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南开大学校史网 > 校史文萃 > 南开故事 正文


南开校训释义

来源: 《南开大学报》2014年10月17日(第1243期)第3版  发稿时间: 2014-12-05 16:19


  申泮文

  “允公允能,日新月异”作为南开系列学校的共同校训,是我国近代爱国教育家严范孙、张伯苓在办学实践基础上总结凝练出来的。在他们看来,办新教育的宗旨是要培养人才,为社会谋进步,为公众谋福利。1944年,张伯苓在总结南开学校办学40年历程时说:“苓追随严范孙先生,倡导教育救国,创办南开学校。其消极目的,在矫正民族五病(作者注:即愚、弱、贫、散、私五病);其积极目的,为培养救国建国人才,以雪国耻,以图自强。”南开“允公允能,日新月异”的校训,就是为实现此目的而制定的教育方针。

  “允公允能”的句式,源自《诗经·鲁颂·泮水》中的“允文允武”。“允”为文言语首助词,是“既”、“又”的意思。我们可将其解释为“承诺”、“要求”。“允公允能”就是既要有“爱国爱群之公德”,又要有“服务社会之能力”。

  “允公允能”的“公”,从严、张二人的教育思想来看,其所指向的是国家、民众和与之相联系的事业,是针对“五病”中的“私”而言的。所以“允公”可解释为要求受教育者爱祖国、爱人民、爱事业,以大公之心在学习和工作中奉献智慧才干。

  在中国当时各类学校的校训中,只有南开校训提出了“能”的要求。这也是张伯苓教育思想卓越超群、不同凡响之处。所谓“允能”,就是要求受教育者学以致用,理论联系实际,培养锻炼救国自强的能力。1914年4月,张伯苓在修身课上对学生说:“教育一事,非独使学生读书习字而已,尤要造就完全人格,德智体不可偏废。”1916年1月,他又在修身课上指出:“办学之目的,在学以致用,学以医愚,学以救国、救世界。”在1917年的学生毕业典礼上,他勉励学生说:“今日正值诸生立志之时,无论各具何长,要皆能发扬昌大,以备国家干城之选……望各立尔志,急图自新。”“学校正如一小试验场,场内人皆有信心,具改造社会之能力,将来进入社会改造国家,必有成效。”可见,张伯苓主张培养出来的人才,不是独善其身的白面书生,而是要有改造国家、改造社会、为民众谋福利的能力的“干才”。用今天的话说,就是要求受教育者有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本领。这一点,正是张伯苓在教育思想上的独到之处。

  至于“日新月异”,意思就更明显清楚了,即要求受教育者有强烈的进取精神。1916年9月,张伯苓为学生作题为“打破保守,努力进取,建设新中国”的演讲,说道:“吾校与他校较,各校中有进取者焉,有保守者焉。吾校进取者也,即以各校各项竞争而论:吾校所得结果如何,汝等之所共知也。此即进取之效力也。推而至于国家亦何不莫然,故欲强中国,非打破保守、改持进取不可也。”他还指出:“进取之说自古有之,《易经》曰:‘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彼之所谓天行健者,乃指昼夜相承,春秋代继,无时或已,长此不怠而言也。”很显然,这就是提出“日新月异”的思想源头。用今天的话来解释,就是受教育者的时代使命,应当是立足中国、服务中国,面向世界、面向未来,不断进取、不断变革,自强不息、永攀高峰,奋力走在社会发展和时代潮流的前列。

  依照“允公允能,日新月异”的校训及严、张二人的办学思想与实践,人们一般称南开的教育为“公能教育”,今天又称“公能素质教育”。它虽然形成于上世纪二三十年代,但其蕴含的教育思想却超越了时空,与我们今天党的教育方针对受教育者的要求若合符契。但我们也不要忘记,严、张二位教育先行者是旧中国、旧时代的人,他们的教育思想与实践不可避免地带有社会历史的局限性,我们无法求全责备。在新社会、新时代,我们对待“公能”校训,既要尊重历史、反对虚无主义,又要在继承的基础上赋予其新的时代内涵,在践行中弘扬南开教育的优良传统。2012年初,南开大学制定了“素质教育实施纲要(2011-2015)”,明确“公能”素质教育的核心理念是“以德为先、能力为重、全面发展、勇于创新”,强调要以“公能”为主线,促进德、智、体、美的相互融合、协调发展。这就使“公能”校训落实到了教育改革的实践层面,每一名南开人都应当深入理解并自觉践行。

  (作者系中国科学院院士、南开讲席教授。本文初稿原题《南开校训注释》,发表于1994年11月11日《南开周报》。2014年4月,病中的申泮文先生授权南开大学校史研究室在原稿基础上进行了修改补充)

编辑: 徐悦

校史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