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新闻专题 正文


滕校长的愿望:要办一所好大学

来源: 南开大学校史网  发稿时间: 2017-03-13 20:49


  母国光

  我总想找个机会跟滕先生说句话,一直没找到,他走了,我心里很难过。为什么要找个机会跟他说话呢我想对他说两个字——谢谢。因为大家知道,我从一名普通教师忽然间去做校长,自己很恐慌,就对滕先生说:“我的实力不行啊,还是找别人吧。”他说:“我支持你。”校长不是那么好做的,很多东西没学过,很多事情没有处理过,但是依靠滕校长对我的鼓励,依靠在校的老师们,跟我的学生们一起度过了差不多十年。

  大家刚才也说了,南开是不错的学校,特别是西南联大时南开很有名。但后来南开大学的发展从客观上来看,遇到了很多困难,直到1978年的重新起步。1978年南开的现实是遍地地震房、下乡回来的教授、参差不齐的新生。滕先生从1981年开始做校长,同时代理书记,他为很多“文革”中被定性为“反革命”和“黑帮”的教师平反昭雪,让他们重上讲台。那时候学校什么东西都没有,只有几个系,社会需求我们不能满足,办学思想又在哪儿,要校长拿意见,他把南开从一个破烂境地再办起来,困难重重。所以说滕校长是大教育家,是南开的荣幸与光荣。

  滕先生很有时间观念和空间观念。他立足天津,面向全国,面向世界,而且眼界更远更高,这些就决定了南开后来的发展。滕先生任南开大学校长的时候有些事没有来得及去做,后来他跟我说,真正要发展,南开还缺一个医学院,既是社会需要,又是南开发展前途所在,所以我说滕校长是为南开发展作出历史性突出贡献的科学家、教育家。东方艺术系是他主张办的,他指的大学,不是简单地学数理化和一般的知识,而是要有一个文化氛围,所以他主张要有一个东方艺术系。还有就是旅游系,大学里办旅游系很有争议。一所大学的领导对我说过:“母校长,你办旅游系是不是为弄点钱啊什么的?”他没看到这个重要性,他没看到这是一种资产,是资源,是文化,而滕校长看到了。还有分子生物研究所,今天,生命科学成为科学中顶头的一个学科了,那时候他就主张建分子生物研究所。他还把计算机系恢复起来了。

  滕先生对学科的发展、社会的发展能高瞻远瞩,他的人格为南开师生所信赖,他的办学思想对南开的发展有贡献。所以今天当着滕师母和大家的面,我作为南开人表示对他的感谢。我还要说从他那里我学到了什么,想把大学办成什么样。滕先生早就说了,我们是要办一所好大学,不是办一所“大”学。那就是说,我们办学不是别人办我们也办就可以了,而是要办一所好大学,这是滕校长给我的最好的箴言。我不是滕校长经济学方面的学生,但我自认是他教育学方面的学徒。今天的追思会上,我们怀念滕校长的业绩,最重要的是继承他给我们留下的宝贵财富,这财富告诉我们,要办为国家、为社会发展作出大贡献的大学。

  (本文原载于《博学笃行——纪念滕维藻文集》南开大学出版社2009年版)

编辑: 刘慕鑫

校史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