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南开大学校史网 > 校史文萃 > 南开故事 正文


紫白色的校徽

来源: 觉悟网  发稿时间: 2014-10-27 15:12


  1917年8月,为创办南开大学,张伯苓到美国进修、考察。临行前他将校长一职委托给他的弟弟、南开中学教师张彭春代理。好像是命运向这位年仅25岁的代理校长做出挑战,张彭春上任不到一个月就发生了一件大事———天津南运河突然决口!9月22日下午,校园内警钟狂鸣,学生们马上到礼堂集合。张彭春向全校师生员工报告了水情,并提出防范措施:“遇到这种意外的事,首先要镇定,若一慌乱将不可收拾……怕今夜会出事,诸位同学回宿舍可整理一下重要东西,今晚照常就寝。若水进校,将敲一特别钟,钟声三下相连,大家马上起床收拾;再听到二声相连的钟声,立即携带东西到礼堂来。这里地基牢固,并高出地面五六尺……”

  由于南开地势低洼,当天夜里洪水果真涌进了校园,水深近两米,情况十分危险。在张彭春亲自指挥下,教师们将全体学生紧急转移至安全地带,分别到青年会、劝学所、学界俱乐部和天津名家族卞宅等处住宿和上课。10月借到河北政法学校,全校迁入。在开学仪式上,张彭春做了即席演说:“对学生来说,精神比校舍更为重要。我们师生的精神永存,在哪里都大有可为。怎能因校舍被淹,就妨碍我们的学业!……此次灾难死伤不少,而我们能平安脱险也是天意。为了民族的安乐和国家的康宁,为了使祖国大地不再发生水灾,人民不再遭受苦难,不正是我们这一代人应尽的责任吗?”学生们听了这番鼓舞人心的讲话,精神立即振作起来。

  这场突发的天灾,对那些稚嫩的青少年来说,确实是一次苦难的磨炼。他们寄人篱下,喝粥充饥。在临时腾出的宿舍里,一个铺挨一个铺,挤得像沙丁鱼。为同其他学校学生区别开来,每名学生胸前都佩戴着一枚纸制的紫白色临时校徽。紫白是南开校色(紫色意取“紫气东来”),正是这枚紫白校徽,使学生们念念不忘自己是南开人。

  在突如其来的意外灾难面前,南开基本没停课,一切井然有序。全体师生经受了一次严峻考验。这年10月17日是南开建校13周年,即使环境艰苦,南开师生依然满腔热情,积极筹备校庆活动。张彭春在繁重工作中,仍然抽出时间,指导排演话剧《天作之合》。

  后经建坝抽水,终于将校舍保护住。第二年7月,饱尝艰辛的师生才重返校园。

  1918年冬,张校长从美国进修满载而归。张彭春向他汇报了工作,并将校长一职交回。张伯苓对水灾一事表示了极大关注,对张彭春的工作给予了全面肯定:“你这一年多所做的,同我在美国学到的东西是一致的。”以后,每年的9月23日晚上,学校都要在饭厅里举行一次“水灾纪念会”。全体学生坐在饭桌前喝粥纪念,而且胸前都佩戴印有“南开”二字的紫白色卡片,同当年那个一样,只是下面加印了一行小字:“民国六年水灾纪念”。纪念会上,经常由训育课主任尹承绂、校长秘书伉乃如上台讲述当年发大水的情况。几位先生讲得绘声绘色,把听众带到了当时的情景中去,使没有经历过那场水灾的学生们,似乎也听到了大水的滔滔声……纪念会最后,总是由尹主任操着浓重的天津口音朗诵诗一首:滔滔大水冲南开,莘莘学子从西来。寄人篱下须识别,个个胸前挂招牌。尽管听到“招牌”二字,那些没经历过水灾的低年级学生,会忍不住笑出声来,可是这一年一度的“水灾纪念会”,确实是最生动、最实际的“南开精神”教育课,它让南开学子继承光荣传统,世世代代发扬艰苦奋斗的精神。

编辑: 徐悦

校史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