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新闻专题 正文

“良师益友”奖:查洪德

来源: 南开新闻网     发稿时间: 2018-09-05 19:53

  潜心为学,诲人不倦

  ----访文学院查洪德教授

  提名词

  示之以慧、告之以理、晓之以道、育之以诚,其嘉言懿行,如江天间之清风明月,给予学生无尽的力量!

  人物简介

  查洪德,男,1957年生,河南内黄人。曾任《殷都学刊》主编,安阳师范学院文学院院长,2005年调入南开大学,为文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同时兼任中国辽金文学学会副会长、中国元代文学学会副会长、中国古代文论学会常务理事等职。享受教育部2018年政府特殊津贴。主要从事元代文学、中国古代文论研究。主持并完成国家社科基金重点项目1项,一般项目2项,代表著作《元代诗学通论》入选国家社会科学成果文库;在《文学评论》《文艺研究》《文学遗产》《民族文学研究》等权威期刊发表学术论文百余篇,多篇论文被《新华文摘》《人大复印资料》全文转载。査老师不仅学术成果丰硕,更擅于教书育人,多次被评为全国模范教师、全国优秀教师、全国优秀博士论文提名导师。近年来,他培养的博士、博士后累计获得10项国家社科基金项目、2项教育部社科基金项目、3项省级社科基金项目;3人入选省级人才项目,1人获得全国优秀博士学位论文提名奖及天津市优秀博士论文。在读学生更是多次获评“南开十杰”、周恩来奖学金、国家奖学金、叶氏驼庵奖学金、人文社会青年学者奖等荣誉。

  人物风采

  一走进査老师的办公室,我习惯性地先坐在沙发上,因为在他窄窄的办公室内,除了层层叠叠的书外,根本就没有可供站着说话的余地。听说我要采访他,他就笑了,我也笑了,因为我要采访的正是我最亲近的导师呀!

  我只是一个老师,我的荣誉都是学生带给我的

  査老师在谈到自己所获的荣誉时,总是这样说。虽然他做过文学院院长,做过期刊主编,而他更看重的则是自己作为一名普通老师的身份。

  査老师常常提起他年轻时只想着作一名语文老师,他很注重自己老师的形象,课堂上和课堂下完全是两个人。课堂上,他一丝不苟,严肃而认真,绝不乱开玩笑,学生们上课前要做好充足的课前准备,若准备得不好,会被他毫不留情地一顿痛斥。而在课堂下,査老师和蔼可亲,从来不对学生说重话,好像从来不会发脾气一样,每次看见学生都是先一怔,然后微笑,露出弯弯的眼睛和标志性的大眼袋,让人瞬间感觉如沐春风。

  作为老师,査老师最值得骄傲的就是他的学生了,别人在称赞他的学术成就时,他总是谦虚地说:“我的荣誉都是学生带给我的。”他很为他的学生自豪,常常兴奋地向别人夸耀:“我的一个学生,33岁就做了教授……去年我的学生有4个申请到了国家社科基金项目,今年虽然只有2个国家社科,1个教育部,但是占到了元代文学方向的百分之百……”执教三十余载,査老师招收的博士、博士后、硕士已有40余人,这些学生现已成为各大高校、科研院所、政府机关、出版社的佼佼者。刘嘉伟,查老师的第一个硕士,2006级硕博连读生,33岁就晋升为教授;任红敏,2007级博士,现为安阳师范学院副院长;张艳,2010级博士,现为南阳师范学院学科带头人……这些学生的成就,其实都离不开査老师的悉心培育。

  人,不仅要活得幸福,更要活得辉煌

  想起初次见到査老师,感觉他好像好多天没有睡觉的样子,好大的眼袋,满脸倦容,当时我还傻傻地问老师:“您平时不玩吗?”他谦和地说:“有时下去走走。”

  査老师常常说起自己年轻时做行政,事情太多,没有时间好好看书,只是这几年才能专心做学术,所以,他常常看书到很晚。师母说,每次他都是等到要拉闸了才走。而査老师也常常勉励自己的学生趁着年轻多看书,充实自己。在查门,每年要举行四次读书会,每个学生都要介绍一下自己近期读书学习的情况。査老师不管多忙,都会准时出席,并为学生们解疑答惑。有时,对于刚刚入门的博士生,或已经有了理想的工作的毕业生来说,难免会因为感觉良好,而自我懈怠,査老师在读书会上勉励他们:“人一生做不成几件事,你们一定要趁着年轻多读书,充实自己,不仅要活得幸福,更要活得辉煌。”而实际上,査老师也是以这样的标准来要求自己的,即便已经六十余岁,临近退休,他仍旧钻研于学术,毫不懈怠。仅仅今年,截止现在,他就已经在《文学遗产》《复旦学报》《中州学刊》《江淮论坛》《哈尔滨工业大学学报》等期刊上发表了5篇学术论文,《元代传记性文章的传奇性》这篇文章更是被《人大复印资料》转载。

