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南开大学校史网 > 校史文萃 > 南开故事 正文


继承张伯苓办学的改革创新精神 为建设有自己特色的南开大学而奋斗

来源: 南开新闻网  发稿时间: 2014-05-28 10:51


                              ——为纪念张伯苓校长诞辰135周年而作(2011年)

                                                           文/申泮文

  在抗日战争以前,南开大学仅仅是一所建校仅有18年的民办小大学,1937年抗日军兴,南开大学和南开中学等校的校园被侵华日军野蛮轰炸,夷为废墟。张伯苓无限痛心之余,对媒体发表讲话说:“敌人此次轰炸南开,所能毁者南开之物质,而南开之精神,将因此挫折而逾益奋励,南开将由此而树立新的生命。”这段话竟然成为南开人在艰难条件下艰苦奋斗不息的精神指南。

  由于南开办学已经取得的社会知名度,当时的国民政府,为了照顾南开的困难,也为实践国民政府首脑蒋介石的承诺:“南开为中国而牺牲,有中国必有南开”,在凇沪对日战争正激之际,教育部决策在长沙建立北大、清华、南开三校联合的长沙临时大学,翌年1938春西迁昆明,建成昆明西南联合大学,保持战时弦歌不辍。由于三校大师云集,师生员工通力团结合作,校长与校务委员会领导有方,办学人才效益卓著,一时成为中国高教史中的第一所国际知名一流大学。南开大学在此项合作事业中,竭尽了自己的圆满贡献,锻炼和丰富了自己的办学经验。

  但是,历史的发展是残酷无情的,抗日战争胜利,三校于1946年复员北返京津,南开大学竟然发现自己意外地回归到一种长期的困境,首先是原校园已成一片废墟,需要全体员工披荆斩棘,从原荒开始重建新校,另一困难是办学经费没有得到特别照顾,恢复了原来当年张伯苓办学的难处,长期在赤字预算条件下操办办学业务。继承着老校长过去的鼓舞和勉励:“南开,南开,越难越开!”,在全体员工的艰苦努力下,新中国建立后,南开大学的数学学科、化学学科、历史学科和商学经济学科,继承了西南联合大学的优秀传统,办学成就在国内名列前茅,在提高新中国科学文化水平等方面作出了自己的贡献。

  由于南开大学的这种艰难位势,从1946年起,我们同北大清华的差距急剧地拉大了。新中国建国后,国家给予北大清华更多的扶持和支持,这是国家政策所需,完全必要。北京大学和清华大学保持为全国最高水平的大学,南开大学与他们相比,仍然像战前一样,是一个小大学。我们应该承认这种现实,不可有不切实际的幻想,也不应妄自攀比而有消极情绪,我们应该头脑清醒,不但我们与北大清华的差距日益拉大,一批后起之秀的高校实力正在增强,蒸蒸日上,校际竞争日益加剧。在当前知识创新大环境下,不进则退,我们面临严峻挑战。我们还是要依照老校长的教导“知难而进”,继续努力把压力变成动力,办出我们自己的办学特色,以特色取胜,在高校之林占据我们应有的位置。

  南开大学有过辉煌的历史,值得回顾,这种回顾并非怀旧,而是以古为鉴,为总结南开、宣传南开和建设南开服务的,下面论述南开大学有特色的一些历史经验。

  (1)爱国主义教育是南开大学强项

  南开大学老校长张伯苓先生是一位有远见的伟大教育家,能够抓住教育工作的灵魂,以爱国主义教育为中心,对学生进行全方位的公民素质教育,使学生在德、智、体、美、劳等方面,得到均衡发展,把他们培养成为爱国、救国、建国人才,形成了独有特色的“允公允能”教育。旧南开学校的教育是成功的,培养出以周恩来为代表的大量杰出人才,是为明证。南开富有爱国底蕴和丰富爱国历史资料,把南开传统的爱国主义教育与今日的社会主义道路和共产主义方向相结合,在深入学习和讲用邓小平理论的同时,也宣传邓小平同志的伟大爱国思想:“我是中国人民的儿子,我深情地爱着我的祖国和人民”,坚信爱国主义教育环境出英才,南开的教育将会是无往而不胜的!

  (2)立足于国内校内,培养高素质教师队伍

  南开大学办学在这方面素有传统,国际著名物理学大师吴大猷为此做了总结:“南开大学在办学规模,待遇不如其他学校的情况,借伯乐识才之能,聘得青年学者,予以研教环境,使其继续成长,卒有大成。这是较一所大学借已建立的声望、设备及高薪延聘已有声望的人才为难能可贵得多了,前者是培育人才,后者只是延揽现成人才,我以为一所优良的大学,其必需条件之一,自然是优良的学者教师,但高一层的理想,是能给有才能的人以适宜的学术环境,使其发展他的才能,从这观点看,南开大学实有最高的成就。”这种优秀传统多年来一直得以继续,例如,南开大学化学系现有教授35人,其中无高级学位在本校培养成材的占66%;博士生导师23位,其中无高级学位在本校培养成才的占70%。所以自培人才在南开大学的发展历史中起过巨大的作用。历史的经验值得注意,在今日人才外流,青年知识分子弃国而去的潮流下,更应该特别注意继承这份传统,在千方百计引回外归人才的同时,极度重视立足于国内,培养我们自己的高层次人才,建设我们自己的“永久牌”优秀教师队伍。

