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南开大学校史网 > 校史文萃 > 南开人物 > 严修、张伯苓与南开 正文


读《严修日记》

来源: 南开大学校史网  发稿时间: 2017-04-26 11:10


吴振清

  千帆竟过,万木逢春。今天纪念严修(范孙)先生,整理、研究、出版他的著作和相关资料,呈现一派欣欣向荣的景象,十分可喜。回忆若干年前还不是这个样子。1990年,适值严先生诞辰130年之际,我在朋友经营的花店看到,此前订购的花篮突然消减了近半数,问其缘故,朋友说纪念严先生的活动,规模和形式是有限制的。随着改革开放的深入,这种情况发生了很大变化。客观公正的评价严先生,研究他的生平、事业、功绩,成为时代所需、社会所需。这一重任落在青年才俊身上。

  《严修日记》的整理者陈鑫在其书前言中谓:“对于严修这样一位重要的历史人物,现在的研究仍嫌不足,一个主要原因是大量资料尚未得到很好的整理、利用。”诚然如此。唐代史学理论家刘知几曾云:“事皆不谬,言必近真”,这样的资料方称可贵。《严修日记》正是这样一部资料。从事古籍整理工作的经历,使我深知这项工作的繁重与艰难。断句、标点,看似容易,实则离不开古文的功底。辨识异体字、行草书,需要文字学的功夫。作必要的注释,写编者按语、校勘说明,更加需要博览群籍的学术积累。日记中的书籍名称,有关学术考辩的内容,则又需具备目录学知识。日记中的人物,或以字、号相称,或只称籍贯地望,这都是整理者要面对的难题。书籍经过认真整理,扫除了文字、阅读诸方面的障碍,读者称便,方有利于其传播推广。以上诸问题丝毫不比撰写专著轻松。陈鑫担此重任,己任其劳,人受其益,利及社会和后世,功莫大焉。

  阅读日记使我感慨良多,引发了许多联想,同时又产生了为严修研究资料添砖加瓦,抑或抛砖引玉的愿望。我上世纪50年代初就学于仓廒街小学,前身即严先生联络津沽士绅创办的“私立第一小学”。这所学校是北方、乃至中国第一所私立小学。我两位兄长亦在此就读。所闻于师长,身受之教育,兹略作记述,以飨读者。

  1902年夏,清政府从八国联军手中重新接管天津,是年8月严修开始了为教育事业的奔走。他首先东渡日本进行考察,返国不久,便与友人商议,准备在天津创办私立新式小学堂。几经周折,最终校址选择在东门内文庙东北隅,辟建学校之后将校门开在北侧的仓廒街上,名为私立第一小学。久居城里的老人应还记得,那时仓廒街还另有个名称叫“乐善好施”。

  私立第一小学创立之初,各界士绅亦纷纷解囊赞助。学校成立董事会,津门知名人士受聘为董事。因为学习了先进的教育理念,新学堂完全不同于此前的学塾,管理先进,课程新颖,知识新潮,除文、算、自然课程外,还设有音乐、美术、体育、手工等课。学校购置有新教具和仪器设备。注意到学生阅读时眼睛与书本的距离,为适宜少年身体发育,学校的课桌椅均有规定高度和样式。这不但在天津,即便在全国也是新型学校的典范。范孙先生对学校寄予厚望,据其日记记载,他在学校成立之初常到学校考核学生学习情况。

  1904年,严修再赴日本作深入全面的考察。回国后,根据所受启发,他在第一私立小学内设立了幼稚园,开始实行从幼儿到少年的一贯制教育。原来的校舍分成东、西两部分,东院是幼稚园,西院是小学堂。东西两院南侧都有便门通往文庙。1916年,时任天津私立第一小学校长张耀垣带队,率领教职员再一次赴日本,进行过为期一个月的参观考察活动。

  我入学时,东院幼稚园北侧是带廊厦的两楼两底作教室,南侧是小礼堂,院中青砖墁地,中央一株古槐参天,槐花盛开时香气四溢。西院较开阔,南北两面均有两层楼房作教室,中间是操场,篮球场、沙坑、体育联合器械一应俱全,北侧楼下亦有古槐一株。据此两株古槐推测,辟作小学校的部分很可能原是文庙的学署和后花园。学校一些活动据老教师说是老传统:一是每年夏季组织篝火晚会,号召学生自带木柴,全校师生一起载歌载舞。二是新年文艺表演,在东院小礼堂学生演出歌舞节目,邀请家长到校观赏。

  50年代中期学校取消了幼稚园,又数次更名,先后使用过明谊小学、二十一小学、城厢小学、东北角小学等名称,这期间曾经与玉皇阁小学、东门里小学分分合合,最后称为仓廒街小学。

编辑: 徐悦

校史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