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南开大学校史网 > 校史文萃 > 他山之石 正文


至诚至坚 博学笃行——安徽大学校训背后的故事

来源: 《光明日报》2014年5月23日第6版  发稿时间: 2014-05-23 16:24


  

赵朴初题词

本报记者 李陈续

  “至诚、至坚、博学、笃行”。清晨,当第一缕阳光照进安徽大学绿草茵茵的磬苑广场,南北两侧的校训卧石在阳光下熠熠生辉,与远处的地标建筑——文典阁图书馆,由低到高构成一幅从历史走向未来的生动画卷。

  安徽大学校训,是经过60多年文化积淀而于1996年底确定的,由著名宗教界人士、书法家和社会活动家赵朴初先生题写。“至诚、至坚、博学、笃行”八字中,有六字出自《礼记·中庸》,与传统文化紧密结合。“至诚”是传统儒家的最高道德境界,“至坚”提炼自学校乃至时代对人的品格要求。“至诚至坚”是指以诚实、诚信和坚毅、坚定为目标的人生修养过程,是对“德”的要求;“博学笃行”是指以渊博、深厚和笃实、诚笃为指标的学行态度,是对“才”的要求。“诚”“坚”“博”“笃”四个字,强调了学习的目的和学习的方法,浓缩了安徽大学人才培养的不懈追求。

  从1928年走来的安徽大学,既以校训固化了传统的办学精神,也一直以校训鼓舞激励着一代又一代莘莘学子。

  1932年,中华民族处于危亡之际,时任安徽大学校长的程演生要求学生:“一要有刚毅坚韧的志气,二要有诚笃淳朴的行为,三要有精密公正的思虑。”希望安徽大学培养的学生能够“负起复兴中国的责任”。

  “读书是愈读愈穷的,要从读书来发财,那便是背道而驰。”1946年,国立安徽大学首任校长陶因在开学典礼上如是说。“卓然不为流俗所移”,陶因的这句肺腑之言正是教导学生要“至诚、至坚”,塑造诚实和坚贞的人格,也激励着一代又一代的安大人坚定前行。

  1960年,时任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国家副主席的董必武来安徽大学视察工作。在离开合肥前为学校题词:“极深研几,学以致用,力争上游,手与脑共,攻破尖端,科学是重。”“学以致用”“手与脑共”又何尝不是对“博学、笃行”更深的诠释。

  岁月的沉淀,让校训内化成共同的信念、不断前行的动力。安徽大学“三基并重,全面发展”的培养模式创新,让本科人才培养质量获得社会广泛好评;人文社科领域的中国传统文化特别是汉语言文字研究处于国内一流水平,应用社科研究为区域经济社会发展发挥着思想库作用,自然科学和工程技术研究面向国家和区域发展战略,走产学研用结合之路,发挥了重要的科技支撑作用;在世界三大洲建有3个孔子学院、5个语言中心,留学生规模逐步扩大,国际化程度逐步增强。

  安徽大学校训得“潜岳苍苍”“江淮汤汤”——苍劲而优美的自然之气,承“夏商肇启”“管仲蒙庄”——丰厚而深邃的文化之风,弘“文化丕成,民族是昌”——大学之使命,融传统与现代、科技与人文于一体的办学理念和育人境界而成。八字校训展现的是安徽大学人激流勇进的精神风貌和一个个平凡却感人至深的故事。

  李世雄教授以“至诚”的精神始终奋战在教学、科研的第一线。40年来,只有半边肺、半个胃的他以顽强毅力坚守在教学科研第一线,勤勤恳恳,培养了一大批学有成就的科技人才,取得了一系列重大科研成果。“做学问不要计较一时的利益,贵在坚持,不怕慢,只怕站。只要方向对,总会有成绩。”李世雄常这样说。

  何琳仪教授以学报国,所著《战国文字通论》是第一部战国古文字通论性著作,已成为海内外古文字学者案头必备工具书之一。64岁仍坚持抱病讲课的他倒在了自己钟情一生的讲台上,永远地离开了人世。他用生命诠释了“春蚕到死丝方尽,蜡炬成灰泪始干”的真正含义。

  何家庆教授徒步闯荡大别山、皖南山区和大西南深山老林,历时305天,跨越8省区,行程31600公里,为108个县的芋农讲授魔芋栽培技术,经历九死一生而不悔:“我是人民教师,当为人民服务。”他用知识的杠杆撬开贫困山区致富的大门,用步履丈量出“至坚”的深度。

  旭日东升,朝霞满天。阳光洒在校训卧石上,也洒在匆匆走过的莘莘学子身上。“至诚、至坚、博学、笃行”,安徽大学人在校训精神指引下,励志践行。

编辑: 徐悦

校史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