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南开大学校史网 > 校史新论 正文


从南开大学走出的传奇将领

来源: 南开大学校史网  发稿时间: 2017-11-21 08:39


  冷冰1937年参加八路军并改名冷新华,后来成为中国人民解放军高级干部

 

      他是南开大学上世纪三十年代的优等生和爱国青年;

  他曾被周恩来总理亲自改名,毅然报效国家;

  他曾作为新中国的高级指挥员受到毛主席的亲切接见;

  他是新中国著名炮兵院校的开拓者与建设者之一;

  他就是从南开大学走出的传奇抗战将领——冷新华!

  冷新华从1930年冬开始在南开读书整整七年,完成了从初三到大学三年级的学业。这段时间中国发生了四件大事,分别是1931年的“九·一八”事件,1935年的“一二·九”运动,1936年的“西安事变”,1937年的“七·七”事变。这个跨度,对南开而言是爱国主义传统的大发扬,对冷新华这样的南开优秀青年而言,则是从战火中淬炼成钢的一次生命的升华!

  1911年2月,冷新华(曾用名冷继尧、冷冰)出生在河南周口镇(今周口市),由于其聪明好学,家族对他寄予了厚望,希望他能学业有成,光宗耀祖,但社会的黑暗、政府的无能、统治阶级的无道及其对学生组织运动的镇压,深深地刺激了他,使其自幼养成叛逆反抗的性格。

  1930年冬,冷新华从河南开封启程抵达天津,并顺利地考入了南开学校中学部初中三年级,开始了整整七年的南开生活,并接受现代教育和自由、民主思想的熏陶。

  在校期间,适逢“九·一八”事变爆发。他在南开学校强烈的爱国热潮中爱国意识也与日俱增,他毫不犹豫地投入了爱国运动。他与学校的爱国青年曾到香河县慰劳第二十九军三十八师,张自忠师长还接待了他们,勉励他们为国奋斗。

  1934年冷新华顺利考进了南开学校大学部,延续着自己的南开情缘。冷新华在南开大学期间,正是爱国学生运动风起云涌的年代,他积极投身其中,又花大量时间深入社会实践和参加课余研究活动,却依然保持了很好的学习成绩,获得了经济系的全额奖学金。

  1935年“一二·九”运动爆发,南开大学立即行动起来,并以其深厚的爱国传统成为了运动的中坚力量。冷新华则以个人的积极表现和出色的组织能力成为了重要的学生骨干,并作为南开大学学生自治会的代表亲赴北平慰问受伤者。1936年,冷新华还随南开大学校长张伯苓等人专程前往南京,向国民政府提出救国方针和抗日主张。

  “一二·九”运动后,南开大学爱国的反日斗争继续深入,冷新华勇敢地投入其中并且经受了重要的考验。在学校进行军事训练的国民党军官曾经一再拉他填表,要他接受特等军事训练,他以坚决的态度表示了拒绝。冷新华在校期间的突出表现也引起了中国共产党的特别关注。对这样一个在“一二·九”运动中有突出表现的学生,对拒绝了国民党反动派极力拉拢的学生,党的地下组织积极与其联系并给予了政治上的关怀。

  1937年卢沟桥的枪声响起,抗战在全国已成燎原之势。冷新华没有随着学校到云南去,也放弃了家庭送他出国留学的安排,他要把在南开一天天积累起来的爱国主义热情付诸行动,毅然地走上了抗战的革命道路。

  1937年8月,冷新华和沈世杰、赵一凡、王玉堂等六位同学直接到南京八路军办事处,谒见周恩来同志,要求去抗日军政大学受训。周恩来说前方需要人员,可到前方去,同时强调斗争的艰苦性,要求他们慎重考虑。六位同学当即表态,坚决前往。周恩来建议为避免家庭受到牵连打击,可将名字冷冰改为冷新华,意在“抗战胜利,新我中华”。两日后又受到叶剑英同志接见,谈及当前形势和抗战战略,更加坚定了他走上革命道路的决心。

  史载,当年南京鼓楼附近的傅厚岗66号是南开大学校长张伯苓的公馆,张伯苓因与周恩来有师生之情,所以慷慨地将该公馆让了出来,使其成为了八路军驻南京办事处,也成为了冷新华面见周恩来和参加八路军的地方。偌大的中国,如此南开之缘确实令人嗟叹。

