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南开大学校史网 > 校史文萃 > 南开人物 > 周恩来与南开 正文


杨石先与周恩来总理

来源: 《南开大学报》2007年1月12日(第982期)第4版  发稿时间: 2014-03-04 10:21


                                                              梁吉生

  杨石先(1897—1985)名绍曾,号石先,安徽人。是我国久负盛名的教育家,长期担任南开大学校长,把全部心血倾注于南开大学和高等教育的发展,为祖国的教育事业和科学事业作出了重要的贡献。聂荣臻元帅称赞:“杨石老堪为学者楷模、人之师表。”

  杨石先比周恩来总理大一岁。他们的交往始于1949年。

  1949年1月15日,天津解放。天津市军事管制委员会接管南开大学,任命杨石先为校务委员会主席,全面主持学校的工作。1949年9月,任天津市各界人民代表会议代表,并选为主席团成员。21日,作为教育界代表出席在北京举行的第一届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这是他人生的转捩点。在会上,他第一次见到了仰慕已久的周恩来总理。周总理和蔼的笑容,风趣的谈吐,给了他极深刻的印象。杨石先后来说:我们的紧张情绪一下子消除了。就在这次大会上,由于周总理深入细致的思想工作和组织工作,特别是他对党的统一战线政策的身体力行,广泛团结各阶层人士的模范行动,赢得了广大知识分子及各界人士对共产党的信任和拥护。

  政协会议闭幕后,在开国大典上,杨石先作为教育界的代表登上天安门城楼观礼。周总理专门把他介绍给毛泽东主席,说:“这是天津南开大学负责人,老科学家杨石先同志。”毛主席紧紧和他握手说:“你在教育工作岗位上付出了多年的辛勤劳动。”党和国家领导人的接见给了他巨大鼓舞,特别是周总理对他的关怀,使他深受感动。他在《自传》中写道:“我此后必须严格遵照共同纲领要求,不辜负党对我的关怀。”

  1951年秋,在知识分子思想改造运动中,杨石先作为文教界代表,去北京怀仁堂聆听周总理《关于知识分子的改造问题》的报告。周总理真诚地深刻剖析自己的家庭出身,用他参加革命前后的思想变化及参加延安整风的切身体会,向与会知识分子畅谈思想改造的必要性。周总理的话拨亮了杨石先的心,使他开始重新认识自己。会议期间,他带着走什么道路的问题去见周总理。周总理亲切地对他说:“你那‘教育救国’、‘科学救国’的想法是行不通的。国民党反动派只是把你们当作装潢门面的点缀品而已,根本不把你们放在眼里,更谈不上听取你们的意见,发挥你们的作用。关键在于政治,在于社会制度。”周总理认真而又严肃地说:“我们社会主义国家所希望的是一心为人民服务的科学家,思想不彻底改造是不行的。现在中国共产党掌握了政权,教育科学事业必然要突飞猛进地发展,你可以拭目以待。”周总理的话像春风驱散了杨石先心中的迷雾,豁然开朗。他从中感受到周总理对知识分子的无限期望!

  1952年,中央人民政府任命杨石先为南开大学副校长,主持学校工作。在此前后,他兼任了校内和社会上的20多种职务,还担任教学和培养研究生的任务。工作的压力使他难于应付,思想上很矛盾,总想摆脱行政负担,以更多的精力用于科学研究。1954年9月,第一届人大召开,杨石先要求周总理接见,诉说自己的看法和要求。周总理百忙中接待了他。当工作人员把他领进总理办公室时,周总理亲切地和他握手,让杨石先在办公桌旁坐下来,与他面对面地交谈,仔细询问担任了什么职务,重点放在哪里,工作量怎么样?杨石先一一作了回答。周总理耐心地向他解释:我们刚刚建国不久,有许多事情要办,而现成的人手又少,所以要求大家都兼一些职务。至于群众推选你担任这么多的工作,是人家信任你。接着,周总理又告诉他在革命工作面前应该勇于挑重担,并且用新旧社会对比启发杨石先的思想觉悟。在这次会见中,周总理还详细地询问了他工作情况、生活情况,并且十分具体地帮助他分析和安排教学、科研与行政管理等几项工作,同时还给他出主意,让他回去后培养一两名助手协助工作。周总理认真地说:你教了几十年书,培养了不少人,总可以找到人协助你教嘛。你搞了几十年的科研,以后你要逐步地把主要精力放到科研上去。目前,我们在这方面,队伍还很小,力量十分薄弱,科学技术对我们十分重要啊。最后,周总理语重心长地对他说:有些从旧社会走过来的知识分子,往往有这样一个缺点,对自己感兴趣的工作愿意去做,对没有兴趣的工作,则往往一推了事。这种立场还是以我为主,不是以人民群众为主,在思想改造过程中是值得经常注意的。周总理这段话,打通了杨石先的思想。从周总理的办公室走出来以后,他感到浑身轻松极了,是敬爱的周总理,给了他力量和信心。

