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新闻专题 正文


周总理永远鼓舞我们前进

来源: 南开大学校史网  发稿时间: 2016-01-07 10:13


  滕维藻

  南开是总理的母校,总理多次亲切地说他是南开的校友。总理生前时时关心着南开的成长,南开的师生员工对总理怀着深厚的感情。总理对于知识分子的谆谆教诲,永远铭记在我们的心中。

  抗日战争期间,我在南开经济研究所做研究生,以后又留所担任教学工作。那时周总理代表党中央在重庆和国民党政府谈判,并做各方面人士的统战工作。他曾多次到沙坪坝南开中学看望南开学校的创办人张伯苓先生,对张从政治上进行争取和帮助,听说总理和张伯苓在政治观点上曾有激烈的争论。1951年张在天津病故,周总理对张还是作了一分为二,实事求是的评价。

  1951年,周总理在中南海怀仁堂对京津文教科技界代表作重要讲话,揭开了知识分子思想改造运动的序幕。我有幸参加了这次盛会,第一次见到了敬爱的周总理。在讲话中,总理以亲身的经历,深刻而又生动的阐述了党的知识分子政策,鼓励我们要彻底改造世界观,把自己的立场从爱国思想、民族思想转变到无产阶级方面来,为此,就要努力学习马列主义和积极参加革命实践。为了打消老知识分子在争取进步方面的思想顾虑,总理提出了许多精辟的论述,如家庭出身无法选择,革命道路无限宽广;历史问题看现在,社会关系看本人;对什么问题都要采取历史唯物主义的分析态度;党一贯重视并信任知识分子等等。总理的讲话语重心长,富有鼓动性和说服力,他的亲切教诲,如暖流,像春风,吹遍了整个知识界,激荡着千千万万知识分子的心,鼓舞着我甩掉包袱,轻装前进,

  1956年1月,周总理在中央召开的知识分子问题会议上作了报告,指出:“革命需要吸收知识分子,建设尤其需要吸收知识分子”,“团结知识分子是必要的,也是完全可能的”。1962年,总理又在广州全国科技工作会议上作了关于知识分子问题的报告,指出我们党一直是把知识分子看做自己人,知识分子的思想改造就是要和工人阶级同化、合流,并用自己的切身体会,亲切地指出知识分子进行自我改造的重要意义和正确途径。这两次会议的传达,在我们学校引起了很大的震动,广大教师奔走相告,干劲倍增,向科学进军,为提前实现总理亲自主持制订的科学规划而奋斗,成为人们奋发前进的巨大动力。

  我还清楚地记得,1957年4月,周总理陪同外宾在天津大学、南开大学访问,在讲话中亲切地说,天津是我青年时代的故乡,38年前曾在天津以一个学生的身份参加过五四运动。同时,周总理对青年一代提出了殷切的期望,使我们受到莫大鼓舞。最使我终身难忘的是,1959年5月28日,敬爱的周总理亲临我校视察工作,在学校整整活动了一天,走遍了整个南开园,从学生的思想、学习和生活,到教学安排、科研方向、校办工厂,无一不受到总理的注意和询问。在图书馆东侧广场向全校师生员工的讲话中,总理还谆谆教导大家坚决贯彻毛主席关于自力更生、艰苦奋斗和勤俭建国的方针。总理对经济研究所视察得特别仔细,详细垂询了研究方向,对人民公社的调查很感兴趣,并指示要加强对于世界经济问题的研究。我还记得,当总理进校后,在第一教学楼会议室,我向总理汇报工作,总理听出我的苏北乡音时,亲切地问我:“你是哪里人呀?”我说:“我是阜宁人,离淮安九十里路。”总理听了爽朗地笑着说:“那我们还是老乡啊l”总理平易近人、热情亲切的话语,使我万分感动,热泪盈眶。第二年,我在北京出席文教群英会,总理在人民大会堂主持了盛大的宴会,在他接见大会主席团时,我向总理汇报说:“南开大学师生问候总理健康”。总理用无限亲切的眼光微笑着对我说:“我记得你,你代我向南开师生们问好!”总理的音容笑貌,至今历历在目。据我校校长杨石先说,总理多次在接见他时,托他向南大师生问好,并表示以后还要来看我们。总理还嘱咐杨老要把元素有机化学研究所办好,要把经济研究所收回来(解放后该所一度中断工作,恢复后曾划归河北省科学分院),并把它办好。敬爱的总理呀,您日理万机,为党的事业,国家大事,天下大事昼夜操劳,还这样细心地关怀我们南大的工作,怎能不叫我们对您无限崇敬和深切怀念呀!

  (原载于《周恩来与天津》,天津人民出版社1998年版)

编辑: 刘慕鑫

校史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