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新闻专题 正文


天津地名与地域文化

来源: 天津市规划局网站  发稿时间: 2014-09-26 10:19


  水,是天津这座城市生成和发展的原动力。贯穿天津的海河,将北运河、南运河、子牙河、大清河、永定河与渤海沟通起来,直接影响着天津的城市风貌和风土人情。天津城市发展的最大优势,就是河海交汇形成的水文化。以此为滥觞,又派生出运河文化、漕运文化、码头文化、盐商文化、港口文化及商埠文化。可以说“水”是天津地域文化的第一要义,水文化的流动性,催生了天津都市文化的开放性、包容性和多元性。

  天津从村落开始,就借助与水密切相关的鱼盐之利而发展;隋炀帝开通大运河之后,天津又和黄河、长江水系相连,南粮北运以及盐业的发展,使天津成为河海交织的航运码头,从而促进了漕运、商业、贸易的发展。天津在明清两代是拱卫京师之门户、河海转运的枢纽、贸易繁茂的商埠。在当时,粮、盐贸易为其两大经济支柱,而鱼、盐是天津两项重要的财源。

  水文化在天津地名上也有所体现———天津早期名称是直沽寨、海津镇和天津卫,“沽”“海”“津”三字都是“水”偏旁。全市18个区县,有10个区县名中有带“水”偏旁的字———河西、河东、河北、塘沽、汉沽、大港、津南、武清、静海、宁河。这些水气迷漫的地名反映了天津地势低洼、潮湿多水的特点。

  天津有包括月牙河、西减河、东减河、洪泥河、卫津河等人工河渠在内的大小河流300余条,坑、塘、洼、淀星罗棋布。这种独特的地形地貌特点在地名中也有典型反映———如以“沽”命名的聚落有上百条,几乎都坐落在海河水系区域,如塘沽、大沽、汉沽、葛沽、西沽、后沽、大直沽、小直沽等。另外,天津别称———津沽、沽上;海河又称沽水,是天津市的风景轴线。以港、泊、洼、淀、沟、塘、湾、滩等为通名的地名亦为多见,如:大港、双港、官港;杨家泊、团泊洼、青泊洼;贾口洼、唐家洼、卫南洼;南淀、北淮淀、三角淀;陈家沟、九道沟、南清沟;北塘、西双塘、白塘口;赵家湾、唐家湾、西大湾子;柳滩、大滩等。如此之多的带“水”偏旁字的地名,不正是天津低洼多水的地理特点的生动写照吗?

  在天津都市发展历程中,“水文化”犹如双刃剑,呈现出复杂的矛盾形态———地处九河下梢、七十二沽的津门父老,在享用鱼盐之利的同时,也饱尝十年九涝、水灾频仍之苦。天津历史地名中有一些以“窝铺”、“浮房”命名的聚落。“窝铺”指极为简陋的小屋,河西区东楼地区旧地名中,就有南楼窝铺等一连串的地名。“浮房”指不打桩、不打地基的简易平房。如和平区南浮房大街,原为旷野坟地,1939年闹水灾,灾民在此临时搭建简易房屋,后成街巷。

  由于地势低洼,天津泄洪排涝的“减河”很多。所谓“减河”,就是为了减少河流的水量,在原河道外另开的通入海洋、湖泊、洼地或别的河流的河道,如独流减河、马厂减河、西减河、东减河等。市区以泄洪为主要功能的人工河渠,还有金钟河、新开河、卫津河等。

  作者简介谭汝为,天津师范大学教授,兼任天津市语言文字工作委员会委员、天津市语言学会副会长兼秘书长、天津市修辞语用研究会会长。主要著作有《词语修辞与文化》、《诗歌修辞句法与鉴赏》、《民俗文化语汇通论》、《天津地名文化》等。(谭汝为)

编辑: 韩诚

校史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