  1937年9月,冷新华参加八路军后,组织上派他去刚刚组建的八路军总部随营学校。随营学校是一所我军独创的抗战初期流动办学大学堂,随营学校顾名思义就是没有固定的场所,部队走到哪、打到哪,他就跟到哪、办到哪。

  1937年12月2日,冷新华在日记上写着:“这是我光荣的一天!新生的一天!黎有章、欧阳平两位同志介绍我参加了光荣伟大正确的共产党,候补期是五个月。”冷新华向党也向他的母校南开大学交上了第一份优异的答卷。

  1938年1月,他直接从抗大学员转岗为政治教员。这在当时是绝无仅有的,这也说明我们党对像冷新华这样的知识青年是多么信赖和喜爱。同年12月,八路军总部随营学校和抗大第五大队、陕北公校、青训班等单位先后到甘泉会师,由这些单位组成中国人民抗日军政大学一分校,冷新华也成为了抗大一分校的主任教员。

  1939年抗日战争进入战略相持阶段,抗大根据党中央的指示,加快了培养八路军、新四军干部的步伐,无数优秀的中华儿女从这里走出来,奔赴抗战的第一线。此时的冷新华,在抗大一分校一支队主任教员的岗位上,开展教学工作如鱼得水。他负责组织和管理整个一支队的政治理论与思想政治工作的教学,一直受到校领导和学员们的好评。

  1941年6月,新四军第五师召开了全师政治工作会议,强调加快培养各类干部,以适应新的斗争需要。其后不久在原来随营学校的基础上,正式开办了抗日军政大学第十分校,李先念任校长兼政治委员,冷新华被任命为抗大第十分校政治部主任。由于新四军第五师兼鄂豫湘赣军区部队较为分散,该校遂编成4个教导团分散办学。校长李先念从实际出发,缩短学制,提倡速成,规定每学期学习时间为“8个月到1年”,学习课程设文化课、政治与军事等12门学科。抗大第十分校处在环境动荡的敌后抗日根据地,学校没有固定的教舍,学员们常把背包当凳坐,膝盖作书桌,被称为“背包大学”,分校先后给主力部队和地方部队输送了5000多名军政和各种专业人才。作为第一任的政治部主任,冷新华做了大量基础性、开创性的工作。

  1944年4月,日本侵略者发动了旨在打通中国大陆交通线的豫湘桂战役,以9.7万余人向河南地区发起进攻。由于国民党军的大溃败,致使河南38座县城和4万多平方公里的土地被日军侵占。对此,中共中央发出指示,要求在河南地区组织抗日游击队和人民武装,建立根据地。7月25日,中共中央发出关于发展河南敌后工作的指示,要求八路军、新四军要善于插入敌顽空隙地区发动群众,建立抗日武装和民主政权,并发布作战命令,派出四路大军分赴豫西、豫中、豫南等地区广泛开展抗日斗争。

  接到作战命令后,新四军立即以五师十三旅三十八团三营、淮南支队三个连,信应独立二十五团大部组成一千余人的河南游击兵团,由时任十三旅副旅长的黄霖担任兵团司令员,五师副政委任质斌同志兼政委,周庆鸣同志任参谋长,冷新华任政治部主任。7月底,河南游击兵团在黄霖的率领下沿平汉铁路挺进河南,任质斌、周庆鸣坐镇于确山县境,冷新华随黄霖司令员率部活动于豫中地区。他们于11月份进入舞阳南部(现舞钢市)和遂平接壤的嵖岈山地区,兵团更名为河南挺进兵团。

  黄霖、冷新华率领的游击兵团到达嵖岈山地区,短暂休整后就准备投入战斗。面对战斗前复杂的形势,游击兵团派出人员与地方党组织取得了联系,并组织部队广泛地开展思想政治工作,为即将到来的一系列战斗备足精神食粮。正是在这个时候,作为政治部主任的冷新华创作了歌曲《新四军里真快乐》。这首歌一经传唱,就受到指战员们的热烈欢迎。歌中唱到:

  新四军里真哪真快乐,

  吃穿平等津贴一样多,

  不打也不骂呀,

  同志!

  好话向你说呀,

  怎能不快乐。

  新四军里真哪真快乐,

  军政学习进哪进步多,

  能文又能武呀,

  同志!

