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南开大学校史网 > 校史文萃 > 南开人物 > 南开学人 正文


【南开大学100年】胡适为张伯苓作传

来源: 《今晚报》2019年4月10日第12版  发稿时间: 2019-05-05 08:43


曲振明

  胡适还是北京大学教授时,张伯苓已是久负盛名的大学校长了。1922年3月,胡适应邀到南开大学进行为期三周的讲学,张伯苓陪他参观学校,留下了深刻印象。同年10月19日在济南开会,胡适与黄炎培说:“老实说,我自己有子弟,也不往北大送,都叫他们上南开去了。”1946年美国哥伦比亚大学为庆祝张伯苓七十岁寿辰,出版There Is Another China:Essays and Articles for Chang Poling of Nankai(《别有中华:献给南开张伯苓校长的纪念文集》)一书,胡适用英文写了《张伯苓先生传》,后由李子英翻译成中文,最初发表在上海的《前线日报》上,后在《读书通讯》上转载。

  胡适的文章开头,先引用了张伯苓的一段话:“我没有特殊的才干,我也没有学得什么特别方面的高深技能。我一生努力所得的一点成就,完全由于一件简单的事实,就是我对于教育具有信心和兴趣。”引用传主谦虚、朴实的言语,把传主的人格魅力勾勒出来。传记分为“海军学兵”“在三种国旗下”“严氏家馆”“南开的诞生”“他的教育信条”“战时的打击”“南开会存在的”等七个部分,将张伯苓七十年的经历展现出来。这篇传记,以传主的教育事业为主线,非常重视对生活细节的挖掘。如张伯苓在北洋水师学堂学习,“在他敬重的教师中间,有一位苏格兰人名叫麦克黎师,他讲解功课极清楚,而且对于学生极关切,给张伯苓一个永久的印象”。这位教师或许对传主日后从事教育是一个促动。

  胡适还描绘了传主的爱国精神:清末,张伯苓在北洋水师的同济舰上服役,看到威海卫的旗子两天之间,由龙旗替换下太阳旗,又由米字旗替换下龙旗。张伯苓言:“悲楚和愤怒使我深思,我得到一种坚强的信念:中国想在现代世界生存唯有赖一种能够制造一代新国民的新教育,我决心把我的生命用在教育救国的事业上。”文章叙述了执教严氏家馆,严修对他的影响、南开的诞生,以及南开的兴旺、抗战时受到的打击、抗战后的复兴。

  胡适掌握了传主的大量资料,有传主的口述,还有传主学生的回忆,如陶孟和回忆先生在执教严氏家馆时就重视体育,他第一次用扑克牌做游戏和弹子戏,就是从张伯苓那里学会的。凌冰回忆先生平易近人,第一次见到竟是踢球归来满身是汗的张先生。这些回忆,使传主的形象立体而传神。

  胡适总结了传主针对旧中国的五个弊端、开展的五项教育改革以及教育事业的成就。在传记最后,引用张伯苓的话作结尾:“南开的工作没有尽头,而且它的发展也没有限量。让我们用以往那样的勇气和毅力一同工作,并努力使南开在我们国家当前的建设期间,担当比以往更重大的使命。”

  胡适的《张伯苓先生传》,让我们清晰地了解了一个伟大教育家的生平及动人事迹。

编辑: 徐悦

校史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