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南开大学校史网 > 校史要闻 正文


著名史学家刘泽华先生追思会举行

来源: 南开新闻网  发稿时间: 2018-05-18 08:36


    南开新闻网讯(记者 马超 摄影 赖鸿杰)北京时间2018年5月8日15时28分,著名史学家、中国思想史研究名家、南开大学荣誉教授刘泽华先生在美国西雅图病逝。消息发布后,引发社会各界的广泛关注,不少学术、新闻、出版单位及刘泽华先生生前亲朋好友纷纷发来唁电,或以诗词、挽联、报道等各种方式表达缅怀之情。

  5月15日,在南开大学历史学院天挺阁中,刘泽华先生生前的同事、挚友、弟子、学生纷纷赶来,一场情怀真挚的追思会在此举行。望着大屏幕上刘泽华先生瘦削的脸与亲和的笑容,回想起先生生前的音容笑貌,有人已潸然泪下。

传承思考精神

  “今天,我专门赶过来向刘泽华先生致敬。”原校长龚克携刘泽华先生生前著作《八十自述:走在思考的路上》来到现场。龚克说:“从书中我们可以看出刘先生是一个有思想的人,他独立思考的精神非常值得我们学习,我们应继续在思考的路上永不停歇,在社会思想史、政治思想史等方面作出更好成绩。”

  回忆起刘泽华先生一次次谈及南开大学的百年华诞,龚克说:“刘先生是爱南开的,这不是因为他捐赠了文物或是设立了奖学金,而是因为他对南开的发展,始终保持情怀。南开大学即将迎来百年,此时需要我们做的不仅仅是怀旧,而是好好总结梳理,为开创新的百年奠定良好的基础。”

  “我们今天所面临的困难比刘先生当年面临的困难小得多,如果说在当年的环境条件下我们能够做好,那么今天我们应该能够做得更好。这样的担子,压在了我们身上。”龚克勉励在座南开历史学人共同努力,把刘泽华先生为之努力几十年的南开史学继续做好,为学术发展作出新的更大贡献。

  “利华,我现在无法回答你的问题了,我觉得我已经走到了天尽头……”历史学院教授王利华深情回忆起和刘泽华先生的最后一次邮件往来,当时他竟没能意识到这是先生最后的道别,心中满怀期望地要把新编的《环境史》给他看,但是再也等不到了。

  “悲痛是没有用的,这是自然规律,最好的纪念就是,把他‘思考’的精神继承下来!”王利华说。

  “把先生的思想继承下来,这才是最宝贵的!”现场参会的老师们纷纷表示。

弘扬学术思想

  “作为先生的学生,王权主义是引领我学习历史的‘钥匙’。王权主义是对中国社会的批判,对我们认识中国社会是一个贡献。”历史学院教授李冬君介绍,刘泽华先生的学术贡献主要有两方面:一是对中国政治思想史的研究,指出中国政治思想都通向王权主义;二是对土地制度的研究,尤其是对授田制与军功制结合的研究,指出了王权主义的制度化道路。从这两点出发,先生在对中国文化和中国历史的整体性判断上得出了两个重要结论,一是关于中国文化的质,二是关于中国历史的发展道路。他认为,中国文化的质是王权主义,而中国历史的发展道路是权力支配经济。

  “先生和我交流中曾现出痛苦,我能理解他的痛苦。”李冬君说,学术和思想达到瓶颈口的时候怎么办?王权主义对于批判中国社会很准确,但是我们不能停留在这里,停止的话学术价值就不在了,建设和出路在哪里?我们用王权主义抓住中国历史本质性问题,之后我们该怎么办?这是重要的。

  “先生走了,但我们对于中国社会的认识不能止于王权主义。我们必须往前走,我们有了批判的武器,我们要用武器的批判来建设。”李冬君说。

  “吾爱吾师,吾更爱真理,我是他的襄助者而非追随者。”历史学院张分田教授回忆和刘泽华先生因为学术分歧而开诚布公的几次辩论,先生“真诚坦率,从未面露愠色”。

  关于“刘泽华学派”,张分田回忆,刘泽华先生曾对此这样评价:“都说我们是一个学派,其实应该叫‘南开学术群体’,我是老师他们是学生,但是他们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学术特点,在合作过程中我从未要求他们与我保持一致。”

  “我和刘先生在学术上有很多截然相反之处,但并没有影响我们长期成果颇丰的合作。我准时保质保量完成刘先生交给我的任务。我认为,我们是‘新型师生关系’的典范。”张分田说。

大师风骨长存

  “您才华横溢,概括出中国君主专制时代历史是王权主义盛行的学术见解,成一家之言,是真正的思想者;您追求社会的公正、公理,勇于大声疾呼,为此不惜牺牲个人利益;您为人公正,善于同老先生(资产阶级知识分子)相处,此亦为获得学术成就的一种动因。泽华千古,一路好走!”追思会上,南开大学荣誉教授冯尔康未能亲自到场,撰写《悼念故友刘泽华》,由历史学院教授常建华宣读。

  “刘先生的学术大师风范,将永远成为彪炳于学术界的一面旗帜……其一,善于思辨、勇于辩论……其二,包容不同学术见解……其三,提携后学才俊……仅此三点,即凝聚了对社会、对历史的崇高责任感,展现了积极、正直的人生价值观,足为高山仰止。怀思拳拳,追念永永!”南开大学历史学院乔治忠在《怀思刘泽华先生的大师风范》中这样写道。

  南开大学、东北师范大学、聊城大学、东北师范历史文化学院暨东亚研究院、湖南大学岳麓书院、天津师范大学历史文化学院致电南开大学历史学院,向刘泽华先生的病逝致以哀悼。

  中国社会科学院历史研究所、天津市历史学学会、天津国学研究会也以唁电的形式,向刘先生表达真挚的怀念。

  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天津社会科学》杂志社发来唁电,对刘先生的逝世表示悼念。

  “尽管他也会经受磨难和彷徨,尽管他的学术观点并不能获得所有人的认同,但是所有这些遮不住思想的光芒。希望刘先生的思考能够激励所有南开人在解放思想、实事求是的路上走得更好!”龚克深情地说。

  如今,这颗永远“在思考路上”的心灵停止了思考,我们只能默默祈祷,愿他一路走好!

编辑: 徐悦

校史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