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南开大学校史网 > 校史文萃 > 南开人物 > 南开学子 正文


“斜杠青年”罗程建的“徽章之旅”

来源: 南开新闻网  发稿时间: 2018-12-11 09:26


    南开新闻网讯(记者 马超)周恩来奖学金是南开大学学生各类奖项中的最高荣誉,每位获得这项奖学金的学生都能获得一枚奖章作为纪念。而这枚有着非凡含义的奖章,它的设计者并非来自高端设计公司或著名设计师,它出自南开大学一位“斜杠青年”之手。

  奖章的设计采用了南开校徽中的“八角”元素,一是体现“方方正正做人”,二是体现南开人“面向四面八方,胸怀博大,广纳新知;内部的圆环和外部八角的结合,与南开“智圆行方”的传统相契合;恩来总理头像位居奖章正中,显示出本奖章为“周恩来奖学金”而设的主题。

  这枚证章的设计者是南开大学外国语学院2014级本科生罗程建——一位正在考研冲刺阶段的“大五”学生。身在翻译系却以“南开校史”为枕边书,拿到两所名校读研的录取通知书却申请“延毕”,酷爱收藏却对编写《南开证章文化》情有独钟……在同学们眼中,罗程建是个不折不扣的“斜杠青年”。

  爱好徽章设计的创业者

  “这是‘军事优异奖章’,其主体是南开大学主楼浮雕,背景为电镀纯银,外圈为正红色军旗与金色松枝,下方点缀以金星,上有浮雕‘八一’;以五角星、军旗、八一等图案元素彰显南开的军魂传承;这是颁发给优秀毕业生的‘翔宇奖章’,它的主体元素展是一只振翅欲飞的金色凤凰,这取材自杰出校友周恩来总理的小名‘大鸾’,激励奖章获得者志存高远,如大鸾翔宇,泽被天下……”

  一个个精致的盒子里,陈列着罗程建已经设计并制作的证章。罗程建一一展示,如数家珍。除了周恩来奖学金奖章、军事优异奖章、“翔宇奖章”,他还设计了“周恩来班证章”“学生年度人物奖章”、学生党员“先锋奖章”“南开大学毕业证章”等系列徽章。

  罗程建的“徽章之旅”始于大二。2015年正处于“创业元年”,出于对徽章的兴趣,罗程建带着母亲“支援”的6万元启动经费建成立了“铸陶”工作室。这一工作室主要是做设计、工艺设置和资源整合,盒子、模具、冲压、铸造、镀金和材料供应通常由不同厂家来做,最后再一步一步整合起来。

  为了找到好的材料,罗程建有的时候会从国外“代购”;为了找到好的工厂,他专门去了深圳、哈尔滨和义乌这些地方进行考察;制作流程上,如果发现分体镶嵌比一体冲压好,他就采用分体镶嵌的方式;如果镀化学金的颜色达不到他想要的标准,就镀真金……

  2015年底,时任南开大学校长龚克考察学生创业基地时,罗程建代表铸陶工作室向校长赠送一枚徽章。龚克小心翼翼地将徽章托在手心、反复摩挲观赏,最后又将这枚徽章放回了盒子而只拿了一张宣传页——“这枚徽章应该很贵吧?”龚克笑着问他。

  罗程建用6万元启动经费制作了1000枚精致小巧却内涵丰富的徽章。这1000枚徽章一经推出,立即受到师生欢迎,不仅立即抢购一空,还让他“小有名气”起来。于是校内外合作订单纷至沓来。

  其中,南开大学学工部的高珊老师找到他,希望请他帮忙设计学生荣誉的系列徽章。这让罗程建兴奋起来,对于荣誉,罗程建有自己独特的认识:“越是苦难的时候越是需要荣耀的感召,物质的东西可以匮乏,但对作出贡献的人们需要给予精神认可。前苏联荣誉体系很完善,从矿工、炼铁工人、士兵到科学家、工程师,不管是哪个职业,只要为社会尽心尽力都会得到一个荣誉证章以肯定其贡献;红军、东北抗联所处的年代极端困难、经费及其紧张,但也都有独特的勋章记录下属于那个时代的历史……”说起这个话题,熟谙历史的罗程建滔滔不绝。

  时常忍痛割爱的“收藏家”

