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南开大学校史网 > 校史新论 正文


周恩来和伉乃如的情谊

来源: 《南开大学报》2014年7月16日(第1240期)第3版  发稿时间: 2014-07-17 15:22


  

 1916 年周恩来同南开学校老师伉乃如和同学合 影(前排左一为周恩来,左二为伉乃如)

龙飞

  2013年是著名化学家伉铁儁(1913-2003)诞辰百年,其公子伉大器赠我一部由他编纂的《伉铁儁诞辰一百周年纪念册》。读毕不仅对伉铁儁先生的业绩有了了解,尤其感人的是周恩来与伉家的亲密交往。现征得大器先生同意,从中采撷一些鲜为人知的历史细节,与读者共同分享。

  伉铁儁是南开学校元老、功勋卓著的“四大金钢”之一伉乃如(1890-1947)的长子。伉乃如早年就读于直隶高等工艺学堂化学科,1911年毕业时成绩名列前茅,被南开校长张伯苓聘为化学教员,后任校长秘书兼大学注册课主任。1913年周恩来从沈阳考来,这名15岁的少年气宇轩昂,神采奕奕,不仅品学兼优,而且有出众的工作才干,立即引起授课老师伉乃如的注意。伉乃如多次对严范孙和张伯苓说:这是个天才,将来一定会干出一番大事业的。从此严范孙、张伯苓非常器重周恩来。

  随后伉乃如和周恩来都参加了“南开新剧团”,师生俩常常同台演戏。由于周恩来容貌俊秀,身材适中,排剧时大多扮演女角。二人往来更加密切,感情也日益深厚。据张伯苓之孙张元龙在纪念册的回忆文章中写道,他的大伯张希陆曾亲口向他讲过,伉先生与学生周恩来、李福景关系最深,而且三个人生日恰恰都是农历2月13日。伉先生曾拿出一张三人合影给张希陆看,照片背面的题词是:“林妹妹何不早生一日?”——曹雪芹笔下的林黛玉生于农历2月14日。当时伉先生特别得意地对张希陆说:“看看那时候我们是怎么玩的!”意思是只有林妹妹早生一日才能配得上这几位帅哥、才子!

  到1917年周恩来中学毕业时,伉乃如与他已情同手足,互称“乃兄”和“翔弟”(周恩来字翔宇)。随后周恩来在李福景父亲、南开校董李金藻的帮助下赴日留学。在日本期间,周恩来与伉乃如经常通信,信中无话不谈,甚至涉及恋爱婚姻等个人内心深处的话题。此时周恩来经济拮据,伉乃如月薪仅30元,需要抚养一个大家庭,但仍然给他先后寄去好几十元。

  周恩来于1919年春天回国,南开大学正在筹建中。在伉乃如的建议下,张校长聘周恩来为校长办公室秘书。这样让他既帮助学校做些事,又能有点收入。9月南开大学成立,周恩来被免试进入文科。

  此时“五四”运动如火如荼,周恩来积极投身爱国运动,被推选为《天津学生联合会报》主编。由于没有印刷条件,需要寻找一个敢于承印这份报纸的工厂。正好伉乃如的哥哥伉聘卿在南市办有一家印刷厂,经伉乃如奔波,做工作,伉聘卿终于同意承印这份进步报纸。报纸发行量很大,对社会带来强烈震撼。后因警方迫害报纸不得不停刊。伉聘卿也为此而失业,张伯苓便将他安排到南开校内印刷厂工作。

  1920年1月,周恩来、马骏等学生及教师马千里、时趾周先后被捕,伉乃如和其他教师设法营救,多次出入警察局疏通。在全国人民声援下,全体被捕者于7月17日出狱。教育厅令各校将被捕学生一律开除。张伯苓迫于压力,开除了周恩来、马骏等人。

  周恩来被开除后生活困顿,严范孙随即设置“范孙奖学金”,与李金藻共同资助周恩来、李福景赴欧留学。临行前,周恩来将自己的一些物品寄存到伉家。

  周恩来于1924年回国,1928年秘密来津,从事地下活动。他经常变换着化妆到伉家,连敲门都设有暗号。伉乃如冒着生命危险掩护这位共产党的主要领导人。

  抗战时期,南开的大学部南下长沙,中学部迁往重庆。张伯苓长驻重庆,住在重庆南开中学教师宿舍区津南村。当时重庆是陪都,政府的高级官员和上层人士都云集于此。张伯苓的家一时成了重庆社交活动的中心。1938年年底周恩来来到重庆,领导八路军办事处的工作,几乎每个周末都到张校长家,广泛团结各界人士,宣传共产党的方针政策。周恩来和南开校友中的国民党人士吴国桢常常发生激烈争论。他同张校长也有话不投机时,在此时刻,聪明机智的伉乃如便过来劝解,缓和一下紧张的气氛。

