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南开大学校史网 > 校史文萃 > 南开故事 正文


名家云集的南开大学暑期学校

来源: 南开新闻网  发稿时间: 2014-10-20 09:44


  陆阳

  “中经直奉战役,截止期近,而报名者寥寥,当事者未免懊丧。但不信此举之终遭失败也,仍进行如初。果也,开学将近,负笈者自远而至,报名者络绎不绝,学生由数十人忽增至数百人,暑期学校之气象,于是为之一振。”这是1922年9月出版的《南开周刊》里的一段话,记录着南开大学暑期学校的报名情况。

  1922年7月至8月,为应对“当时全国知识界学问恐慌”,南开大学开办了暑期学校。课程分为4组,分别针对4种人群招生:甲组为小学职教员及北方办事人员而设,乙组为中学职教员及高等专门学校肄业生而设,丙组为中学毕业生及预备投考大学及专门生而设,丁组为高小毕业生及中学一二年级预备投考中学者而设。1922年共吸引了来自黑龙江、广东、山西等地705人报名,其中还包括2名朝鲜学生。

  暑期学校课程主讲人名家云集:著名思想家梁启超主讲中等以上作文教授法,年轻但颇具名望的胡适主讲国语文学小史和国语文法概论,北京大学教授陶孟和主讲教育社会学,中华心理学会首任会长张耀翔主讲教育心理和心理测验,南开大学教授、教育心理学专家凌冰主讲儿童心理学。1923年暑期学校还聘请了回国不久刚崭露头角的诗人徐志摩,主讲近代英文文学。

  除了日常课程外,南开大学还邀请了诸多中外学术名家开展演讲。由于暑期学校主要以培养中小学职教员为职责,学术讨论也多围绕教育问题而展开。每逢周末,学校还会组织学员参观天津的自来水公司、博物院、陈列所、造币厂以增长见闻。

  暑期学校的办学形式在当时美国的各大学颇为流行,南开大学参考了这种社会化办学的方式,希望以此提高中小学师生学习水平,振兴国家教育。在教学方面,南开大学暑期学校很多内容开一时风气之先,教授的知识在国家乃至国际上都有前瞻性。

  当时中国大学刚开放女禁不久,社会对于男女同校学习尚有争议,南开大学暑期学校毅然聘请南京女童子军总教练陆礼华讲授女子体育。原计划每班须满20人才开办,但是为了彰显提倡女子参与体育锻炼,该班只招收了13名学员也破例开班。

  当时的《益世报》、《大公报》等报纸对暑期学校一些课程进行了系列报道,其中美国俄亥俄州立大学科学教育专家乔治·兰森·推士连续三天的演讲均在《益世报》上刊发。3场演讲分别以“科学教授法”、“教育之动力”、“设计教学法”为题,演讲中推士一再强调教育要发挥学生天性,不能完全照搬书本,这样会使课堂毫无趣味,把学生都教“死”了。要由天性生出习惯,由习惯生出趣味,有了兴趣学生不用教,自己就会进行研究,并可引起其他学生同时研究……这种教育理念的传播,对于众多深受传统旧学影响的中小学职教员提高教学水平大有裨益。

  暑期学校在天津八里台南开大学内开课,正值盛夏,气温十分炎热,据胡适日记中记载,他在暑期学校上课时“天极热,一举笔就汗出如受蒸煮”,在这种状态下,他一天需要给学生授课三个小时。除了主讲教师的辛勤付出外,南开大学暑期学校委员会对学生的安排也颇为细致:学生入校,各宿舍都有专人照顾;学生课外休息设有专门休息所,并备有报纸及游艺用品;盛夏容易滋生传染病,暑期学校专门设校医一人,助手一人,助手常驻宿舍内,以备不时之需,校医对学生免费诊病……这些贴心的后勤工作保证了正常教学的进行。

  暑期学校向学员征收学费,每绩点三元,宿舍费两元,杂费一元。1922年南开大学暑期学校共收入学宿费及杂费5447.4元,大部分作为外校教员薪金及旅费,其余均作为小学基金。暑期学校委员会委员都是尽义务不收取薪金,所付出的辛劳,只为“改善国内教育气象”。

  上世纪20年代的中国,名家云集的南开大学暑期学校如一棵大树,播撒下很多希望的种子,邓颖超女士、著名学者赵景深等一批社会栋梁,都曾参加南开大学暑期学校学习。南开大学在创立之初,就以寻求民族自存之道,谋求不依赖于外国的学术独立为志愿。暑期学校以培养中小学职教员为己任,是对南开“公能”教育理念的探索,也是不忘南开办学初心的执著实践。

  可喜的是,近年来,暑期学校这一社会化办学理念又以新的形式在南开大学重新“开启”。2013年开始,南开大学开始实行夏季学期制度,在为期一个月时间中,南开通过举办名家系列讲座、向高中生开放公选课,向社会开放教育资源。无需旁听证、不设听课门槛、免费蹭“大牌”学者讲座,这种教育反哺社会的方式,受到公众广泛好评。

编辑: 徐悦

校史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