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南开大学校史网 > 校史文萃 > 南开故事 正文


南开美国史资料室的故事

来源: 《南开大学报》2015年5月22日(第1267期)第3版  发稿时间: 2015-09-14 09:08


  杨令侠 朱佳寅

  南开大学美国史资料室几乎是和“美国史研究室”同时建立的,靠的是天时、地利、人和。

  1964年,随着国际局势的变化,中央意识到我们急需对外国有更多的了解。毛主席指示高教部,研究三大宗教和地区国别史。当时,南开世界近现代史教研室的吴廷璆、杨生茂和梁卓生3位先生正在冀东搞“四清”,被告知学校有任务,奉命回校,至于任务的内容秘而不宣,回到学校后才知道历史系要组建3个研究点。随后,南开大学就成立了以吴先生、杨先生和梁先生领头的日本史、美国史和拉美史3个研究“点”(南开最初称研究室为“点”)。

  南开美国史研究室成立后,资料室便随之筹建起来。冯承柏先生作为杨生茂先生的科研助手,调入南开美国史资料室,成为首任美国史图书管理人员,后来改做专职研究人员。另有林静芬老师长期负责美国史资料室的文献整理和保管工作,离休后返聘,直至1993年。她认真负责、耐心亲切的态度给每位读者留下深刻的印象。1984年赵福星老师调入,工作到2000年退休。同年朱慧玲老师调入。

  初创时,美国史资料室藏书虽然不多,却占有一个好房间,位置在南开大学标志性建筑、雄伟的苏式大楼“主楼”二楼的中间位置。这原是一间大教室,房间高大、阳光充足,中间用书架分为两个资料室,美国史和日本史各享一半。因为上面的空间是通透的,所以两边人员对话都相互听得见,甚至经常隔着书架打招呼、传信息,或者用“你们美国人如何如何”“你们日本人如何如何”,相互调侃。

  资料室也是美国史研究室的会议室。美国史和日本史曾是同一个支部,党员活动时,则在日本史资料室一方。每逢开会,吴先生和杨先生永远习惯性地坐在固定的位置上。一次支部生活,两位先生显然是为工作上的某件事情有严重分歧,你一句我一句说了两个小时,可在座的谁也没听懂他们说的什么事。想想老先生们在众人面前,能把激烈的争论搞得如此深入、尖锐,而又如此儒雅、智慧,真是太有意思了。

  冯承柏先生应该是在这间资料室逗留时间最长的人,尤其是1976年以后,一年到头,几乎一天3个单元都在。冬天,那时候没有暖气,他穿着大衣裹着毯子;夏天,为避蚊虫,他点着蚊香,学习外语,编著、翻译了许多不能署名的书籍和资料,每每至深夜。除完成本职工作外,他还了解了南开大学图书管理方面的情况,为后来系统进行美国史研究和从事图书情报学事业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1979年系、所分家,历史研究所搬走了,可美国史资料室没动,坚守故地。由此可见,尽管当时老一辈学科带头人对学科建设持有不同想法,但是对资料图书心存敬畏,竟没有一个人打美国史资料室这间屋子的主意。2000年系、所合并,成立“历史学院”,资料室也随之搬入了新建的文科楼一楼。

  南开美国史资料室的书籍在不同的年代有不同的来源。杨先生曾回忆说,新中国成立之初美国封锁中国,我们只能通过中国图书进口公司去第三国联系国际友人来订杂志。记得当时订的杂志有Time、Newsweek、Harper’sMonth-ly、NewRepublic、AtlanticMonthly、American Historical Review、The Journal of American History、American Agriculture、Nation和Liberty Affairs。1966年“文革”开始,一切订阅都终止了。

  改革开放后,南开与国外学术机构、与外籍教授交流增多,资料室又多了几条进书渠道。

  值得一提的是美籍华裔教授万心蕙女士。杨生茂先生在1996年说,心蕙老人寄赠南开大学美国史研究室的书即达3460余册。这些书都是心蕙老人和她的老伴奔波于旧书肆间,亲自选购,并包装、邮寄。他们还不辞辛苦、不顾年迈,为这些书统一编号。

