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南开大学校史网 > 校史文萃 > 南开人物 > 南开学人 正文


醉心中国医学教育的“老麦”

来源: 南开新闻网  发稿时间: 2017-09-29 09:09


“老麦”和他的妻子

    南开新闻网讯(记者 郝静秋) 67岁的“老麦”是刚刚公布的天津市2017年度“海河友谊奖”的得主,他的另一个身份是南开大学医学院的一名教师,也是该学院第一位全职任教的临床外教。他的加入,给南开医学院带来了全新的英文医学课程和美国先进的临床教学理念,也让南开大学的医学教育迈上了一个新台阶。

“老麦”指导中国教师准备英文课程

  “麦氏快乐”教学 创新教育理念

  “老麦”全名为麦金麟(Dr. Cameron Rafael McKay, DPM)(“老麦”是学生对他的昵称),毕业于美国加利福尼亚足病学院,是一名有着近40年临床经验的执业医师。2015年退休以后,“老麦”借助南开大学与美国犹他州杨百翰大学的合作关系,接受了杨百翰大学的派遣来南开任教。

  从“全科医学”、“医学英语”到“循证医学”、“医学影像学”,“老麦”承担了大量的课程。而为了保证教学质量,他主动提出小班教学,全年累计授课课时量达到208课时,远远超过了学院教师授课学时数的平均值。

  与此同时,“老麦”也带来了美国的医学教学方法。他总会在课上亲身示范,力图让学生能够更加直观地理解和领会医学知识。

“老麦”示范指导学生进行局部麻醉操作 

  在讲授海姆立克急救法(Heimlich Maneuver)时,“老麦”会假装被鱼刺卡住,向学生发问如何进行处置。学生上台后将双手放在他腹部,用力挤按,演示、操作急救方法;在讲解局部麻醉药时,为了能让学生更好地理解药物的使用方法和效果,他竟直接让一名学生使用一次性注射器在他的手臂上注射局部麻醉药,然后让学生观察自己被麻醉部位的反应,使学生直观深刻地理解了此种麻醉药的性质。

  “在我的课堂上,我希望学生能够不断动手,积极参与到课堂互动教学中来。课堂应该是充满问题、需要演示和不断练习的,而不是拘泥于课本的知识。”“老麦”笑着说道。

  “Don’t be shy! Work hard, play hard!这是麦老师对我们说得最多的一句话。”博士生郝娜在谈起自己的这位老师时,显得兴奋不已,“麦老师在来南开医学院这一年,也是我在南开学习英语口语最多的一年。生活中,麦老师给我们带来了许多乐趣,他会在业余时间免费教我们游泳,并组织大家练习美式橄榄球和棒球等体育运动。在他的带动下,医学院师生体育锻炼的风气也提高了不少。”

  “‘老麦’可能是我所见过的,心理最年轻、最阳光的老爷子了!他的脸上总是带着灿烂的笑容,与他谈话,如沐春风。”深受“麦氏快乐”感染的实验员彭茜如是评价。

  服务南开医学教育 传承救死扶伤使命

  墨西哥有一句话的意思是:我的家,就是你的家(Mi casa es su casa)。“我第一天来南开大学的时候,所有的南开人都给了我这种感觉。”“老麦”动情地说道。

  作为南开大家庭的一员,“老麦”竭尽所能,为这个家添砖加瓦。

  为了能让更多的美国医学从业人员来医学院任教,“老麦”每次在中国开会或是回美国休假期间,都不忘四处奔走,为南开大学联系、引进优秀海外人才。

  2017年寒假期间,他与我校医学院院长向荣在美国一起自费驾车前往洛杉矶等地,与海外优秀人才洽谈参加2017年南开大学国际人才论坛事宜。经过多次尝试,他为医学院介绍引进了4位外籍教师,目前均已到岗。

“老麦”为留学生讲授全科医学课程

  因为受制于自身英语水平,许多中国教师在教授留学生课程时遇到诸多困难。“老麦”来医学院任教后,不仅承担多门留学生医学类课程,还义务为医学院中国教师提供英文授课指导,教师可自行与“老麦”预约时间进行交流探讨。

  “‘老麦’仿佛有永远用不完的精力,从早到晚都把自己的日程排得满满当当,帮完老师帮博士,帮完博士帮硕士,帮完硕士帮本科,就连院里老师的小孩都能得到他无私的帮助。67岁的他,亲切地称我们这帮小鬼们为他的中国孩子。看到我们经常需做实验到深夜,他便在实验室餐厅给我们烹制食物,还经常邀请我们到家中做客,过年还给发红包……”彭茜回忆说。

  作为一名足外科医生,“老麦”还经常为学生和教师义诊。他曾在课堂中偶然发现学生足部扭伤,主动上前询问,检查后发现其为踝骨骨折,他迅速协助学生前往医院治疗,避免了伤势的加剧。

  因为无私奉献和高度敬业,“老麦”赢得了医学院师生的广泛赞誉,并荣获2016年“南开大学医学院优秀教师奖”,入围2016年“外教中国”年度人物。而他刚刚获得的天津市2017年度“海河友谊奖”,旨在表彰和奖励在经济建设和社会发展中作出突出贡献的外国专家,是天津市政府授予在津外国专家的最高荣誉。

“老麦”和学生合影 

  “我一生做了两个最正确的决定:一个是和我的太太结婚,一个是选择我的工作。”老麦坦言,“以前做医生的时候,我的老师帮助了我很多,我却没有什么可以作为回报。但是现在,我可以通过帮助我的学生得以实现。”

  今年9月初,“老麦”在聘期截止后申请了继续留在南开任教。他说:“我的学生将来会成为优秀的医生,他们会挽救许多生命,这是对师恩的一种传承。对我来说,努力帮助更多的人救死扶伤,是一生所求,尽心服务于医学教育这项工作,意义重大。”

编辑: 徐悦

校史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