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南开大学校史网 > 校史文萃 > 南开人物 > 南开学子 正文


大巧若拙 重剑无锋 ——记《中华好诗词》上的“南开三少”

来源: 南开新闻网  发稿时间: 2018-11-16 08:50


  南开新闻网学生记者 郭懿萌

  在近期结束的河北卫视《中华好诗词》大学季第二季中,由胡锟、张理想、朱浩星组成的南开大学代表队从全国20支队伍中脱颖而出。最初受关注程度比较低的他们在决赛中一鸣惊人,以只距冠军一分的成绩位列榜眼。他们在三个月的晋级之路上历经艰难曲折,最后成绩斐然,无愧于队员张理想在比赛前壮行所作的《满江红》:“雅志铁笛清且绮,竞夕豪歌碧霄上。问坐中,谁和我阳春,声昂亢。”

  艺痴技良

  今年4月23日,《中华好诗词》节目组来到南开大学进行海选。经过笔试和面试的层层筛选,经济学院2015级本科生胡锟、商学院2016级本科生张理想、生命科学学院2017级本科生朱浩星从南开大学众多诗词爱好者中脱颖而出,代表南开与众校英才同台竞技。

  台上一分钟,台下十年功。参加《中华好诗词》的比赛,三个人面对的是跨越上千年的中国古诗词。在队长胡锟看来,张理想是队伍里最勤奋的,他整理了所有好诗词常规季出的题目和流传的4000道大题库,背完了千家诗和唐诗三百首,看了四遍《唐才子传》,生生地背下8000多条典故的词典。

  “备战时的每一天我们都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进步,我切身地体会到了校训‘日新月异’的精神。”这是张理想对三个月比赛的总结。越努力越幸运,陶淑学养和沉潜积累成就了他们的厚积薄发。

  为了准备团体赛,南开园内的咖啡店成了他们常去的地方。深夜里,三个少年,拿着纸条,互相问答,厚厚的材料见证着他们的苦功。

  在比赛项目“速度与诗情”中,规则是一个人描述一个人猜,三个人轮流进行。如果描述过程出现题中的字,则为犯规。

  当时为了避免犯规,三个人定了很多的暗号,比如“涂口红”就是《点绛唇》;“想念陕西的姑娘”就是《忆秦娥》;“云南的一种烟”就是李商隐的号“玉溪生”。但是当上场的时候,张理想说出“一种烟的名字”这个提示的时候,胡锟一脸茫然地看着他。张理想性子比较急,没等胡锟反应过来就说出了“万条寒玉”来提示他,结果导致了犯规。虽然犯规了,但是南开大学队的“奇葩”暗号成为了大家津津乐道的一个“梗”。

  重剑无锋

  在9月22日的组间淘汰赛时,有一关“百转千回”。选手轮流答题,答对加1分,答错直接淘汰,每个人有一次跳过和回转的机会(如选手选用“回转”,则答题权移交给前一个人)。

  厦门大学徐宇琦遇到了一道题:“李白,《长相思•其一》中带‘山’的一句”,她选用了“跳过”,胡锟的位置在她之后,如果他点了“回转”,那么徐宇琦回答不上来就会被暂时淘汰,厦门大学就会缺少一个队友。

  这对于当时和厦门大学咬分很紧的南开大学来说,是一个很大的策略优势。况且在这个项目上,已经有两个人这样用过了。

  但是胡锟没有,他思考片刻便将答案脱口而出。“回转”的牌子,他留到了比赛结束也没有使用。

  张理想犹记当时的场景,“在上场前锟哥就和我们说过,我们只用这两张牌来‘保命’,尽量不用它们进攻。”在这次比赛中,南开大学的三位选手每一关都踏踏实实,用过策略获取提示,但是从未用策略让竞争对手下台。在他们看来,比赛比的是自己的得分,而非让对手失败。

  “在南开大学和厦门大学竞争如此激烈的情况下,他没有运用这个纯技术的手段,这让我很钦佩。”在点评时,南京师范大学教授郦波不停地向胡锟点头,“我觉得这展现了我们南开大学选手的气度和风范。”

  以诗结友

  决赛结束后的庆功宴从深夜进行到清晨,在赛场比拼地热火朝天的选手们成了“不打不相识”的朋友。

  决赛结束后的第二天,几个还没有从正定回家的选手结伴去逛正定古城。在古城中的赵云庙里,复旦殷毓凯、山大郑涵、南开胡锟、浙大刘虎贲四位青年齐聚“刘关张赵”四人塑像前。“既结为兄弟,则同心协力,救困扶危……”四人念着三国演义的台词,纷纷向四尊塑像叩头施礼,成了结拜兄弟。

  胡锟对此记忆犹新,“我们因为诗词都成了很好的朋友,正巧我们四个对老版三国都非常感兴趣,于是心血来潮成了结拜兄弟。”

  因为经常见面,郦波老师战队的选手们关系都比较好。节目录制的时间比较长,一般从晚上六点到凌晨两三点。组间淘汰赛第三场的时候,当西安交通大学从台上下来的时候,节目已经录了四个小时了,朱浩星看到西安交通大学的队员都比较饿,就跑着去外面的超市给他们买了吃的。

  决赛将至,南开大学队收到了一份特殊的礼物。同属郦波老师战队的南京大学队将南开大学队三个月的精彩瞬间剪辑成视频,背景音乐是南京大学鲁韦彤特意为他们践行谱的曲。“那个视频真的让我们很动容。”朱浩星低头含蓄地笑了一下。后来在庆功宴的时候,南京大学的队员还将张理想作的《满江红》谱曲唱了出来。

  “这一次比赛给我最大的收获就是认识了很多志同道合的朋友,里面有很多才华出众的,他们为我们吟诵自己作的诗词,唱自己为诗词谱的曲。”胡锟赞叹道,因为受到他们的感染,他决定以后也去学习格律,尝试作诗。

  到现在20个学校的大微信群里每天依旧活跃着,从专业谈到工作,从梦想聊到现实。生活依旧,但因志趣相投,来自天涯海角的他们成为了心灵上的知己。

  在参加《中华好诗词》大学季第二季的20所学校里,有卫冕冠军北京大学队;有编代码练诗词的清华大学队;有以“好诗词冠军摇篮”著称的武汉大学队……南开大学队在初期节目组、观众猜测结果时,排名并不靠前,但是三个少年凭借自己强大的诗词储备,凭借重剑无锋的气度与风范,一步一步走到了最后,登上了领奖台。不仅为自己和南开争得了荣誉,也为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传播做出了自己的贡献。

  这一次比赛,南开大学的三位选手没有领队,没有指导老师,孤军奋战。在比赛结束后张理想曾在微博里这样说:“如果有大学季下一季,我愿意做南开队最忠实的后援与智囊。在尘世之外,你们是我最放不下的念想。”

编辑: 徐悦

校史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