  识字又唱歌呀,

  怎能不快乐。

  新四军里真哪真快乐,

  军民合作越打越发作(注:“发作”,鄂东方言,意为“兴旺”),

  赶走日本鬼呀,

  同志!

  胜利属于我呀,

  怎能不快乐。

  冷新华创作的歌词朴实无华、通俗易懂,唱起来朗朗上口、节奏感强,充分反映了新四军作为人民军队的本质和与日本鬼子斗争到底的决心,它是冷新华在河南游击兵团经历战火洗礼的产物,是他所迸发出的革命热情的结晶。

  这首歌不仅在新四军里广为流传,还影响到敌伪部队。一些听到这首歌的伪军士兵,为了追求新四军里官兵平等的生活,竟然带着枪投奔了新四军。当问他为什么要参加新四军时,他们说因为听到了《新四军里真快乐》这首歌。

  在随后的战争岁月里,冷新华一直经受住种种考验,逐渐从一名普通的军官成长为受党信赖、战士爱戴、人民夸赞的优秀高级指挥员。

  1949年4月23日,南京解放。它标志着国民党反动派的统治行将彻底垮台,也预示着新中国即将诞生。此时的南京城,一面是人民群众载歌载舞、锣鼓喧天,一面是国民党留下的残渣余孽不甘失败,潜伏的特务蠢蠢欲动。因此,维护南京城的安宁与和平,防止敌特破坏成了首要任务。1949年7月,上级命令冷新华率领一个团进入南京,充实警备工作。8月份后他调任第三野战军教导师,仍任副政委兼政治部主任,其参与警备南京的任务不变。

  六朝古都南京,对于冷新华来说并不陌生。1937年“七·七”事变后,他与其他南开大学的同学一起来到座落在傅厚岗66号的八路军办事处,向周恩来同志要求参加八路军抗日,那时他还只是一个充满热情的爱国知识青年。如今整整12年过去了,当他再次进入南京时,是带了上千名解放军昂首挺胸迈进南京城的,他本人也已经成长为一名具有丰富经验的革命者,一名解放军的师职领导干部了。实可谓,矢志不渝的理想让他迎来了新中国的诞生。

  新中国诞生后,人民军队的高层充分意识到现代战争光靠小米加步枪是不够的,必须加快炮兵、坦克兵、工兵等技术兵种的发展,培养更多特种兵的指挥人才和专业骨干。因此,成立于1947年3月的华东野战军特种纵队特科学校(简称特纵特校),受命进驻南京汤山,并按照上级指示,扩大招生加快发展,这样的形势要求学校领导必须加强,因此冷新华接到了到特纵特校工作的调令。

  1949年12月,他走马上任副政委兼政治部主任岗位。在党内,他从单位代理党委书记很快转为党委书记,同时还是纵队党委委员。他深入实际调查研究,获得了大量的第一手资料。

  特校党委根据特纵党委的指示和冷新华的具体意见,很快统一了认识,并按分工迅速开展工作。为了更有效地贯彻校党委的工作方针,经过特纵批准,特校将原来作为一般经验交流的小报《学习与生活》正式改为学校党报、校报,并命名为《特校》。校党委会于1950年3月5日正式做出“关于出版《特校》的决定”。这份《特校》,成为了冷新华抓好党的工作和政治工作的突破口。

  1950年7月10日,抗美援朝开始了。10月中国人民志愿军赴朝参战,随着大量现代化武器配备到部队,前线需要越来越多的技术人才,因此特校面临着进一步加快发展的特殊要求。12月15日,华东军区炮兵司令员陈锐霆宣布军区命令,特科学校更名为“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三炮兵学校”。特校更名第三炮校后不久,抗美援朝战争进入白热化,冷新华带领学校“一班人”夜以继日地工作,学校的正规化、专业化水平不断提升,优秀的炮兵人才源源不断地输送到抗美援朝前线。

  1953年1月30日,中国人民解放军中南军区下发命令,“着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三炮兵学校副政治委员冷新华升任中国人民解放军第四炮兵学校政治委员”。此时,离冷新华在南京汤山炮校即第三炮校工作,正好三年整。三年的呕心沥血,三年以副顶正的历练,冷新华已经成长为人民军队院校工作的优秀领导干部。

