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新闻专题 正文


致南开出校同学诸君

来源: 南开大学校史网  发稿时间: 2016-01-07 10:13


  (1919年12月18日)

  出校同学诸君:

  现在校中添设“南开出校学生通讯处”,其中办事的细则,已登在上期《校风》报,想大家都已见着了。在校中的意思,以为南开成立已经十五年,毕业的学生差不多有六七百人,合起没有毕业出校的学生算,数目总在一千人以上。这一千多人散布在国内外,有的是转入别的同等学校,有的是升入各高等专门同大学,有的在社会担任各种职务。国内外的面积这样大,到南开来上学的人又是差不多各省都有,诸君出校后四处分散,要想与校中消息灵通,同学的彼此消息灵通,实在不是件容易的事。就按每年学校中同出校同学通信的情形说,除去有“南开同学会”组织的地方,常常接有同学会的公函,各人单独的通信就不容易得了,至于普通同学们的彼此消息更是无从得知,推这种原因,病在校中没有一个正式通信机关,一方不能收受各地出校同学的消息,一方不能报告同回答校中的消息,又一方不能转达各同学彼此的消息。有这三种缺憾,所以“声息”的相通,就显得隔膜多了。这种痛苦,想出校同学诸君一定是常常感受,没有不愿意设法驱除的。

  现在校中既然设立这种通讯处,大意是要为校中同出校同学诸君驱除这种痛苦,又委托兄弟在“课余之暇”做这件事。兄弟本来毕业中学校,也曾受过两年的离校的滋味,对于以上所说的痛苦,曾经亲身阅历过。因着三种痛苦,还引起两种“欲言不得”的痛苦来。

  一、对着母校的各种施设,因为不能得知真象,遂引出许多的误会来,弄的对母校的感情日薄。

  一、对母校各种施设,有要建议的地方,因为没有人去接收,也没有去同各种施设机关接洽的人,所以弄的出校学生发言“等于无效”,人人有不满意的感想。

  这两种情形,我离开母校的时候,同出校同学的谈话,或者是同各人的通信,常常发现此点。我所认识的出校同学是这样,我想多数的出校同学诸君,也都要有这种感想。

  我个人对于通讯处的办法,除去上一次所登的细则外,总起来说就是要弥补以上的五种痛苦。主旨是:联络出校的同学会同校内的所有分子去为南开谋精神上的发展,事业上的改造。

  出校同学诸君:对兄弟以上所写的,要是有什么疑问同不满意的地方,尽可来信相问,我是很愿意答复的,我的责任也是要答复的。

  这封信是我个人用通讯处名义同诸君第一次通信。我盼望诸君要“常常不断”的给通讯处来信,我也要“常常不断”的去信。建议!报告!讨论!传达!盼诸君爱母校要努力为母校谋“进步无疆”的幸福。

                                                                                                        南开出校学生通讯处办事人

                                                                                                        周恩来

                                                                                                        八.十二.十八

                                                                                                         (原载于《校风》第134期)

编辑: 刘慕鑫

校史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