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南开大学校史网 > 校史文萃 > 南开故事 正文


为三位科学大师画像

来源: 《南开大学报》2014年4月18日(第1229期)第3版  发稿时间: 2014-07-17 15:45


  

沈佺油画作品:陈省身、杨振宁、周光召肖像

沈佺

  我从上小学起就对科学家无限崇拜,立志长大后当一名科学家,为人类造福。可是我上学时,物理、化学一直很差,每次成绩都在中等,超不过80分。而我却有画画的天资。从5岁开始,就画什么像什么,眼力好,形很准,上小、中学时,都是美术老师的得力助手。

  之后到南开大学工作,几经周折还是搞了美术这一行。上世纪八九十年代,我画了许多名人肖像,其中,先后为3位科学大师画像的经历使我终生难忘。现在回忆起来,仍历历在目,饶有兴味。

  为国际数学大师陈省身画像

  那是1987年5月,我在学校电教中心摄影室看到一张刚冲洗好的黑白照片,顿时为之一振:照片上是一位双目炯炯、神采奕奕、气度非凡的老者。经摄影室老师介绍得知,他就是我一直景仰的数学大师陈省身教授,即将从美国归来,为南开大学筹建数学研究所。当时我正准备参加一个画展,我想,画一幅我崇拜的科学家的肖像参展,岂不更有意义?陈省身教授获悉后欣然表示同意,并约定时间同我见面。

  见面的那天上午,陈省身教授提前就到了,他身穿蓝色西装,戴着蓝格领带,果然气度不凡;虽身为大师,却和蔼可亲,平易近人,一下拉近了我们之间的距离。落座后,我抓紧时间为他画了一张速写半身像。陈先生年届八旬,我唯恐他体力不支,画完速写又给他拍了几张照片,就结束了工作。回来后我仔细阅读了陈先生的有关资料,利用整整一个暑假的时间,为陈先生画像。时值盛夏,酷暑难熬,我经常画得汗流浃背,太热时,就用水冲冲头,清醒一下后接着创作。

  经过一个多月的“苦战”,终于把陈教授的肖像画好了。9月底的一天,数学研究所通知我,陈省身教授要来我家看画。听到这个消息把我急坏了,当时我住在校外,房子不但很小,而且光线幽暗,坦白说没有接待的条件。无奈,我和爱人赶紧回家收拾屋子。

  下午3点,一辆银白色的轿车开到楼前,我和爱人上前迎接。陈先生穿一件白衬衣,灰色长裤,身材高大,腰板笔直,讲话声如洪钟。他和夫人健步走进房间,来到画前。毕竟是第一次为大名鼎鼎的名人画像,那一刻我紧张极了:“陈先生您看我画得像吗?”陈先生面露笑容,风趣地说:“还得让我夫人看看,她说了算!”郑士宁女士看过之后,连连称赞:“画的太像了!太好了!”陈先生问:“这幅画能不能送给我?”我说,“就是给您画的,等参加展览后,就给您送去!”陈先生满意地笑了。陈先生和夫人还看了我的其他作品,陈先生边看边说:“你是搞油画的,应该到欧洲各大美术馆、博物馆去看看。我每到一个国家都去美术馆、博物馆参观。我特别喜爱文学艺术,特别是古典文学。”说罢,他背诵了岳飞的《满江红》,声音铿锵有力,掷地有声,在场的人齐声鼓掌,赞叹不已。陈先生谈笑风生,还不时讲几句笑话,逗得大家捧腹大笑。他还同我聊了家常,问我有几个孩子,多大了,嘱咐我要好好培养,早日成才。不知不觉聊了两个多小时,临行前,陈先生同夫人与我们全家合影留念。

