夏老师就是一位优秀的学习者。他的学术和学习能力得到了许多人的称赞。曾与夏老师一同学习过的王昊老师再一次无意中谈起夏老师,就说到夏老师当时的学习成绩名列前茅。曾作为夏老师硕士生导师的孙立群教授更是对夏老师的求学时代赞不绝口:“夏炎老师在研究生时代就能够有很好的学术能力,许多老师对他都十分关注。”在院工作三十年的谢东老师与夏老师有长时间的接触,每次提起都以“聪明人”称之。当然天赋只是成功的基础,勤奋才是成功的阶梯。在夏老师与我们分享的经历中,勤奋总是相伴的。师门同学曾偶然见到过一张老师极为清瘦的照片,与老师一贯形象大有不同,一次闲谈中夏老师透露了秘密:“那应该是刚完成博士论文时,学位论文写作时比较艰难,当时瘦了四十斤。”我当时大为震惊,原来如此的“聪明人”背后也付出了超人的巨大努力。不久前,在我论文写作中需要一部日本著作,我辗转求助老师,接到的是老师传来的压缩文件与微信留言:“这是之前在早稻田留学时存的,那时候因为学期结束快回国了就疯狂拍书……”这种对学术和学习的勤奋令我久久难以平静,这样一个为人称道的聪明人,背后却是用努力来诠释的优秀学习者。

  因为自己成功的经验,夏老师也特别了解如何指导学生。在学术一途,许多出自“炎门”的学生都能感受到夏老师指导的独特与妙处。张弛是夏老师未来的第一位博士,同样身居南开七年的他对于夏老师的指导也有着自己的感受:“无论是指导学生的方式,还是研究学问的方法,夏老师和我以前遇到的老师都有所区别,令人耳目一新。传统的历史学研究方式多是‘单打独斗’,而夏老师更加强调团队合作,在和学生共同研究的过程中教学相长。此外,夏老师对于石刻材料尤为重视,在他的影响下,我也开始感受到石刻史料独特的魅力。从夏老师这里,我学到了很多以前不了解的知识和研究方法,如同进入了一片新天地。所谓‘转益多师’,应该就是这样吧。”

  了解学生的所长、所爱与不足,并能因材施教,这是一个似易实难的问题。聪明人夏老师也走出了一条自己的路,每一位学生都能在与夏老师沟通中获得自己所需,提升的不是单纯的知识而是能力与方法。这一点上夏老师当得起一名优秀的导师和尽职的引路人。

  历史现场 明星老师

  在对于学生的教育中,夏炎老师以多维的理论与丰富的方法著称。许多新同学都会在不同学长学姐的“倾情推荐”列表中听闻夏炎老师和他所上的课程。无论是重视重点理论与研究方法的魏晋南北朝史,还是分列专题,强调整体认知与基础能力的隋唐五代史,亦或是力求以轻松有效的方式传达真实历史与整体认识的通识课——唐宋文明。夏老师总能很好的把握主题和目的,让学生们深切的感受到历史研究的魅力。多年以来,为人风趣幽默而又学识渊博的夏老师也成为了历史学院师生口中的教学明星。

  历史现场的概念是夏老师最为重要的教学理念,也是他最常和学生提起的。夏老师多年来所关注的中古石刻史料是现今中古史研究绕不开的重要资料,而“访碑”是石刻史料研究整理的必由之路。他说:“许多文献材料和石刻资料都是可以在书本中看到,但是设身处地地去寻访,其感觉完全不同,书看了会遗忘,但是亲身访过甚至摸过的石头与现场是不会忘记的。”为了在教学中构建“历史现场”,夏老师也是下足了功夫。

