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新闻专题 正文


博学笃行

来源: 南开大学校史网  发稿时间: 2017-03-13 20:52


  经济学院

  滕维藻教授,是中国著名经济学家、教育家,跨国公司研究领域的先行者:是继张伯苓、杨石先之后的南开大学第三任校长。

  滕维藻于1917年1月12日出生在江苏省阜宁县的一个农民家庭。因为从小就天资聪慧,勤奋好学,他成为滕家六个孩子中唯一一个读书的孩子。

  1938年,滕维藻考取了浙江大学农业经济系。大学时期的滕维藻,好学上进,思想进步,是浙江大学著名进步青年社团——黑白文艺社的成员。他们经常与国民党当时的直属青年团体——三青团进行“笔报”斗争。在“倒孔”运动中,滕维藻被捕,关押近三个月,最后是由时任浙江大学校长的著名教育家竺可桢先生出面,才得以保释。

  1942年,滕维藻考入南开经济研究所攻读研究生。当时的南开大学在1937年被日本侵略者炸毁,被迫南迁至云南,与北京大学、清华大学联合成立了西南联合大学。经济研究所则迁至重庆。在那段战火纷飞的岁月里,滕维藻刻苦钻研,潜心攻读,出色地完成学业,获经济学硕士学位。

  此后,滕维藻先在上海商业储蓄银行经济研究室工作,于1946年又回到了培养他的南开大学,从事教育和行政工作。此后五十多年的岁月里,他为南开大学呕心沥血,奉献了自己的才华和毕生的精力。

  滕维藻在南开大学先后担任了校各级领导职务,历任南开大学财经学院金融贸易系主任、副教务长、教务处长、经济研究所所长、副校长、代理校党委书记、校长等职务,现任南开大学顾问。

  1958年和1959年,毛泽东主席和周恩来总理来南开大学视察,滕维藻都陪同在他们身旁。

  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以后,南开大学同我国各项建设事业一样,百废待兴,万事待举。正是在南开大学发展历史中的这一关键时期,滕维藻教授于1981年出任南开大学校长。他凭借一颗对党、对我国教育事业的赤诚之心,认真贯彻党的知识分子政策和双百方针,拨乱反正,及时把学校的工作重心转移到以教学科研为中心的轨道上来,并结合社会主义建设的实际需要,充分发挥综合大学的优势,提出了“加强基础,着重提高,发挥优势,补充短线”的办学方针。在加强基础学科建设的同时,发扬特色,挖掘潜力,积极发展国家迫切需要的应用性学科。在他担任校长期间,我校先后建立了博物馆学、法学、旅游外语、旅游经济管理、金融学、保险学、审计学、国际经济学、政治学、社会学和编辑学的一批新的学科专业,形成了专业、系科比较齐全的文科教育学科体系。同时还建立了应用化学、电子学、计算机应用、生物医学、生物工程等一批理工科专业。

  短短几年内南开大学由原来的9个系18个专业2个研究所,发展为22个系50个专业和12个研究所,这不仅使学校的规模、层次、结构、质量都发生了重大变化,也为南开大学的长远发展奠定了新的学科基础。

  在他的大力支持和直接领导下,1983年南开大学恢复重建经济学院,并积极筹措世界银行贷款资助,兴建经济学院教学、办公和资料建筑群,一个理论与应用并重、具有鲜明南开特色的经济学院像镶嵌在中国北方大地上一颗璀璨的明珠,吸引了国内外经济学人羡慕的目光。

  滕维藻十分重视学习、借鉴国外学校办学的经验,关注学科研究的前沿。他多次到南斯拉夫、英国、瑞士、美国、加拿大、日本、德国等国进行学术访问,参加国际学术会议。国际间的访问交流给南开大学带来了先进的教学和管理方法,并提升了南开大学的国际知名度。

  他以教育家的远见卓识,从国外校友中邀请了一批国际上享有盛名的学术大师、学者挂帅南开,并以一种全新的理念和办学模式,在一些传统和新兴学科建立了教学与研究机构,这一系列举措建立和提升了南开在这些学科领域的学术优势。

  他和吴大任先生请回数学大师、南开校友陈省身先生任南开数学研究所所长,大大促进了南开数学的成长,打开了南开数学在国际上的知名度。

  他邀请世界银行著名经济学家杨叔进博士出任国际经济研究所的所长,使世界经济的研究一直走在全国前列。

  他邀请著名的交通经济学家、教育家、前联合国总部高级经济专家桑恒康博士回母校创建交通经济研究所,出任第一任所长,使该所的运输经济成为教育部直属院校中唯一一个硕士点。

  他邀请美国天普大学段开岭教授来南开,架起我校与国际精算教育连接的桥梁,开创了中国精算教育的先河。

  滕维藻先生是我国著名的经济学家,他在学术研究方面有着“博学而不穷,笃行而不倦”的风范。他的学术之路是从研究中国农村经济开始的。早在中学时代,由于受钱俊瑞等人主持的中国农村研究会出版物的影响,他就曾深入农村,调查研究,也就在那个时候他开始对研究中国农村经济产生浓厚的兴趣。大学时期,他系统学习了农业经济理论,对“如何通过工业化使中国农村和中国社会富强起来”形成了自己的认识。他的硕士论文《经济进步和经济变动中的农业和工业》首次在我国学术界中运用经济进步过程中产业结构变动的理论,探索了落后国家的工业化道路这一重要问题,反对当时“以农立国”和“兵农论”的倒退主张。这一时期,他还在一些经济理论刊物上发表文章,抨击国民党政府的物价政策、汇价政策,在经济理论界崭露头角。