  以后,杨石先在参加全国性科研活动中又一次次的受到周总理的鼓励。1956年,杨石先参加周总理主持的我国第一个十二年科学发展规划的制定工作。当时,农业的发展需要农药研究的支持,特别是有机农药更是迫在眉睫。参加编制农药研究规划的专家一致希望南开大学接受这项任务,周总理也在会上提出了“要勇于承担国家任务”的号召。杨石先响应周总理号召,接受了研制有机农药的任务。周总理对杨石先说:“你先找几个人工作二三年,先不要向国家伸手要钱、要人。你们做了工作,国家自有安排。”杨石先回到南开大学后,积极调配科研力量,开始了有机农药的研究工作。他自己也为了国家的需要,毅然放弃了从事多年的药物化学的研究,带头改行,转向农药专业。这一年,杨石先曾作为中国教育工作、科学工作者考察团成员去国外访问。行前,周总理接见他们,作了重要指示:你们要在人家已有成就的基础上前进,不要搞奴隶主义和爬行主义。1957年4月10日,周总理陪波兰外宾到天津访问。杨石先陪同周总理到南开和天津大学参观。此后,杨石先又多次见到周总理。上世纪60年代初,杨石先受周总理委托创建了南开大学元素有机化学研究所。“文革”开始不久,广大知识分子受到空前劫难,杨石先也不能幸免。1968年,周总理对调往天津的市委书记说:“南开大学杨石先这些同志是搞科学研究的,要关心保护他们。”坚持极“左”思潮的人们并没有履行周总理的指示,杨石先仍然受到冲击,甚至南开大学工宣队某负责人扬言要拆掉元素有机化学研究所。杨石先气愤地指斥他:“你说元素所没用,外面等着农药用。这不是学校要办的,也不是我杨石先要办的,是根据第二次全国科技规划会和全国农业会议精神,受周总理委托办的。国家花了那么多钱,又培养了这些人,你们拆了,我怎么向周总理交待?”杨石先连夜给周恩来总理写了一份请求保留元素所的报告。

  1974年,中央筹备召开第四届全国人大。周总理审查天津上报的代表名单时,指示要增加革命知识分子名额。天津把杨石先等补为代表,但却把他列为爱国人士,还加上“没有恢复组织生活”的注解。

  1975年,四届全国人大在北京召开,作为全国人大代表的杨石先再一次见到了带病出席会议的周总理,含泪聆听了周总理关于建设四个现代化的政府工作报告。他和许多代表一样,为周总理在危难时刻出现在全国亿万人民面前感到鼓舞,同时也为周总理的身体心疼。大会选举的当天晚上,利用大会计票时间,周总理来到天津代表休息室。他对照代表名单一一问大家的姓名和职务。当念到杨石先时,杨石先握着总理的手说:“我们全校师生员工都关心您的健康,让我代表他们向您问候。我带来了大家的心愿。”周总理听了笑一笑:“我的病情现在好转了,已经基本控制住了,身体恢复了十之八九。”周总理接着说:“向南开大学的同志们问好,将来有机会一定回南开看望大家的。”杨石先回校后传达了周总理的问候,师生们非常高兴,都盼望周总理再有机会回到母校。

  1976年1月8日,周恩来总理去世。杨石先失声痛哭并沉浸在悲哀之中。他写到:“周恩来总理的逝世使我感到深切的悲恸。自解放以来,我和他打了20多年交道,他非常爱护关心知识分子,启示我走上革命的道路,使我完全获得新生,更清楚地知道如何更好地为人民、为党工作。他并且帮助我解决不少具体困难,他学识渊博,见解高超,一下子就抓住问题的核心,几句话就解决困难很大的问题,所以是我平生最钦佩、最爱戴的人。”

编辑: 徐悦

校史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