  “我从没有见过拓片的实物,第一次见到并且接触的感觉确实很震撼。”这是一位选修了隋唐五代史课程的同学在课后发出的感慨。的确,访碑更适合有所准备的专业小组。但拓片和现场的照片同样可以带来很好的现场感。无论是本科生还是研究生,在夏老师的课程中都可以有机会与这些材料零距离接触。照片也是还原场景的另一手段,在隋唐五代史课上夏老师曾以安重荣碑座考察照来进行说明,这座仅碑座就一人多高的巨碑,是严重僭越礼制的产物。而从这座残碑我们所感受到的就是那个号称“天子当兵强马壮者为之”的狂人,感受到历史从未有过的鲜活。作为夏老师的研究生,我则有更多的机会去进行更深入的感受,可以说,虽然中古史的时代已是“往事越千年”,但夏老师为我们所带来的“现场”依然有着鲜活的力量,这种鲜活的理念不仅发掘了历史的魅力,也在无形之中启发着研究的灵感。而这种理念下的付出与践行也非执着的热爱者与奉献者不能为之。

  快乐学术 树德立人

  提到夏炎老师,历史学院的同学们总会把风趣、幽默、快乐等词与他联系在一起。作为一名土生土长的天津人,夏老师确实如这座城市一般将幽默乐观的精神融入了灵魂。快乐学术就是夏老师挂在嘴边的座右铭。

  “我们做的这些也都是出于兴趣,只不过我们的兴趣也是我们的工作。这一点上看我们还是幸福的。”夏老师所说的“快乐学术”不仅是针对自身,也是对我们这些学生而言的。学术本是苦行之路,只有真正的热爱和坚持才能走出自己的学术之路。对于学生,夏老师从来不反对我们享受自己的生活,对于读博士的师兄,夏老师会在师兄旅行之余指点何处有唐碑,何处有中古遗迹,以此培养学术兴趣;对于想要步入社会的师兄师姐,老师也鼓励他们努力完成论文以求有更好的空间来找工作。同时,夏老师对于学术水准的要求也从不放松,李国翔师兄回忆,他所见到的夏老师一直是和蔼从容、面带微笑的形象,他第一次见到老师生气就是因为师姐的论文没有达到要求:“夏老师收起了平时的微笑,一脸严肃,说话的声音虽然依旧温和,但每个字都仿佛掷地有声般厚重。”对于学术的研究,夏老师从来以严格要求,在其他同学看来,夏老师的学生是十分宽松而快乐的,而深入学术门墙之内的我们则清楚,夏老师对于学术的严谨与要求严格到了怎样的程度。作为本科生的路锦昱对此也有深刻的体会:“学年论文选题伊始,老师常以进展情况相询,并在多次交流中令我受益良多。尽管每次课后已近正午时分,老师仍不辞辛劳回到办公室解答我在立意构思、史料处理上的诸多疑惑,常常相谈以至忘记午餐而浑然不觉。从初步构想到最终敲定,选题前后共有三次大的完善,小修小改不计其数,夏老师之费心可见一斑。”在每一位同学看来,这都是莫大的帮助与支持,而每一位“炎门学子”也都经历过就学术成果反复琢磨的苦与乐。于夏老师而言,这不仅是一个导师对于学生的责任,也是学者对于每一个学术问题的严谨。“无论未来从事什么工作,在校学习都是人生的一个阶段。应当要努力完善自己的论文,无论是未来可持续的研究课题还是精当的专题研究,都应当努力完善,这是对自己学习生涯的交代。”几乎所有夏老师的学生们都在论文讨论中不止一次听到过类似的一段话,快乐学术,传达的是对于学术的热爱和认真,夏老师传达给每一位他所指导过的学生的精神,是希望我们用心经营自己的人生,唯有以认真的态度才能无悔于自己的努力。

  结语:无论是讲求勤奋与认真的学者,还是乐观幽默、因材施教的老师,亦或是注重创新与多元的科研带头人。夏炎老师总在学生身边,而非学生之外,总能以言传身教而使学生受益,学生们对他的喜爱与尊敬不仅是因为他的学识与性情,也是因为他的付出和热爱,更是因为这是一位没有代沟的引路人,是真正的良师益友。

  (通讯员 鲍隆轩)

  在南开大学杰出校友周恩来诞辰120周年之际,南开师生举办相关纪念活动,共同缅怀周总理的伟大人格和精神风范。
  不忘初心,牢记使命,高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伟大旗帜,决胜全面建成小康社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