  (3)重视教学,有经验的著名教授上基础课

  南开大学自建校以来,一贯重视基础课教学,安排著名教授亲临教学第一线,例如,数学大师姜立夫讲一年级微积分课,物理大师饶毓泰、吴大猷、王恒守、祁开智都曾在南开讲过一年级普通物理,杨石先教授主讲一年级普通化学。杨石先在昆明西南联合大学时期,肩负教务长和化学系主任重任,还要坚持给工学院学生主讲大一普通化学。在文科,范文澜教授主讲中国通史,黄钰生教授主讲教育心理学。在商学院,何廉教授主讲经济学原理、财政学、公司理财学等高水平课程。南开教授讲课的特点是善于与中国实际相结合,不生搬硬套外国知识,而是注意把世界性的文化知识中国化,联系中国实际,所以当然取得优秀教学成就,使南开大学在教学质量优良方面取得声誉。

  (4)教育为国家经济建设服务

  张伯苓初办南开大学时目的性很明确,为救国建国服务,所以建校之初,设矿科和商科,设矿科是为了中国人要开中国的矿,后来因财力不逮而停办,办商科是因为天津市是华北重要商埠,南开在天津,应该为天津服务。到了1937年南开商学院已有经济、财政、银行、会计和农业经济等5个系,为商业经济建设服务的科系齐全,培养服务人才,给天津市的经济发展作出了重大贡献。

  南开大学首创的经济研究所,在何廉教授的主持下,在经济、科学、文化都十分落后的旧中国,力排万难,与中国社会实际相结合,奋力从事中国社会经济问题的研究,既谋求中国学术的独立,又谋求解决中国社会实际问题,调查研究范围从城市到农村,对城市的“物价和生活指数”的研究、中国城市工业化程度的研究等,为国家和社会的经济发展提供了重要咨询,受到国内外学术界的重视。对农村经济问题的调研,早在三十年代初,何廉即已看到研究农村经济的重要性,提出“中国的经济基础大部在农业”,“中国经济建设和复兴问题,首先是复兴农村”,并将南开经济研究所的研究中心转移到农村和农业方面来,取得了许多有意义的成果。1935年与兄弟学校合作,组成“华北农村协进会”,何廉任会长,在山东济宁建立农村建设实验基地,最初的目的虽然仅是搞农村建设试点,和为毕业生和研究生提供实习重要场所,实际上开辟了中国扶持农村建设和农村扶贫工程的源始。可惜日本侵华战争阻断了这项伟大计划,但从南开经济研究所的宏伟工作,可见南开大学教育为国家经济建设服务宏大理想之一斑。

  南开大学于1931年建立化工系,聘年仅28岁的年青教授张克忠博士为系主任,1932年创建南开应用化学研究所,是国内高校第一所化学研究机构,与早已建成的化学系相结合,形成了南开大学的又一巨大优势,在教育为国家经济建设服务的努力方面,迈出了新的步伐。南开大学的化学系、化工系和应用化学研究所与天津地方化学工业永利碱厂、久大盐厂、黄海化工研究社密切结合,开拓天津市化学化工产业。1933年南开化工系承担在天津市建设利中硫酸厂任务,从设计、建设、到投产全面负责,仅以一年时间,比招外商承包节省一半投资,精、快、好地建成年产三万吨的硫酸厂,使天津市发展成为酸、碱、盐产业俱备的中国最早的化工基地之一。应用化学研究所还附设了实验工厂,自制各种化工设备,研制、仿制化工产品,自组生产或支援天津市化工产业,为天津市化学工业的发展服务。作者在1937年夏,读完化工系一年级,暑期在应化所勤工俭学,做的工作就是为利中硫酸厂研究排空烟道气中二氧化硫废气的检测和回收,很受到理论联系实际和科技为经济建设服务的现实教育,那时南开大学的化学化工教育中,已经孕育了产、学、研一体化的教育理念。

  建国后,南开大学的教育为国家经济建设服务的传统得以继续和发展。化学系的何炳林教授1985年在校内创建了离子交换剂生产,后来发展成为南开大学化工厂,发挥无私奉献风格,无偿支援并领导了全国的离子交换剂产业,并经国家批准,建立吸附分离国家重点实验室。杨石先教授接受周恩来总理委托,在南开大学创建了元素有机化学研究所,开展磷有机化学和农药化学研究,领导了我国农药产业的半边天,为我国粮食产业丰收作了重要贡献。现已发展成为元素有机化学国家重点实验室和国家农药工程中心,成为国家农业的重要科技依靠力量之一。

  在教育为国家经济建设服务方面,进入211工程的南开大学,继承传统,发挥优势,创建更多有自己特色的业绩,是大有可为的。

  (5)南开的改革创新精神

  张伯苓给南开学校订立的校训:“允公允能,日新月异”,“允公”指的是爱祖国、爱人民、爱事业,大公无私;“允能”指的是要有本领,有工作能力,理论联系实际,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这“日新月异”呢,就是关于改革创新,自强不息。他说:“所谓日新月异,不但每个人要能接受新事物,而且还要能成为新事物的创始者;不但要能赶上新时代,而且还要能走在时代的前列。”南开学校的创办历史,就是老一辈教育家的改革创新史。在上一段介绍的南开教育为祖国经济建设服务的史实,也无不是南开人的改革创新的光辉业绩,不必再补充更多的例据了。有改革创新,才有南开事业的不断前进,也才有南开事业的独自特色。所以改革创新、特色和事业进步三者是紧密联结在一起的。在历史上南开的改革创新精神是光辉照人的,是值得发扬光大的,更也是符合今日时代要求的,张伯苓、黄钰生、杨石先老一辈南开人办学的远见卓识永远值得怀念和学习。

  欣逢张伯苓校长诞辰135周年纪念,缅怀老校长创建南开学校伟大事业的业绩,我们应该加倍努力,继承和发扬南开系统的优秀传统与张校长的改革创新精神,迎接我国的第十二个五年计划的到来,为把南开大学办成为国内一流和世界知名的高等学校而共同奋斗。

编辑: 徐悦

校史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