  在查门,几乎每个学生都能做到三年顺利毕业,这固然是学生勤奋努力的结果,更离不开査老师言传身教的影响。今年刚毕业,获得南开大学国家奖学金、优秀毕业生的王亚伟说道:“查老师身正学高,克己勤勉,诲人不倦,使我受益终生。”正是査老师勤勤恳恳、孜孜不倦的为学态度,以身作则,才有了学生们积极追随老师脚步,奋发向上的动力。

  我平时说得最多的,是如何思考问题

  査老师做事情效率很高,眼光独到,他研究理学,成了理学研究大家,研究诗文,成了诗文评论家,他早年译注的《近思录》已经再版了十几次,现在还在出版,他的《元代诗学通论》顺利入选了国家社科基金文库等等。而他也常常教导学生,要有长远的眼光和独立的思考能力。

  在每个新生入门之际,査老师都要求学生读《元史》,读先秦儒道经典,不仅仅只专注于文学,而是文、史、哲兼通,虽然刚开始任务量很大,可是真正读过一遍后,许多学生都发现自己对文学研究有了新的认识,看问题有了不一样的视角。査老师说:“研究古代文学应有古人的思维,不能单纯为了写论文,而制造出一个虚假的命题,虽然短期内有利,可是从长远来看,是走不通的。”査老师说的话,对学生们都很受用,大家在论文选题上都很谨慎,因而,在今年的博士论文开题报告上,查门的三位学生的博士选题都受到诸位老师的赞扬。

  査老师常常强调:“写论文要有新意,要能发现一些不一样的地方。”这看似简单的话,操作起来其实并不容易,有时候写着写着就落入窠臼。尽管如此,査老师还是一再强调,有时一篇论文要改四、五遍,虽然过程很痛苦,可是最后的结果都是出乎意料的好。“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査老师交给学生的正是潜心为学的方法。

  讲课,要分清场合

  査老师还很注重学生综合素质的培养,除了引导学生做好学问外,还要求学生学会讲课。他时常教导学生:“你们将来都是要走上教学岗位的,在讲课的时候,一定要分清场合,对不在本研究领域的内的人,要讲得浅显些,而在学术研讨的场合,要讲得深入些……”

  聆听过查老师讲课的学生大多会有这样的感觉:信息量大,又不乏趣味。他很能抓住学生的心理,当紧张则紧张,当轻松则轻松,总能用明白晓畅的语言说清楚那些艰涩难懂的理论。他说:“讲课时,不能只顾自己讲,一定要兼顾到学生的情绪,若有学生跑神儿,就要转换下话题,吸引学生兴趣。”每年都有来自全国各地的高校、文化团体、中小学机构邀请査老师去做学术讲座,不管是人才汇聚的高校,还是业余的文化团体,他都很能掌控场面,应对自如。

  査老师还常常教导学生们要团结,因此每年那些已经毕业的学生都会从全国各地返回来探望查老师,向他汇报一下这一年的学习情况,工作情况,有的学生一年写了二十余篇论文,有的学生解决了人生大事,有的学生生了小孩,大家戏称“师门又添丁”了。老生向新生传经送宝,新生向老生请教学问,大家相互切磋,其乐融融,查门就像是一个温暖的大家庭。

  而这些,都归因于査老师的人格魅力,他很认真地对待每一个学生,正直而无私,所以学生们都很信任他,愿意团结在他的周围。

  结语:在我整理这篇稿子的时候,査老师突然打电话给我,说前段时间我给他的论文他已经改好了,要我先往范孙楼走着,他马上就到。我赶快拿着书包往范孙楼跑,结果他已经先到了,他说他前段时间在保定,怕论文耽搁的时间太长,只能把稿子打印出来带着路上看……人生一世,能够得一此良师,真乃一大幸事也!

  (通讯员 刘方园)

  在南开大学杰出校友周恩来诞辰120周年之际,南开师生举办相关纪念活动,共同缅怀周总理的伟大人格和精神风范。
  不忘初心,牢记使命,高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伟大旗帜,决胜全面建成小康社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