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南开大学校史网 > 校史文萃 > 南开人物 > 严修、张伯苓与南开 正文


一代人师——严修

来源: 天津日报2017年2月21日10版  发稿时间: 2017-02-27 08:34


严文凯 口述 周利成 整理

  我的曾祖父严修,字范孙,1860年生于天津,曾任清朝翰林院编修、国史馆协修、贵州学政、学部侍郎等职,积极推动全国教育改革事业。与旧官吏不同,他倡导新式教育,曾奏请光绪帝开设“经济特科”,改革科举制度,制定“尚公、尚武、尚实”的教育宗旨。他的最大贡献则是创办了南开大学、南开中学、南开女中(今天津市第二南开中学)等南开系列学校。

  曾祖父与袁世凯的关系很深,算得上是知交。1908年,摄政王载沣罢免袁世凯,令其回籍养疴。袁世凯离京时,只有两个朝臣为他送行,一个是杨度,一个就是严修。此后,曾祖父还上了一道奏折请求留任袁世凯,摄政王留中不发后,他挂冠而去。而当袁世凯再度出山时,想让曾祖父出任度支大臣、教育部长,但都被他婉言拒绝了。袁世凯称帝,曾祖父坚决反对,他认为,已经共和的中国,如果倒退回去,必将有大麻烦;袁世凯本人,如果不称帝,还不失为一个英雄,一旦称帝,便会遗臭万年。袁世凯一意孤行,曾祖父遂与之断袍绝交,拂袖而去,与袁家不复通问。袁世凯死后,曾祖父由北京赴河南彰德,送灵柩入穴,行三鞠躬礼,尽到了一个知交应尽的责任和义务。

  1913年秋,周恩来考入南开中学。入学后不久就显示出其卓越才能和非凡智慧。学习上孜孜不倦,成绩突出。积极参加各项课外活动,主编校刊。深得曾祖父的赏识。1915年9月,周恩来到严府拜访曾祖父,请他为自己主编的《敬业》杂志题词。曾祖父欣然应允,“周去,即书之”。1916年春,全校举行作文比赛。据周恩来同窗挚友张鸿诰回忆:“当时,每班选出5名学生参加。我和总理等5人作为班上的代表参加比赛,由严先生亲自阅卷并选拔。全校统一出了两道题,第一题是《诚能动物论》。周总理选做了这一题。比赛结果,周总理取得全校第一名,我们班得了班际第一名。奖品是一面写有《含英咀华》四个字的旗子,是严范孙先生亲笔写的。”曾祖父当时就说周恩来有宰相之才。

  严氏是个大家族,曾与很多天津社会名流联姻。曾祖父赏识周恩来的才学和人品,通过自己的大儿子说项,希望周恩来和自己的小女儿结秦晋之好。周恩来考虑严家是名门望族,自己是一介穷书生,于是婉拒了。但曾祖父丝毫没有因为此事影响对周恩来的器重和关爱。南开大学成立后,经曾祖父和校长张伯苓的批准,周恩来免试入学。

  1920年,时在南开大学的周恩来在参加学生运动后被捕,出狱后失学。此时,曾祖父再次向他伸出了援手,拿出自己7000元的资金设立“严修奖学金”,经校董会讨论,决定资助周恩来和教员李琴湘之子李福景赴欧勤工俭学。资助三年,每半年付款一次,从无延误。美国记者埃德加·斯诺在《西行漫记》中,记录了1936年采访周恩来时的一段文字:“周在欧洲时,他本人的经费支持是南开大学一位创办人严修。以后,周又对我说,当时有朋友提到,我用了严修的钱,却成为一个共产党人,严引用了中国一句成语‘人各有志’。”

  1950年9月,周恩来在南开师生的小范围聚会时说,“严修先生是封建社会的一个好人。”“他就像一碗高汤,清而有味。”

  除兴办各级新式学校之外,曾祖父极力推广社会教育,热心革除封建旧习并身体力行。清末,他率先剪去辫子,极力反对妇女缠足,他写的《放足歌》传诵一时。与时俱进是他人生的主旋律,民国成立后,他的日记就开始改用公历纪年,此后严家人的生日也一律采用公历。力主改革婚丧嫁娶的繁文缛节和陈规陋俗,严家举行葬礼从不磕头,只行鞠躬礼。1929年曾祖父去世后,他的亲家华世奎一进门就跪下了,严家也只得跪下陪着磕头,这是严家唯一一次破例。

  曾祖父对子女孙辈的家教十分重视,严格要求,手订《家训》八则。他是天津四大书法家之一,但却没有留给后人一幅字。前两年,天津筹建严修、张伯苓纪念馆,向我们征集文物,我们所有后人也没找到一件他留下的东西,最后捐献了两把他当年用过的藤椅。

  曾祖父对后人的影响很大,我们整个家族如今没有一个经商的,大多从事教育工作,传承着曾祖父的未竟事业。

编辑: 徐悦

校史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