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南开大学校史网 > 校史文萃 > 南开人物 > 南开学人 正文


与时俱进的申泮文教授

来源: 《今晚报》2019年4月24日12版  发稿时间: 2019-05-05 08:49


李树德

  申泮文先生去世一年多了。我与申先生的交往开始于1996年。这一年的4月5日,我应邀到南开大学参加张伯苓先生120周年华诞纪念活动。在当天上午隆重的大会后,中午全体代表在餐厅吃寿面,我刚好与申先生坐在一起。申先生问我是南开哪个系的,我说我不是南开大学的,而是南开中学的。先生听了,显得很高兴:“那咱们也是校友。”我知道申先生在南开中学读过书,而且一直担任着南开中学校友会的理事长。后来,我知道先生是南开中学1935年的毕业生,他所在的班级是高中三年四组,他们那一届共有五个高中毕业班,他与查良铮、叶笃正、周珏良等是同届同学。

  在第二天“张伯苓思想研讨会”上,我聆听了先生关于“张伯苓体育思想”的报告,他提出“张伯苓是中国现代体育之父”,得到与会代表的一致赞同。在会下交流中,先生给我讲了他和他的老师黄钰生教授的一些事情。并告诉我,1998年是黄钰生教授诞辰100周年,他正在写一批文章,纪念和宣传这位教育家,并说等文章发表后,给我寄去。他没有把我这个比他小三十岁的人,当作后生晚辈,而是平等地与我交流。我与先生在校园和图书馆交谈时,遇到他的熟人,他总是以“校友”介绍我,令我着实感动。

  果然,这次见面的两年后,我就收到先生寄来的《西南联大校友通讯》《清华校友通讯》《炎黄春秋》《民主》等几种刊物。先生还给我写了封长信,信中先生说:“我的大胆的胡言,得到您的同情,深表感激,所谓知音难得,此之谓也!”这真使我这个后生小子愧不敢当。

  阅读申先生的那些文章,知道他为老师黄钰生教授的事情,克服各种阻力,多方呼吁,四处奔走,最后促成黄钰生教授冤案的平反昭雪。先生对老师的涓滴之恩,念念不忘,不计个人得失,不惧人言,在必要的时候挺身而出,以实际的行动回报师恩。我们常言向贤者学习,这一切的一切,不都是我们后辈所应该好好学习的吗?

  申先生是科学院院士、大学教授,但对中学教学非常关心。我所在的廊坊师范专科学校,在上世纪90年代,创办了一份主要面向中学理科教学的刊物《河北理科教学研究》,申先生为它的创刊题了词。申先生还曾到我校讲学,鼓励师范专科学校的学生学好数理化,当好初中理科教师。

  申先生是一位与时俱进的典范,80岁起学习电脑,85岁研发出《化学元素周期系》多媒体教科书软件。2007年,先生已经是91岁高龄,还开了“教育博客”,一个月就发了10篇日志,给年轻人做出榜样。

  每年新年前后,我都给申先生发一张明信片,申先生也给我发贺年卡。我一直珍藏着先生给我的贺卡和信件,现在先生已去,睹物思人,我把它们当作鼓舞自己不断前进的动力。

编辑: 徐悦

校史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