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南开大学校史网 > 校史文萃 > 南开人物 > 南开学人 正文


杨老的教诲永记心头

来源: 南开大学校史网  发稿时间: 2017-01-10 11:00


李正名

  杨老历经清朝、民国和新中国三个历史时期,饱尝了旧社会的辛酸,深感新中国来之不易。解放初期,当我国教育事业开始复苏时,杨老即以全部热情和精力投入新中国的教育事业。给我印象最为深刻的是,在解放初期杨老即积极地动员他在国外的学生先后回国。南开大学化学系即有陈天池、王积涛、何炳林、陈茹玉诸位教授相继从海外归来,这充分说明了杨老对新中国前途所具有的坚定信念。他经常以旧社会知识分子在国内生活无着、在国外深受欺凌的亲身经历告诫我们,一定要珍惜党对知识分子的信任和关怀,只有在新中国,知识分子才能受到重视,才有用武之地。杨老曾身兼中央、地方十多个职务。在担任我校校长的繁重工作时,还长期兼任我所所长,为我国的教育、科学事业日夜操劳,以一个优秀共产党员的模范行动真正做到了鞠躬尽粹、死而后已。

  杨老德高望重,在我国学术界享有崇高的声誉,是我国化学界受人尊敬的老前辈。即使在远隔重洋的美国,不时也能听到一些美籍华人对我国的著名教育家、化学家杨石先教授的热情赞扬。例如,在美国医学研究中心举行的一次报告会上,我遇见一位头发灰白的老化学家蔡麟博士,当他知道我来自南开大学时,就情不自禁地谈起杨老在西南联大时对学生谆谆诱导、严格要求的一些往事,并一定要我向杨老转致亲切的问候。著名的物理学家任之恭教授在追忆当年创建西南联大过程中所遇到的种种艰难,详细地叙述了杨老任劳任怨、艰苦卓越地为中华民族培养未来科技人才的动人情景。任教授还对我说过:杨石先先生是他一生中最为佩服的有数几个学者之一。杨老在工作中的光明磊落、谦虚谨慎、办事公正、遵纪守法的言行经常为全校师生所传诵。杨老对名利淡薄,不时教育我们要注意克服知识分子的一些弱点,要搞好同志间的团结,要以大局为重。在十年浩劫中,杨老坚持党的原则的浩然正气更令人钦佩。我清楚地记得,在“文革”中我所将被拆散时,杨老不顾当时处境的险恶及个人安危,拍案而起,找工宣队面陈力争,并上书中央,坚决反对当时不可一世的极“左”路线,使得我所侥幸地得以保存下来。在“文革”中,我所前副所长陈天池教授被迫害致死,其家属因而受到残酷的迫害,杨老不断上书各级领导,终于三次修改了这件冤案的错误结论,落实了其家属的政策。杨老早在1981年主动辞去校长、所长职务,他的带头行动在全国引起了很大反响。杨老忠党爱国的赤子之心受到大家的爱戴,是我们所有知识分子的楷模。

  杨老毕生呕心沥血,为祖国培养人才是他对党和祖国的十分突出的贡献。杨老在南开和西南联大执教60余年,在他教过的学生中不少是国内外学术界的著名人士,其他的教学和科研骨干更是不计其数。解放后,杨老除带领教师和研究生积极从事教学和科研活动外,在50年代为选派留苏进修生也花费了很多心血。后来在新的形势下,他又为派遣出国访问学者的工作而操劳不已。杨老还十分重视研究生的培养,使学校能为祖国四化不断输送各种急需人才。在“文革”后,面对学校百废待举,杨老高瞻远瞩,立即抓紧人才的培养,除将在“文革”中分散在全国各地的技术骨干调回学校外,还不顾年事已高,多方奔波联系,输送一批中青年教学科研骨干出国深造,为今后我国的教育科技发展打下基础。有一次我校某单位在讨论选拔出国人选时,有人反映某同志已在申请调往他校,因此不拟考虑。杨老认为我国教育事业刚经过十年浩劫,人才开发刻不容缓。他说,将来这个同志即或调离我校,他学成之后还不同样是为国家作贡献!从此一例,可见杨老培养人才不计较一个学校的利害得失,而是着眼于党的教育事业的全局利益来考虑的。如果没有一个真正忠诚于祖国教育事业的胸襟,这一点是不容易做到的。杨老经常用周总理曾对他讲过的一段话来勉励我们:“你们应当踩在我们老一辈知识分子的肩膀上,赶超世界水平。”杨老病重时,还对我所科研人员提出,应尽快地让一些中年同志独立承担任务,并要求在一些文章中不要再写他的名字了(实际上不少科研题目是杨老首先提出来的)。这里凝聚着老一辈知识分子多么殷切的期望。

  杨老治学严谨,重视实践,毕生强调科研工作要和祖国的社会主义建设事业结合起来。解放后,杨老兼职过多,行政工作十分繁重,时间常常被例行的公事所侵占,只好把节省下来的时间用于科研工作上。他经过多年的调查研究,在50年代提出了将当时尚为我国空白点的农药化学和元素有机化学作为我校化学研究的主要发展方向。经过多年努力,在中央的支持下,1962年杨老创建了我国高等学府中第一个化学专职研究机构——元素有机化学研究所。在建所以来的22年中,每一点成就都灌注了杨老的心血,在杨老的领导下,和化学系协作,先后开拓了元素有机化学、有机农药化学和金属有机化学等新学科的科研工作。经过其后二十多年实践的考验,证明了有机化学学科中这两门新的分支是具有强大生命力的。解放后二十多年中,杨老除领导、组织科研人员开展有机磷化学研究外,还不断地开拓农药化学中的各类前沿课题,使得我们的科研工作与教学工作和工农业生产日益紧密地结合起来,推动了有机化学学科的发展,并为我国的科学事业的发展作出了重大贡献。

  杨老深感我国教育、科研事业由于在一个时期内受到左的错误的危害,加大了与国际水平的差距,因此他在晚年积极地推动各种国际学术交流,争取一些外国学者来我校讲学和进行科研协作,促进了中外学术交流,增长了各国科学家间的友谊。

  杨老一生孜孜以求的是新中国的繁荣富强,作为他的学生,我应该永远记住他的教诲,秉承他的遗志,将他的遗愿付诸实现。在校党委的领导下,与同志们一起将元素有机化学所办成出人才、出成果的重要基地。这是对杨老最好的纪念。

  杨老毕生对我国教育、科学事业的丰功伟绩将永载史册,杨老的遗志将由遍及全国各地的学生来继续完成。

  (本文原载于《杨石先纪念文集》南开大学出版社1999年版)

编辑: 徐悦

校史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