  郑州地处中原,由于其方便的交通条件和战略位置,第四炮兵学校不仅担负着为中南军区培养炮兵人才的任务,更直接为全军炮兵输送合格的指挥、技术干部。上任之初,冷新华就意识到,尚未结束的抗美援朝战争、台海对峙的严峻形势、国际冷战两大阵营的尖锐对立以及建设一支强大的人民军队保卫社会主义建设的使命,无不意味着自己的工作任重道远。

  由于冷新华已经有了第三炮校三年的工作积累,因此开展工作已是游刃有余。他发现该校虽然经过近两年的创建,已具备了一定的基础和规模,但存在的问题也还比较突出。对于这些存在的问题,冷新华秉持自己一贯的领导作风,大胆暴露存在的问题,同时明确指出解决问题的办法。为了落实整改,他对汇报做了批示,在这个批示的上方,冷新华亲自用笔注明了必须传阅这份简报的各单位领导计17人,并要求每人必须签字。这一举措与以往的文件传阅格式完全不同,不是制式表格内的签字,而是学校政治委员手书其名要求你签字,很有点“我点你的名,你给我立军令状”的分量。相信这样的“点名式”签字,下级一定会“铭刻在心,不敢怠慢”。

  虽然历史已经过去了60多年,但人们仍能从冷新华上任之初的这些举措,看到他高屋建瓴、洞观全局的思想轨迹,看到他实事求是处理问题的卓越才能。

  1953年5月18日,中南军区党委批复:同意由冷新华等11名同志组成第四炮校党委会,冷新华同志为书记。在党委班子中,冷新华坚持发扬民主,调动大家的积极性,有着很好的党内威信和群众威信。尤其是在任用干部问题上,冷新华秉承德才兼备的原则,充分尊重党委一班人的意见,使学校干部队伍素质不断得到了提高。

  1956年2月4日,国防部电令:原“中国人民解放军第四炮兵学校”改称为“中国人民解放军郑州炮兵学校”。冷新华在郑州炮兵学校工作期间,还先后担任了中共郑州市委第一届、第二届委员,武汉军区党委委员,军委炮兵党委委员。他把担任的这些党内职务,当做是了解地方工作形势的好机会,以及从更高的层面掌握军队发展大政方针的好机会。每次从郑州市委和武汉军区、军委炮兵开会回来,他总是要求自己成为执行党的政策的模范,同时把社会主义建设和军队建设的信息带回来,以此引导、教育干部战士,使大家身在学校,眼观全局,从而以更高的热情投入到工作中去。

  1955年3月,冷新华荣获二级独立自由勋章和二级解放勋章,

  并于9月28日,被中华人民共和国国防部授予大校军衔。

  冷新华在履职第四炮兵学校政委时,于1958年8月参加了军委扩大会议,与会代表们一起受到了伟大领袖毛主席的接见,他还留下了一张珍贵的照片。

  冷新华五十多岁时,积劳成疾,由于革命战争年代的摧残和超负荷的工作,使他的身体进一步恶化。于1966年1月正式离休,离开了他无限眷念的工作岗位。

  1984年7月17日,冷新华安祥地走完了自己的人生,享年73岁。离世前他留下遗嘱:丧事一切从简,不开追悼会,不留骨灰。对冷新华的逝世,《解放军报》刊登了讣告。总参炮兵部的悼词说:“冷新华同志是我党的优秀党员,是我军的一位坚强的革命战士,参加革命四十多年来,始终以革命事业、党的利益和人民的利益为重。在长期的革命斗争中,经过敌后游击战争、解放战争艰苦环境的考验,他忠于党、忠于人民、忠于共产主义事业。冷新华同志长期从事我军的政治工作和炮兵院校工作,他有丰富的理论修养和政治工作经验,为培养炮兵做出了积极贡献。”

  冷新华走了,他的一生是传奇的一生,革命的一生,给后人留下了一份宝贵的精神遗产。这份遗产,发端于南开学校,厚积于跟党干革命的艰苦斗争岁月。

  在向遗体告别时,吊唁者络绎不绝。一副挽联,颂扬了冷新华同志的一生:

  跨马从戎,南征北战,枪林弹雨,为祖国改造河山;

  登坛论道,言传身教,高风亮节,育桃李布满天下。

编辑: 徐悦

校史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