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南开大学校史网 > 校史新论 正文


我的南开生活(申泮文)

来源: 南开新闻网  发稿时间: 2017-07-05 08:18


申泮文

  编者按:我们敬爱的申泮文先生,因病于2017年7月4日0时42分在天津逝世,享年101岁。我们特刊发申泮文先生于1986年所作《我的南开生活》一文,以示怀念。

  我是1929-1935年在南开中学学习,1936-1940年在南开大学学习的(1937-1940年在昆明)。这10年的南开学生生活给我留下了极为深刻的印象,影响了我这一生对事业的追求和努力。南开精神在我的头脑里经常回绕,历历难忘。每想到这里,我对为南开事业毕生辛劳的老校长张伯苓先生和南开学校这个集体,就怀有无限感激的心情。也为我能作为南开人之一员感到无比骄傲。

  南开的教育非常重视基本道德品质修养。其中包括思想品德的陶冶,提倡团结、友谊和尊师爱生等。最使我们难忘的印象之一是一步入校门,在东楼楼道北侧立着一座如人高的穿衣镜,上面木框刻有几行镜箴:“面必净、发必理。衣必整、钮必结。头必正、肩容平,胸容宽,背容直。气象:勿傲、勿暴、勿怠。颜色:宜和、宜静、宜庄”。这些训导用意良深。我们经过这面镜子时,不禁要停在镜前,肃然整容。6年里经过这些训导的点滴渗透,形成了指导我们一生中生活方式的规范。

  张伯苓重视智力教育自是毋庸赘言的。他不惜重金延聘许多热爱教育事业的杰出老师来讲课,除传授知识外,他们不惜放弃寒暑假为学生组织假期学术活动,帮助我们提高科学文化素养。印象最深刻的是我高中时敬爱的张信鸿老师,他在1932年秋到1935年夏期间,曾经先后四度给我们班组织算学讨论会。不畏严寒酷暑,亲自主持讨论,为我班对数学有偏爱的半数以上同学增补和加深数学知识。今天我班同学在我国科学技术界和高等教育界有不少成才知名之士,这绝非偶然。这与母校老师们的精心培育是分不开的。

  在大学里,张伯苓先生也十分重视请有名望的教授教基础课。我在大学一年级的几门主课,都是著名教授讲授的,他们是:普通化学杨石先教授,高等数学姜立夫教授,普通物理王恒守、祈开智教授,这都是我终生引以为荣的,是他们把我引入了科学之宫的大门。

  (申泮文系中国科学院院士、南开大学教授。摘自《张伯苓先生的教育思想和办学经验是我国教育事业的宝贵财富》一文,有删节)

编辑: 徐悦

校史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