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南开大学校史网 > 校史新论 正文


中国教育报:哲海“书虫”和国内首部奥义书专著——记南开大学吴学国教授科研团队

来源: 《中国教育报》2017年9月25日第7版  发稿时间: 2017-09-26 08:37


通讯员 郝静秋

  吴国学教授与学生讨论项目研究进程。吴军辉摄

  印度奥义书哲学思想研究专著《奥义书思想研究》(五卷本,约260万字)是国内学界第一部系统研究奥义书思想的专著,也是国际学界第一部用概念史阐释方法全面、系统地梳理奥义书思想的发生和演变历史的专著,同时也是迄今国际学界对于奥义书进行研究的篇幅最大、内容最详尽的一部作品,在多个方面填补了国际、国内学界的空白。

  “这是中国印度学研究的一块里程碑,标志着中国人对印度学研究的最高水平,对世界奥义书的研究意义巨大。”不久前,由南开大学哲学院教授吴学国编著的《奥义书思想研究》正式出版,这是国际学界第一部用概念史阐释方法,梳理奥义书思想的发生和演变历史的专著,国内印度哲学史家王志成教授对此不吝赞美之词。

  从2007年正式获国家社科基金项目立项到第一部系统研究奥义书思想专著的出版,十年磨一剑,吴学国教授孜孜不倦,呕心沥血,最终完成了这部迄今国际学界对于奥义书进行研究的篇幅最大、内容最详尽的一部作品,在多个方面填补了国际学界相关研究空白。这项研究有何意义?又经历了怎样跌宕起伏的钻研过程?

   孤灯清茶,潜入书山钻研的“书虫”

  不积跬步无以至千里。2003年,吴学国第一本学术专著《境界与言诠——唯识的存有论向语言层面的转化》由上海人民出版社出版。2006年,《存在·自我·神性——印度哲学与宗教思想研究》开启了吴学国研究印度哲学的脚步。

  在钻研印度哲学的过程中,吴学国发现,长期以来,国内对于印度文化的研究是一个比较冷门的领域,成果也很少。然而,西方和印度学者的研究已经做得比较详尽、深入,其中印度学者有近两千年注疏整理奥义书的历史,但传统印度学者的研究往往很难摆脱教派立场而充分意识到自身与文本意义的历史距离;西方学者着重具体概念、范畴的分疏,但在解释概念的内在联系和发展、演进的脉络基础上把握奥义书的观念整体性方面,尚有很大不足。

  为了做好印度奥义书哲学思想研究,吴学国想办法弥补自己在印度哲学方面知识的不足。对于各种奥义书参照梵本的整理研究,吴学国没有捷径,只能孜孜不倦、全身心地投入。对他而言,工作就是他的生活,由于长时间地趴在书桌上研究写作,吴学国的眼睛慢慢看不清了。高达两千度的近视,让他的同事和学生忧虑不已。

  年近七旬的周德丰是哲学院的一名退休教授,与吴学国既是数载的同事,又是多年的邻居。他回忆:“学国老师常常在北村的报栏踱步,一晃就是两个小时。我从那儿经过,他经常看不见我。一方面是他在思考问题;另一方面是他的眼睛真的看不清我。直到我叫他,他才知道。”提起这位老同事,周德丰字里行间都是对他的钦佩与欣赏之情。

  “在这个急功近利的浮躁时代,学国老师踏实、淡泊,像是一只潜心研究的‘书虫’,更像是精神界里徜徉的一名战士。他一个人在哲学研究的道路上前行,与史料、文字、精神海洋搏战,其中的辛酸与艰难不是常人能体会的。”

   哲海泛游,他和他的“自由本体论”

  此书一经问世,很快在学术界受到了广泛关注。年近八旬的中国社会科学院学部委员、中国哲学史学会名誉会长方克立教授在读到该书后,表达对这部专著的赞赏之意:“全世界关于奥义书的研究有很多,但是吴学国老师的这部著作是目前国内汉语学界关于奥义书研究做得最好、最全面、最充分的,这是南开大学的一笔重要财富。”

  印度驻华大使顾凯杰(Vijay Gokhale)称该成果是一项“重大的标志性成果,表明印度学在中国是一个生机勃勃的学科”。我国印度学权威郁龙余教授也高度赞扬这一成果,称其“在我国哲学发展史和中印学术交流史上,乃是国之重器”。

  吴学国一直有一个清醒的认知:哲学是一门奢侈的学问。作为哲学工作者,不能只是享受思辨的乐趣,而是要解决人类生存面临的问题,促使人们更自由、更有尊严地活着。

  20多年来,他一直努力在建构接续西方哲学传统、吸纳印度哲学传统的一种全新的精神哲学,学生们给他这套理论命名为“自由本体论”。

  在这套理论里,吴学国揭示出自由是存在、生命和精神的本质。他分析,在精神的自否定运动中,有4种维度是最基本的,它们构成精神生命展开的坐标。这就是精神的自身建构(自组织)、自身维持、自身否定和自身出离运动。这是生命不断扩张自己的4种意志,也是生命维持自身存在的先天必要条件。

  在《奥义书思想研究》的结尾处,吴学国写道:“人类精神史的任何有价值的创造都是在自由推动下做出的成果,都是自由的实现,没有自由,人什么都做不了,没有自由,人什么都不是。”

   十年磨一剑,弥补学界多项空白

  本书对数十种主要的奥义书参照梵本进行了重译,译文参考、斟酌了从杜伊森(Deussen)、缪勒(Muller)等近十种老一辈学者的所有权威翻译的最新译本,充分吸取了近百年来相关领域的研究成果,在多个方面填补了学界空白。

  研究首次采用概念史阐释的方法,根据思想发展的自身逻辑,把原本以内容之暧昧纷挐、含混杂乱著称的奥义书观念放到精神演化的历史整体中进行诠释,把每一观念当作奥义书精神历史展开的一个环节,阐明了每一观念生成和演变的内在精神逻辑及其与其他观念的必然联系,使这些经常相互矛盾的观念构成一个历史性整体,从而非常清晰地呈现了奥义书思想的动态轮廓。

  “这样既避免了传统印度学者由于缺乏历史意识导致的对奥义书思想的扁平化,也避免了一些西方学者忽视奥义书思想的整体性以及牵强地将奥义书思想弄成一个统一的逻辑体系的误区,真正做到了逻辑和历史的统一。”吴学国介绍说。

  值得一提的是,该书在学界首次从概念史层面对于奥义书思想与包括吠檀多派、数论派、瑜伽派、顺世论、耆那教和佛教在内的印度各派思想的源流关系进行了系统、完整、详细的梳理。首次全面、系统地阐明了奥义书思想对于佛教产生的影响,以及它的持续渗透导致佛教向大乘思想的转化、乃至最后如来藏佛教产生的过程。

  这部著作的最大特色是其基本理论层面的原创性。吴学国不无自豪地介绍说,“我们不同于通常哲学史家写的哲学史,而属于哲学家写的哲学史。我们是把哲学史作为精神史。我们主要是通过观念史的阐释,揭示人类精神的现实内容,以及精神本有的自由推动它不断自我否定、自我展开的逻辑。”

编辑: 徐悦

校史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