  改革开放后,大家都想尽快把美国史研究搞起来,首先想到的就是先整合国内美国史资源。这时,南开美国史资料室做的一件具有历史意义的事情是,编了一套《南开大学图书馆馆藏美国史(英文)目录(上、中、下)》(南开大学图书馆、历史研究所美国史研究中心编,1985年9月)。1987年1月美国史资料室又编印了一本续集。可以想见,在没有电脑的80年代,这些登录、查补工作是十分繁琐的。这项工作为“文革”后的中国美国史研究作出了重要贡献。

  南开美国史资料室外文书籍的另一个来源渠道,是到国家规定的两个海滨城市上海和青岛的图书转运站,挑选从国外海运来的二手英文书籍。1986年和1988年,两名美国史研究室的青年教师曾前往选购。这两次重要的选购令资料室增添了不少书籍。后来天津也成为中国图书转运站之一,南开大学图书馆负责这个工作。我们也就近水楼台,从这里购买不少美国史书籍和系列档案资料。到2000年资料室由主楼搬到文科楼之前,仅美国史资料室藏书就约有五千册。

  随着改革开放的深化,国家对教育界投资力度不断加强。受惠于国家“211”和“985”等工程项目的建立,南开美国史资料室得到了迅速补充。2010年杨生茂先生故去后,家属向资料室捐献中外文书籍和刊物约两千册。到现在为止,美国史资料室所藏美国史书籍约一万五千册。

  南开美国史资料室历来具有不少优势。比如,我们很早就拥有国内少有的、比较齐全的《美国对外关系文献集》。世纪之初,我们又进得不少成套的档案文献,如《美国十年录》《英国外交文件集》《美国总统文件集》《美国法令大全》(平片)《美国与远东关系》等多种资料。仅2004年一年就购买20万元缩微胶片,51万元书籍。大约2004年,美国史资料室扩充为以美国史书籍为主的世界史资料室。

  一个单位的学风如同家风一样,代代相传。在老一辈视书如命、集腋成裘精神的鼓舞下,南开美国史团队在图书资料方面也传承了一些优良的传统,比如对图书资料超乎寻常的关注感。80年代初,美国史学顶级刊物《美国历史杂志》中的栏目“Contact”有一则不起眼的消息说,谁需要书、住处、找教授,它都可以当中间人。杨生茂先生去信说,我们需要书。之后我们陆续收到几批海运来的二手英文美国史书籍,于是南开美国史资料室得到了改革开放后的“第一桶金”。这个杂志在国内其他一些院校也有订阅,但只有杨先生首先捕捉到这个信息,并且立刻行动。受南开美国史资料室的启发,王晓德老师调到福建师范大学后,把资料建设作为一项主要工作来抓,在社会历史学院建立了“美洲史资料室”。此外,每一个从南开美国史毕业的学生都是一个拥有上千份纸质和电子版的资料库。他们像种子一样,遍及祖国南北。第二个特点是资料分享精神。南开美国史不仅是70年代末80年代初全国高校美国史研究资料信息共享活动的发起单位之一,而且,目前师生间仍无论专业、不分彼此,只要有好的资料来源信息,大家就相互转告,甚至那些已经毕业了的学友,还在积极地给我们提供信息或幸福地享受这里的资源。再比如,南开美国史比较注重训练学生对资料的敏感性。当年在新生入学后,杨先生总是要求他们首先采集资料信息,甚至强迫他们站到图书馆的卡片柜前把相关书目用笔抄下来。学生当时不理解,又不得不为之。看起来这个办法有些笨拙,但相当有效,甚至惠及学生毕业工作之后的教学与科研。目前资料分享精神随着电子信息的飞速进步已经有了新的意义和形式。杨先生的关门弟子、在美国佛罗里达大学取得图书馆信息专业硕士学位的罗宣老师,在中国率先开设“电子资源利用与历史研究”课程。通过她的教学,学生们在资料获取方面的能力成倍扩展,南开美国史资料室也得到了无形的和无限的延伸。

  不久的将来,南开美国史资料室即将和历史学院一起搬至新校区,揭开它新的篇章。

编辑: 徐悦

校史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