  在真正开始设计制作之前,罗程建在徽章收藏上花了10年时间。在收集着一枚枚小巧别致的徽章的同时,他开始了解徽章背后的历史文化内涵和艺术收藏价值。罗程建越发认为,“徽章远不只是一个工业产品,它是一个相对独立的文化,甚至是一个学术课题。”

  罗程建曾在一个拍卖网站上将他设计的周恩来奖学金奖章进行“试拍卖”(注明该徽章是为学校专门定制),最后拍到了1380元并真的有人愿意出钱来买;此时北大的三好学生奖章同时网上开拍,竞拍价格为200多元,这时候罗程建“心里就有底了”。

  2016年南开大学周恩来奖学金推行10周年之际,学校为曾获周恩来奖学金的校友们补发了这枚周恩来奖学金奖章。校友们从海内外赶来领取奖章,有的校友没能够到场还反复协调“是否能帮忙寄送奖章”。这件事让罗程建特别有成就感:“我原本很担心校友们满心期待地拿到徽章后会失望,或是过个十年二十年这款徽章会‘过时’……我想把每一枚徽章,都设计制作成艺术品、收藏品,希望校友们能够将徽章捧在手心,将情感寄托于此。”

  因此尽管成本高昂,罗程建却一直坚持自己的理念。工作室面临“资金链断裂”风险时,罗程建就去找母亲“贷款”,母亲每每嘴上批评他“不务正业”“不好好读书”却也不吝支援,回款后罗程建会立即还钱并附送一支口红等小礼物。

  为了补贴工作室的开销,罗程建有时也会将自己原有的藏品拿去拍卖,回款后再将其赎回。今年毕业季,罗程建曾以一万八千元的价格卖掉一个“圣斯坦尼斯拉夫勋章”的盒子——他用这笔钱制作了一批“毕业纪念章”,并赠送给外国语学院他那些将毕业远行的同学们和硕士、博士毕业生们——每一枚纪念章背后,都刻着他们的学号和名字。

  发展徽章文化的“延毕生”

  在为学校设计系列荣誉徽章的过程中,罗程建逐渐觉得,南开应当进一步完善学生荣誉体系,“比如体育好的我们为他颁发一个‘五虎’奖章,志愿服务做得好的,我们为他颁发一个‘立公’奖章,学习好的我们为他颁发‘增能’奖章……不管学生做了什么,只要是做得好,就应当受到认可。”

  在罗程建心中,如果一个学生从入校军训得到第一枚“军事优异奖章”到最后拿到优秀毕业生“翔宇奖章”,那么当他身着学位服参加毕业典礼时,像一位授勋的爵士或是等待加冕的英雄一样,将在学期间所获各种奖章在胸前依次排开地佩戴,那是多么荣耀的时刻!

  然而在罗程建心里,却一直有一件“憾事”:大学四年中,他始终未能“得到”自己设计的系列荣誉徽章中任何一枚。

  “理论上我做出来的证章自己都能留存一套,但是毕竟含义不同。”罗程建觉得自己不是一个“好学生”,不能像很多优秀的同学那样或站在国际舞台展示南开人的风采,或在自己的学术领域有所突破,甚至也没能登上“荣耀南开”的颁奖典礼……但自己总希望为母校“留下些什么”。

  “徽章文化是我们南开乃至中国大学很璀璨、很有意义的一种文化,它几乎贯穿着一个学校的校史,但由于多种原因它并未得到一个很好的发展,我希望能有更多力量加入,把这个文化做‘活’。”罗程建这样说。

  罗程建还查阅了大量资料,凭借着自己多年的徽章收藏经验找来了70多枚南开徽章,访谈大量收藏专家后,编写了3万4千多字的《南开证章文化》。在室友马坚看来,“他的‘枕边书’不是翻译教程、不是外国诗歌集、不是欧美文学或是其他,而是《南开校史》。”。

  今年6月,原本应顺顺利利毕业,拿着南方两所名校的录取通知书任选其一攻读硕士研究生的罗程建申请了“延期毕业”:“不是南方的学校不够好,而是离南开太远。”明年南开大学建校即将百年,在罗程建心中,此时他最希望的,就是陪伴母校度过百年华诞。

  “2014年我拖着行李来到南开的时候,大中路正在整修,到处挖的跟战壕一样,我当时觉得这不好那也不好;但是现在,只要校歌的旋律在我耳边一响,我就会想到,其实是我不够好。”罗程建说着,望向架子里陈列的各式荣誉徽章。

编辑: 徐悦

校史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