  50年代,滕维藻开始把研究目光从国内转向国外。他紧密结合新中国经济建设的实际,撰写评价苏联工业化的文章,积极为我国经济恢复工作和第一个五年计划服务。

  1958年以后,他先后翻译并出版了三本世界经济名著,即[英]海约克的《物价与生产》、[澳]哈约克的《通向奴役的道路》和[美]伊利·莫尔豪斯的《土地经济学》。

  1964年,滕维藻主持开展关于大洋洲经济的研究工作,填补了我国高等院校在该领域的研究空白。1975年,他主持和撰写的《澳大利亚经济》一书出版,受到国内学术界、外交部门及澳大利亚学者的重视。

  开展跨国公司研究是滕维藻及其同事的又一项开拓性工作。

  由滕维藻主编的《跨国公司剖析》是我国第一部关于跨国公司问题的专著。该书系统研究了跨国公司的形成和发展、组织结构及其影响,对国内学术界开创跨国公司研究起到了推动作用。该著作获国家教育部人文社科著作优秀成果一等奖,天津哲学社会科学优秀成果特等奖。同时一个研究跨国公司的学术队伍在国际经济研究所内形成。1992年,南开大学跨国公司研究中心成立,2000年9月,该中心被教育部批准为“人文社会科学国家重点研究基地”。

  1982年联合国跨国公司顾问委员会遴选滕维藻为专家顾问,任期两届共五年之久,这是我国专家首次担任此职。

  1986年他参加联邦德国专家德里忻彻等人起草关于跨国公司守则的建议文本的工作。该协议文本被联合国跨国公司委员会“誉为可资以达成协议的基础”而深受赞扬。滕维藻作为跨国公司顾问委员会专家,曾多次在联合国讲坛上发言,介绍我国的开放政策,并先后在《红旗》、《中国社会科学》、《香港经济导报》等重要刊物上发表二三十篇文章。他写的“跨国公司的发展及其在世界经济中的作用”一文,刊登在1982年的《红旗》杂志上,在国外引起有关学者的重视。1981年10月,他作为中国经济学家代表团的成员访问了美国,并在芝加哥国际经济发展战略讨论会上宣读了题为“社会主义现代化与对外贸易形式”的文章。该文后被日本广岛大学学者译载于《广岛大学学报》,并予以高度评价。

  1988年滕维藻和美籍教授王念祖共同编译的《跨国公司与中国的开放政策》(《Transnational Corporation China’s Open Door Policy》)出版,这是我国编辑的专门英文著作。

  由于他在经济学,特别是世界经济学领域开拓性的研究和杰出贡献,滕维藻教授被聘为第一届和第二届国务院学位委员会经济学科评议组成员和第二届学科评议组召集人之一,他还担任中国世界经济学会副会长、中国美国经济学会名誉会长、中国PECC理事、中国国际交流协会理事。

  早在1981年,他就被评任为我国第一批世界经济专业博士生导师,虽然已是65岁高龄,但是,他依然工作在教育第一线,言传身教,用知识的甘露浇灌年轻的学子,先后为国家培养了一批优秀的经济学人才,现在他们都已成为教育战线的骨干。

  虽然身兼多种社会职务,但他仍然心系教育,兢兢业业地工作。已届耄耋之年的滕先生,仍笔耕不辍,近年他主编了《跨国公司与中国的对外开放》《跨国公司的战略管理》等学术著作。1991年日本爱知大学授予他经济学荣誉博士教授,复旦大学、南京大学、浙江大学等著名大学也都聘请他担任兼职教授。

  滕维藻是世界经济大百科丛书副主编,国际企业(跨国公司)的理论奠基人。

  滕维藻积极扩大学校办学规模,恢复一批老专业,支持和发展新兴科学,在理科方面促成了计算机科学、电子学、分子生物学等新兴学科的建立;在社会科学方面,在全国首办社会学系,并以培养师资为目标,招收第一批旅游系研究生。

  针对当时我国经济、管理、对外贸易人才的匮乏,恢复管理、国际企业、统计学、金融学等系,新建国际经济学系,为国家培养了一批应用经济的人才,并为现在的经济学院奠定了基础。

  在他的支持下,建立了南开数学研究所和国际经济研究所。

  滕维藻校长还请回范曾,并由范先生开创了东方艺术系,打开了南开艺术研究的新领域。

  滕维藻先生胸襟坦荡、豁达,为人谦和,从不以学术权威自居。在其同事和学生的眼中,他始终是一位和蔼可亲、谦逊严谨的学者。

  他经常说他的人生哲学是:一个人对社会要多贡献,少索取。滕维藻先生以此生踏踏实实地实践着他的伟大而平凡的哲学。

  (本文原载于《博学笃行——纪念滕维藻文集》南开大学出版社2009年版)

编辑: 刘慕鑫

校史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