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南开大学校史网 > 校史文萃 > 南开故事 正文


严仁颖与南开拉拉队

来源: 天津日报 2016年3月22日10版  发稿时间: 2016-04-05 13:55


周利成

  从20世纪20年代开始,南开学校就自发地组织了一个声势浩大的拉拉队,活跃于全国的各大体育比赛现场。尽管当时拉拉队还不是一个非常正规的学生团体组织,但是“海怪”严仁颖和张伯苓的第四子绰号“陆怪”的张锡祜,却是学生们公认的领袖。在严仁颖、张锡祜等人的组织下,南开拉拉队有一手绝活,即以人排出“允公允能”“南开精神”“体育建国”“运动第一”等字样,远远望去颇有气势。他们不但可以随着一声令下,一下子便排出一字,还可以一笔一画写出一个字来,为比赛现场增添不少情趣。张伯苓十分钟爱这支拉拉队,有时还要亲临指导,甚至加入拉拉队的行列中,一起唱歌,一起排字,一起呼口号。拉拉队常呼的口号有:“斯,迸,吧,南开,南开,南开!”和“阿拉个庆,阿拉个翘,阿拉个庆庆翘翘翘,南开、南开Rua Rua Rua!”他们在现场的加油,振奋运动员的精神,活跃运动场的气氛,也在无形中让南开的“允公”精神,走出校园进入社会。

  1934年,第18届华北运动会在天津河北体育场举行,在这次运动会上,近九百人组成的南开拉拉队表现出强烈的抗日爱国热情,深深地感染了三万余名观众,强烈地震撼着天津人民的心灵。当时体育场主席台对面的看台有十几层座位,拉拉队的排字组占据了其中的13层,每层12人,后面是气势恢宏的军乐队,两侧各有三排拉拉队队员。队长严仁颖左手拿着喇叭筒,右手举着三角旗,排字组队员每人一面布质排字旗,正面紫色,背面白色。入场式开始后,随着运动员的陆续进场,排字组在严仁颖的指挥下,迅速组成“毋忘国耻”四个大字,被南开学生大胆的爱国行为而震惊的三万多名观众先是一愣,片刻的宁静后便是狂风骤雨般的掌声。掌声未息,严仁颖的旗语一变,排字组又先后排出了“毋忘东北”“收复失地”“还我河山”三组字,同时伴以震耳欲聋的呼喊声和以天津方言唱出的大合唱。他们唱道:“十月十日天气寒哪,河北省的哥们儿玩得欢哪,天冷不怕心里暖哪,喘着气、出着汗、光着膀子拼命干哪,嗯哪呼嘿!河北省的哥们儿黄金也不换哪,哪呼嘿!”更有鼓动性的是:“十八届华北运动会,开在河北天津卫。众英豪精神焕发,时时不忘山河碎,北方健儿齐努力,收复失地靠自己,待等东北光复日,中华民族万万岁!”

  见到如此激动人心的场面,观众们的情绪立刻高涨起来,纷纷起立为他们鼓掌并高喊着爱国口号,有的人甚至淌着热泪。这场爱国运动发人猛省,已远远超越了为运动会助兴的意义。这时,应参加运动会的“上宾”——日本驻津总领事恼羞成怒,愤而退席,并立即向天津交涉司提出“严重抗议”。次日,日本驻华大使也向南京外交部提出“抗议”。南京政府遂令张伯苓严格约束学生的“轨外行动”。于是,张伯苓将严仁颖叫到了自己的办公室。第一句话是“你们讨厌”,第二句话是“你们讨厌得好”,第三句是“下次还要那么讨厌”。

  第二天,《益世报》对此事做了非常翔实的报道,《大公报》刊登了特写文章,将排字现场用照相机记录下来,而汉奸报纸《庸报》则恶意攻击严仁颖“竟在排字中大用别字,可谓不学无术,为家门丢脸”。但据知情人讲,一是“毋”与“勿”同音同意;一是从排字效果上看,“毋”的效果要比“勿”更为醒目、美观。严仁颖则说:“这不是中国人,不掸他!”南开拉拉队在华北运动会上的抗日举动,之所以在当年有如此大的轰动效应,震惊了天津、华北乃至全中国,主要是因为他们排的字表达了全国人民的共同心愿,他们的歌唱出了全国人民的共同心声,他们唤醒民众的义举吓坏了日本侵略者。

编辑: 徐悦

校史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