  光阴荏苒,一晃20多年过去了。如今这幅肖像仍挂在陈省身大师故居的客厅里,他的音容笑貌也永远镌刻在我的脑海中。

  为诺贝尔奖得主杨振宁画像

  1992年6月,我在学校办公楼前见到母国光校长,他说,“今年物理学家杨振宁将迎来70岁生日,你能不能也给他画一幅肖像?”于是我马上给定居在美国的杨振宁先生寄信,并附上给陈省身先生画像的照片。令人高兴的是,我很快收到杨先生从美国寄来的热情洋溢的回信,信中说:“来信及照片收到,你画的极好。照片寄上5张,为了画得好,是否应该sit几次。”随信还附有杨先生亲自挑选的自己各个时期的照片5张。

  一个月后,杨先生飞来中国,短短两天行程,逗留在南开大学的时间也只有匆匆的半天,给我留出一个小时见面。见面时,杨先生紧握我的手:“谢谢你给我画像。”他双手合十,问我这个姿势可以吗?我说您可以完全放松,您习惯怎么做就怎么做。我一边画速写,一边同他聊天,抓紧画了他两个角度45度坐姿,又照了几个角度的半身像,不知不觉间,一个小时很快过去了。

  这一年9月,杨振宁教授、陈省身教授,还有多位国际著名物理学家汇聚南开大学,参加国际学术会议。会场座无虚席,气氛隆重热烈。时逢杨先生70华诞,我将刚刚完成的油画《杨振宁肖像》作为礼物赠给他,当油画肖像送到台上时,全场掌声雷动,杨先生高兴地站在画像前,风趣地说:“你们看,这有多像我,把我的精神全部画出来了!”会场上再一次响起雷鸣般的掌声,台下闪光灯不停闪耀,我也兴奋不已,心想这幅画总算成功了!

  画面上,杨振宁黑发中闪烁的几许银丝,无意间透露出岁月的沧桑;开阔的前额蕴含着智慧;高扬的眉梢、棱角分明的鼻梁和嘴唇,显示出个性的顽强坚韧;目光平静而坦荡,流露着亲切与自信;一双手虽是轻轻相握,却筋脉毕现,使人感受到这位华人科学家的崇高与浩荡的精神力量。如今这幅肖像悬挂在杨振宁的办公室里。

  为两弹一星功勋周光召画像

  1996年,我受天津市科协邀请,为两弹一星元勋、时任中国科学院院长的周光召教授画像。接到这个邀请,我既高兴又激动。遥想1964年我国第一颗原子弹试验成功的情景,我高兴得一夜睡不着觉,心想,为这样的功臣画像是我最大的荣誉。

  当时正是4月初,阳光明媚,碧蓝的天空飘动着几朵白云,树木开始长出嫩叶,桃树露出花蕾,一派生机盎然的景象。

  经母国光校长引荐,我在中国科协招待所见到了崇拜已久的科学大师周光召教授。周先生60多岁,中等身材,腰板挺直,步履矫健,白皙的脸庞上透着慈祥友善,显得文质彬彬,气质儒雅,跟他一见面就感到心情非常舒畅。

  由于周先生是在开会的间隙同我见面,时间很仓促,我只有按照以前的办法,给他画了一张素描半身像,一边画一边交谈,以便更多地熟悉和了解他。分手时,周光召先生连声说:“谢谢!谢谢!”

  3个月后,北京正在召开全国科学大会,这幅油画肖像送到北京科学会堂,周光召先生见到这幅肖像又激动又高兴,一再握着我的手表示感谢。许多在场的科学家都异口同声说太像了,形神兼备,把先生的风范画出来了。画面中的周光召身着灰色西装,双眼平视前方,沉思中流露深邃,内敛中凝聚无限的智慧,一代大师形象跃然纸上。

  由于为这些大师画像,我听到社会各界的一片赞扬之声。为此,我似乎也很陶醉——我做了一件最有意义的事,表达了我对为国家作出巨大贡献的科学巨子的崇敬之情。这也是我的一个梦,一个凝结了半辈子的梦,人,有梦才会活得更精彩。

编辑: 徐悦

校史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