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新闻专题 正文

教师代表王利华在2018届本硕毕业典礼上的讲话

来源: 南开新闻网     发稿时间: 2018-06-29 10:39

  做仰望星空的南开人

  王利华

  (2018年6月27日)

同学们,大家好!

  作为一名普通老师受邀参加这个盛典,我感到非常荣幸!隆重的仪式,彰显巍巍南开精神之庄严,满载莘莘学子成长的喜悦,相信今天将永远留驻在所有同学的生命记忆中。谨向同学们表示衷心祝贺!

  两年前我曾在博士毕业典礼上发言。那次我说”地“,讲牢记“南开的道路”,脚踏实地,不要迷路。今天在座的是本科和硕士毕业生,很多人还将继续升造,所以我想聊”天“,讲仰望”南开的星空“,讲放飞理想、情系远方。只说地、不聊天,对不住顶天立地的南开人。

  但“聊天”从哪开始?这是个问题。思来想去,觉得应该回到南开人的初心。严修和张伯苓,在座各位都未亲见,更不曾交谈,他们创建南开的初心是什么?只能结合历史来分析。个人认为:那份“初心”就浓缩在南开《校歌》里面。

  近代中国,积贫积弱,民智不开,列强凌辱。仁人志士为谋求国家富强,上下求索,雄心壮志,可昭日月。甲午战争那年即1894年1月,孙中山给主掌北洋事务的李鸿章上书,其中有言:“比见国家奋筹富强之术,月异日新,不遗余力,骎骎乎将与欧洲并驾矣。”《校歌》中的“汲汲骎骎,月异日新,发煌我前途无垠”,或与之有所关联,尚需仔细查证,不敢遽断。孙中山指出:国家富强不只是“船坚炮利”,更重要的是“人能尽其才,地能尽其利,物能尽其用,货能畅其流”,他把人才排在第一位。严、张二老与孙中山先生,可谓英雄所见相同。十年后(即1904年),二老历尽艰辛,创办了南开,志在为实现国家富强培育栋梁之材。无人逼迫,无人驱使,他们自觉自愿地担当起那个时代的使命。

  光阴荏苒,岁月如歌。南开《校歌》传唱即将整整百年,其所昭示的南开精神,早已遍满五洲。其中每句话都是含义深沉,其中每个字都是力道千钧,不知同学们可曾仔细品味?可曾认真掂量?

  历史学者有个职业习惯:就是回到具体历史情境之中与先贤进行心灵对话。那么简洁的《校歌》,竟是如此令人荡气回肠!我很想知道:老校长当年是在何种心境之下哲思睿运、填写歌词?感觉其中”白河之津“四字颇费猜详,耐人寻味。

  大家即将离校,我想请你们带走这道思考题:《校歌》中的”白河“指的是哪条河流?称”白河之津“而不称”天子之津“,也不称”海河之津“或者”沽水之津“,是否有其特殊深意?为了这道题,我曾请教校史专家,未得要领。近日临时抱佛脚,查阅史料做了一番考证,产生了一点想法。没有深思熟虑,故非标准答案,仅供大家参考。

  数千年来,海河水系经历了极其复杂的形成和演变过程,众多河流交合析分,古今名称相当混乱。其中有一条白河,汉代名叫“沽水”。史载其”河多沙,沙洁白,故名白河。河性悍,迁徙无常,俗称自在河。“金元时期叫“大沽河”“直沽河”,”海河“一名在明朝末期始见记载。民国2年即1913年,真正的白河在北京顺义县李遂镇决口,侵夺箭杆河道,南下香河,东趋宝坻,由蓟运河入海,实际上已经退出了海河水系。然而国人好古,不舍古名,晚清民国,仍多把天津城区至入海口的这段海河称为”白河“,有时亦称“沽河”。所以”白河之津“指代海河渡口,没有问题。

  比较而言,用”白河之津“最是贴切。若言”天子之津“,虽于史有征却与时相悖,因为1911年封建帝制灭亡后,天津就不再是皇家的渡口;若言”海河之津“,因为前句是”渤海之滨“,重出”海“字,修辞不美;”沽河之津“尚可,但不如河之白与海之蓝两相辉映,更具画面之美。

  如此解说,是否已经明了呢?我总觉得问题远不这么简单!你知道1840年发生了所谓“白河投书”事件吗?英国军队为了胁迫清廷,用军舰封锁白河(即海河)出口将近40天,天津从此开始了饱受列强凌辱的厄运;你知道1900年八国联军攻入北京之前曾经发动过”天津之战“吗?他们攻打的大沽炮台,当时叫做“白河炮台”;到过海河解放桥吧?那时名叫白河万国桥。

  我每次听到《校歌》,眼前总会浮现这样的画面:在白河、蓝海之间,伫立着一个威武、伟岸的身躯,那是我们南开的先辈。远处一艘艘洋人炮舰在横冲直撞;身边有一群群苦难灾民在呻吟哀号。伫立万国桥头观望两岸,侧近是洋人贵族醉生梦死的租界花园,远处却是洪涝冲毁的颓堤残岸,还有那个幼尸堆累、阴森矗立着的“死婴塔”……南开的那位先辈在凝望、在聆听、在沉思,脸上不断变换着愤怒、哀矜、坚毅、倔强……各种复杂的神情,心底则回荡着“巍巍我南开精神”的《校歌》。

  你若知道这些,便知“白河”不只是海河别名,更是民族屈辱、国家贫困的标签!你若知道歌词的作者张伯苓以优异成绩从北洋水师学堂毕业后,本想倾其所学报效朝廷,却因北洋水师全军覆没而无事可做,内心是何等忿懑!你便能真正理解”白河之津“背后深沉的历史意涵!你便知南开初心何所从来?南开精神如今安在?何以百年南开屡遭厄难、却越难越开?

