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南开大学校史网 > 校史新论 正文


于方舟与孙中山

来源: 《天津日报》 2016年12月16日11版  发稿时间: 2016-12-20 08:51


阎焱

题图:孙中山手书国民党一大中央执委及候补执委名单,于方舟名列候补执委。

    9月底,接到宋庆龄基金会研究中心打来的电话,为纪念孙中山先生诞辰150周年,特邀海峡两岸二十余名青年学者,在北京宋庆龄故居召开“孙中山与宋庆龄”研讨会。因为中国社会科学院近代史研究所所长王健朗研究员推荐了我的一篇文章,所以我也在应邀学者之列。11月14日,又应邀赴中山先生的家乡中山市,参加由中国社会科学院和广东省政协举办的“世界视野下的孙中山与中华民族复兴——纪念孙中山先生诞辰150周年”国际学术研讨会。能够两次受邀参加全国性的纪念孙中山先生诞辰150周年学术研讨活动,在很大程度上是因为我在搜集整理曾外祖父于方舟的资料时,所发现的具有“天津样本”意义的一些事件。

  1924年12月4日至31日,孙中山先生莅临天津27天,这不仅是天津近现代史上的一件大事,也是中山先生北上征途重要的组成部分。中山先生抵津前十天,天津于11月24日召开第一次欢迎中山先生筹备会,当时的《大公报》记载“首由国民党代表于方舟报告开始筹备经过”,“推定马千里……邓颖超、宋朝义8人为联络员”,“议决由各团体各派代表2人赴码头或车站欢迎,并公推马千里为总指挥”,“会场中传单,公推于方舟起草”。在这些负责组织欢迎孙中山莅津的主要成员中,不乏“南开人”的影子——身兼天津国共两党负责人的于方舟系南开大学学生;马千里是南开大学校长张伯苓的妹婿,也曾任教南开中学和天津直隶第一女子师范学校,是周恩来和邓颖超的老师;而邓颖超虽不是南开大学的正式学生,却也于1923年就读南开大学暑期班。

  1924年11月27日,天津《益世报》刊发了于方舟起草的第一份传单:“全津的市民,全国的国民,开创民国的本党总理孙中山先生,携救国大计北来了”、“全民众的利益重担,是负在先生双肩。民众生存与死的命运,只有先生能将这个死的命运挽回”。12月5日,孙中山抵津的第二天,《大公报》又刊发了于方舟起草的第二份传单,即《上孙中山意见书》。

  于方舟之所以负责组织欢迎孙中山先生莅津活动,是因为他不仅是国民党省、市党部的负责人,还是国民党中央候补执行委员。1924年1月,他与同为南开大学同学的共产党员陈镜湖、韩麟符共同参加了国民党一大。于、韩二人不仅参与讨论修改《中国国民党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宣言》,并进入国共合作的领导层,《中国共产党历史》一书中这样记述:“共产党员李大钊、谭平山、于树德、毛泽东、林祖涵、瞿秋白、张国焘、于方舟、韩麟符、沈定一当选为中央执行委员或中央候补执行委员”,“直隶省党部的于方舟、李永声……热河党部的韩麟符……在国民党中央党部和各级地方党部的工作中,共产党人发挥了重大的作用”。今天,在国家博物馆《复兴之路》展览中,仍展示着由孙中山手书的写有于方舟、韩麟符等共产党员的国民党一大中央执委和候补执委的名单。据国民党一大会址的会场座签标注,于方舟坐左侧第一排右首,他身后相隔一人便是毛泽东,距主席台上进行演讲的中山先生都非常近,可见,当时中山先生对这些以共产党员身份加入国民党的年轻人何等重视。而年仅24岁的于方舟,也的确没有辜负中山先生的期许,对孙先生抵津后的活动全力配合、尽心尽责。闻知孙先生身体有恙,立即同邓颖超、马千里等人前往张园探望;又发动印刷工人连夜赶印数万张传单,以国民党省、市党部的名义广为散发;同时,派南开大学学生、团地委成员崔物齐组织各大、中学校学生以“为什么欢迎孙中山先生”、“国民应当怎样拥护中山先生的主张”等为题,上街宣讲。为此,令中山先生倍感欣慰——天津人民在做自己的坚强后盾。

  然而,段祺瑞完全置孙中山和广大民众意见于不顾,于12月24日匆匆公布《善后会议条例》。孙中山针锋相对,于26日在天津发出通电,予以严词反对与谴责,并指派宣传员赴全国各地宣传召开国民会议的意义,于方舟即被指定为直隶省宣传员。另一位南开人、曾就读南开中学的屈武被指定为陕西省宣传员,他回忆过一些细节:“那时我在北京大学念书,中山先生要我赶到天津去见面。他要派一批有志之士,到各地宣传他的主张,希望我作为中山先生的私人代表,回到陕西家乡做这番工作。临分别时,中山先生交给我一份印好了的宣传大纲和一些宣传资料。那时,在北京的我的老岳丈于右任先生劝我不要冒险。我不听,留下一张条子,上写‘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就背着他到陕西去了。”

  中山先生在津期间,天津各界于12月18日和27日,两次召开国民会议促成会筹备会,“南开人”马千里、于方舟、邓颖超均被公举为会章起草委员,并推动天津国民会议促成会于1925年年初成立。12月31日,于方舟、马千里、邓颖超等各界代表二百余人,为离津赴京的孙中山送行,中山先生嘱托他们:“谢谢诸君的好意,我因病不能再发表演讲了,天津、直隶各方面的革命运动,仰仗吾辈努力了。”

  孙中山莅临天津的日日夜夜,是与反动军阀、帝国主义列强、自身的病痛不懈斗争的27天,也是对天津国民会议运动产生极大推动作用的27天。由于对国民会议运动宣传得广泛、生动、深入,所以,1925年3月12日孙中山逝世,在天津引起了广大底层民众的强烈反响。当时上海《民国日报》这样记述:“自去年总理抵津,国民党宣传比较公开些了,虽然露天讲演常受警察干涉,室内讲演实在较前方便些。而先生的坚决之精神与高尚人格,感人尤深。从14日起,各团体之追悼先生者日必数起,而脚行、鱼贩、船户、木工等亦各开会追悼以致哀恸,足见先生感人之深也。”

编辑: 徐悦

校史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