  伉乃如一家也住在津南村,周恩来成为伉家的常客。那时伉乃如长子伉铁儁正处于热恋中,女友顾钧是一名医务工作者。一天,周恩来到伉家,顾钧第一次见到这位鼎鼎大名的人物,不免又激动又紧张,在包饺子拌馅时错把醋当成了酱油。当第一锅饺子端上饭桌的时候,周恩来一尝便说味道不对头,此时顾钧感到十分难为情,大家便一笑而过。1941年伉铁儁与顾钧举行婚礼。张伯苓为证婚人,周恩来也赶来出席,在来宾旗上签名留念,即席讲话祝福新人,并风趣地嘱咐新娘,日后要注意饮食佐料……令人们大笑不已。

  不久,伉乃如的二女儿伉铁佩出嫁,周恩来因工作太忙没能出席,便专门派人送来一张有他亲自签名的礼券。1944年伉乃如的长孙大器出世,这是伉家的大喜事。周恩来亲莅祝贺,非常高兴地抱起婴儿在屋里跳了一圈华尔兹。直到1959年周恩来津请伉家人吃饭,饭后一起去干部俱乐部看节目并跳舞。此时周恩来仍念念不忘当年他抱着跳舞的那个婴孩,问顾钧:“为什么没把小家伙带来?”

  当“皖南事变”形势紧张时,周恩来、邓颖超作了最坏的思想准备。一天夜晚,邓颖超将一些私人重要物品送到伉家,说:“我和恩来随时都可能被捕,这些东西就请你们代为保存吧。”

  物品中有一个非常精致的小瓷盒。她告诉伉乃如,瓷盒是周恩来从日本带回来后送给她的,盒内有一枚勋章和一块手表,勋章是周恩来获得的,手表则是她母亲的遗物。伉乃如把这一重托视为对自己的最大信任。以后每次跑警报,顾钧都把东西抱在怀里钻进防空洞。形势好转后,邓颖超将物品取走,专门把那个瓷盒留给伉家作纪念。伉家人一直将这件珍贵物品精心保存。“文革”中小瓷盒被抄,后来伉铁儁费了很大力气才得以归还。1998年他将瓷盒献给了周邓纪念馆。

  1946年伉乃如将回津主持复校工作。周恩来知道了立即到津南村与他告别,不料此次会面竟成了两位挚友的诀别。伉乃如早就患有胃病,返津后工作十分劳累,宿疾发作。患病期间,他得知周恩来的弟弟周恩寿受党组织安排,秘密运送物资,因邻居告发而被捕。他非常着急,拖着重病之躯亲自和南开校友常策欧一同到警察局出面担保。几个月后,周恩寿获释,当他到伉家致谢时,伉先生已于1947年10月28日病逝,年仅58岁。营救周恩寿,是伉乃如在即将离开人世时,为自己一生画下的一个无比悲壮而完美的句号。

  伉乃如逝世,报上登了消息。此时远在延安的周恩来得知噩耗,因工作繁忙,只能将深重的悲痛藏在心底。1950年6月2日他给伉家写信:“铁儁世兄:令尊仙逝,当时曾于报端阅悉,深为痛悼,卒因战火隔绝,未能唁慰。来平后极愿访晤,仍因公务缠身,亦未如愿……令慈及嫂夫人均常在念中,请代致意。秋后有空,当去津拜访也。”

  1959年5月周总理来津视察,两次宴请伉家人。因当时伉铁儁正在北京开会,没有见到,所以6月2日周总理又派邓颖超代表自己来看望伉铁儁一家。邓颖超当即决定资助伉乃如遗孀及两个最小的儿女每年500元,直到孩子们大学毕业。她鼓励已经读中学的大器说:“努力学习,把身体锻炼好!”伉铁儁说儿子很顽皮,邓颖超笑道:“听接生的俞霭峰大夫说,他出生时就不老实,不听话。”邓颖超很幽默,她指的是大器出生时,因母亲体内有一瘤,俞大夫便用产钳将他夹了出来。说到这里,大家都笑了。那天邓颖超在伉家谈得很晚,每个人都感到十分愉快。

  周总理逝世后,邓颖超一直通过秘书赵炜与伉家保持联系。80年代,她每次来津都要去看望伉氏家族,叙家常,谈往事,勉励后人。如今伉家后代个个学有所成,没有辜负周恩来和邓颖超的期盼和关爱。

编辑: 徐悦

校史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