  个人认为:《校歌》虽短,却藏有两样至贵珍宝:一是理想主义,二是工匠精神。汲汲以求,駸駸而行,月异日新,光耀我国家民族前途之无垠,这是南开的理想主义;“以铸以陶”,塑造大仁、大智、大勇、至真、至纯的品格,培育公能兼备、文质彬彬的君子,这是南开的工匠精神。这两样珍宝具有永恒价值。南开学风素以厚朴著称、踏实见重,必须永远坚持。在积极创建“双一流”努力跻身世界著名高水平大学行列的今天,尚须倡导日新月异、不断追求卓越的理想主义。

  亲爱的同学们,作为一名教师,我衷心希望大家脚踏实地,一步一个脚印,走好自己的人生道路;同时也希望有一批南开人成为理想主义者,眼望星空,胸怀翔宇之志。两者之间其实并不矛盾。我们的老学长周恩来,既是脚踏实地的光辉典范,也是眼望星空的英雄榜样。他立“翔宇”之志,誓“为中华之崛起而读书”,为”济世穷“而”邃密群科“,自励“面壁十年图破壁,难酬蹈海亦英雄”,这种坚定理想信念成就了他救国治国的旷世功业!

  理想主义具有一定历史性,其精神内涵是不断丰富的,我们的目标和使命伴随时代发展而不断变化。近百年来,”知中国,服务中国“,一直是南开人的自觉担当;在习近平领导的新时代,南开人又有新的使命,南开人的理想主义又有新的内涵。随着中国日益走向世界舞台中心,我们还要树立更高志向——”知世界,造福人类“。这是新时代的新要求。

  当今世界,科技发展极其迅猛,社会变迁不断加速。基因重组不断创造新的生命形式,挑战自然世界的生命秩序;人工智能正在代劳人的大脑,而不仅仅是延伸和增强人的四肢;互联网正在编制着一个既不同于真实自然也不同于真实社会的虚拟世界,引起人与自然和人与人的关系发生颠覆性改变……在中国,我们亲眼目睹高铁、互联网是如何导致时空观念、生活模式、社会关系发生全面变革,最近五十年许多方面的变化,都超过了过去五千年。

  但我们不能不同时看到:当今世界,工具操控紧逼,资本嗜欲猖獗,消费主义盛行,亲情关系松解,生命关怀缺失,自然情感寡薄……一系列重大问题都在严厉拷问着人类本性。环境破坏更是令人揪心!进入工业时代以来,地球演变进入了“人类世”,短短几个世纪就已经百孔千疮,并且还在加剧恶化,第六次物种大灭绝、全球气候变化等等一系列世界性的严重问题愈来愈加复杂,已经危及整个地球生命系统;人类社会内部的主要矛盾,则由不断增长的物质生活需求与落后的社会生产力之间的矛盾,转变为不断提高的美好生活需要与有限自然资源和生态系统承载力之间的矛盾。总之,人类正面临空前严峻的考验,文明将经历全面彻底的转型。人类需要重新思考我们是谁?从哪里来?现在何处?走向何方?需要在科技、政治、经济、社会各个方面积极寻找有效的对策。为了迎接这一巨大挑战,中国正在大力推进生态文明建设,积极推动共建“人类命运共同体”。

  亲爱的同学们,当今世界,希望与风险并存,机遇和挑战同在,我们应做仰望星空的南开人,勇敢冲浪世界前沿领域,积极探研人类共同事务。仰望星空,才能谋划长远而不沉迷苟且于当下;仰望星空,才能高立境界而不镏铢必较于屑小;仰望星空,才能把握人与自然关系正在经历着的万年未有的巨大变局;仰望星空,才能明了世界格局圜转和中华民族复兴的历史新方位;仰望星空,才能认清“百年南开”所面临的新挑战与新机遇;仰望星空,才能在世界变化、国家发展和学校进步的三重变奏中找到自己的位置,成为新时代交响曲中一个特别的音符,更好地实现人生价值。

  让我们共同期待:在浩瀚无际的未来星空中,将升起更多南开翔宇之星,聚集成群星璀璨、光耀寰宇的南开星座!

  在南开大学杰出校友周恩来诞辰120周年之际,南开师生举办相关纪念活动,共同缅怀周总理的伟大人格和精神风范。
  不忘初心,牢记使命,高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伟大旗帜,决胜全面建成小康社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