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南开大学校史网 > 校史文萃 > 南开故事 正文


芝琴楼

来源: 天津日报9月30日15版  发稿时间: 2015-10-13 08:17


龙飞

  1919年南开大学创建时,学生只有96名。1923年,迁入八里台新校址。校园内的建筑物几乎都是靠捐赠建成的——张伯苓校长自称是“化缘的老和尚”。例如,学校行政办公楼兼文商科教学楼“秀山堂”、理科教学楼“思源堂”、“木斋图书馆”及女生宿舍“芝琴楼”,都是以其捐助者——李秀山、美国罗氏基金团与袁述之、卢木斋和陈芝琴等社会名流的名字命名的。张校长用这种方式答谢与铭记那些为南开建校出过大力的热心朋友。

  上世纪20年代末,南开大学学生人数已超过300名,而女生为数不多,仅30余人。没有女生宿舍,临时女生宿舍设在当时唯一的教师住宅区西柏树村——后简称“西村”(今专家楼、谊园一带)。西柏树村共有两排小巧玲珑、别墅式的宅院。前排8所,后排6所,两头各两所,形成一个长方形的群落。前一排中间的两所临时作为女生宿舍。随着学校的发展,建造一座女生宿舍已迫在眉睫。

  张伯苓校长为这事忧心忡忡。当时他任天津青年会董事长,青年会的一位董事、洋行买办陈芝琴是他的好友。张校长向他谈起南开尚无女生宿舍,盖一座宿舍楼需要3万元,资金还没筹措到。陈芝琴一向十分景仰张伯苓,听后便一口答应3万元建筑费由他一人承担。1931年,简朴大方的芝琴楼落成,成为南开大学第一座女生宿舍。当时它是男生的禁区,故被戏称为“紫禁城”。有个学生曾在《南开十景》一诗中写道:“芝琴楼俪影翩翩”。

  芝琴楼隐蔽在一片桃花丛中,使得这座“紫禁城”更加充满魅力。说起芝琴楼的桃花,里面还有段故事呢。天津海光寺日本兵营里的鬼子们,得知芝琴楼是女生宿舍,早就虎视眈眈,不断来纠缠,扬言要在芝琴楼四周种上日本的国花——樱花。张校长便马上同足智多谋的德语教授段茂澜商量对策,连夜赶运来一批桃树,栽种在芝琴楼周围。日本人发现后仍不肯就此罢休,一再说:“桃花不如樱花美。”张校长回答道:“中国人自古以来便爱桃花。我们的《诗经》中就有‘桃之夭夭,灼灼其华’的描写。”以张伯苓校长为首的南开人,就这样机智勇敢地回击了敌人的挑衅,维护了民族尊严。

  1937年7月29日,日本侵略军狂轰滥炸南开大学,芝琴楼也受到了重创。抗日战争爆发,南开与清华、北大三校在昆明联合组建西南联大。有远见卓识的张伯苓校长早已于1936年在重庆创办南渝中学,后改名重庆南开中学。他将重庆南开的一座教学楼命名为“芝琴馆”。陈芝琴先生虽然没在南开上过学、教过书,但一直被公认为南开的优秀校友,这就是饮水不忘掘井人。

  抗战胜利,1946年,南开大学从昆明迁回天津。芝琴楼经过修缮,仍作为女生宿舍。1947年,陈芝琴突然在津病逝,其治丧和后事安排都是由张伯苓亲自主持的。

  新中国成立后,学校建成多座女生宿舍,芝琴楼则充当教工宿舍和留学生宿舍,后来成为招待所。改革开放以来,学校兴建了多座现代化的招待所,因而芝琴楼作为招待所的历史使命便宣告完成。如今它仍是办公用楼。

  芝琴楼以及著名的思源堂,都是南开大学迁至八里台后第一批兴建、至今依然保持当年风貌的建筑物。近百年来,它们默默见证了历史的风雨沧桑。

编辑: 徐悦

校史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