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南开大学校史网 > 校史新论 正文


柳无忌的南开岁月

来源: 《南开大学报》2013年11月29日(第1215期)第3版  发稿时间: 2013-12-02 14:45


  

    王秉钦

  柳无忌(1907-2002),江苏吴江人。近代著名爱国诗人柳亚子(1887-1958)之子。英国文学研究家、著名翻译家。1920年就读于上海圣约翰中学与大学,1925年转入清华大学,1927年赴美留学,攻读西洋文学,先入劳伦斯大学,后考取耶鲁大学研究生,1931年以《英国浪漫主义诗人雪莱》论文获耶鲁大学英国文学博士学位,1932年学成归国。

  归国后,他在一篇文中兴奋地道出了渴望去南开的心情:“在美国耶鲁大学完成学业,抵沪上父母亲家中时南开的聘书已在等待着。那里有好几位得到耶鲁博士学位的教授,如与我同时毕业的杨石先与张纯明,较前的何廉与方显庭,都在教学行政部门担任重要职位。我参加他们的阵营,作为一支生力军,试为南开开拓一座新的园地。”

  南开大学英文系正式建系于1931年。诗人翻译家陈逵任系主任,1932年陈先生辞职离校,此时,恰逢柳无忌博士携新婚夫人高蔼鸿女士来校任教,时年26岁的柳无忌风华正茂,立即愉快地接任系主任之职,同时他又是教师中的“领军人物”。他说“我教的课程多,范围广,有英国文学史、英国戏剧、文学批评以及现代英国文学,还兼大一英文”。他学识渊博,学贯中西;年富力强,富有魄力,把英文系办得有声有色。他曾说:“南开文学院以英文系阵容最完整”。教师大多是留洋的饱学之士,各有专长。有司徒月兰讲英文写作,梁宗岱讲诗歌,罗皑岚讲小说,柳无忌讲英国文学、文学批评,张彭春(张伯苓胞弟)、黄佐临来系兼课讲戏剧创作;又请全国学界名流朱自清讲语言与文学,朱湘讲新诗创作,孙大雨讲“莎士比亚”,罗念生讲希腊戏剧,朱光潜讲文艺心理学,曹禺讲《雷雨》创作经过等。这种旺盛的学术活力与机制,极大地促进了教学质量和学生在写作与翻译方面的提高。

  “名师出高徒”。在谈到学生的学习成就时柳无忌不无骄傲地说:“最能表示英文系同学在学业方面有卓越成绩的为当时商务印书馆出版的三部作品:李田意著《哈代评传》、曹鸿昭译《维纳斯与亚当尼》(莎士比亚长篇叙事诗),巩思文译《无穷尽的日子》(美国戏剧家奥尼尔著)。英文系学术空气浓厚,同学在研究、写作、翻译方面的造就,有这些明记,在今日我仍引以自傲。”

  柳无忌在南开工作了5年。他说:“抗战前在天津南开大学任职5年,不仅为我教学生涯的开始,也给我与在世八十余龄长期旅程中至今未能忘怀的最美满、愉快、珍贵的经历。”他始终心系南开。

  1938年1月,南开与清华、北大南迁昆明,组成“西南联合大学”。当年5月他又辗转来到昆明,在西南联大文学院外文系执教,讲授他最拿手的3门课:英国文学史、英国戏剧和现代英国文学。当时的外国语文学系集中了三校的精华,教师阵容强大,学派渊源不同,著名教授颇多,有叶公超(系主任)、吴宓、钱钟书等。联大的学生也都是优秀有为的青年才俊。柳无忌后来在回忆这段联大教学岁月时说:“想当年集中中国英俊有为青年而教之,实为一大乐事。”就在这一时期,柳无忌和曹鸿昭合译的《英国文学史》也由中华书局出版,并被列入“部定”大学用书。

  特别值得一书的是,1934年秋,柳无忌的父母偕祖母由上海来津探亲,共享天伦之乐。当时就住在南开大学教员宿舍“百树村”。柳老先生见到儿媳霭鸿持家有道,十分欣慰,贺曰:

  明窗净几妥安排,如此家庭乐且谐。

  低首金闺才略美,有人三管欲题斋。(柳无忌注:三管者,管学生,管先生,管佣人也)

    柳无忌夫妇特设家宴郑重为双亲洗尘,宴请南开诸同事,有张伯苓、杨石先、黄子坚、何廉、张纯明诸位。宾朋满座,谈笑风生。有诗曰:

  佳儿佳妇又传觞,人物南开萃以堂。

  平教纷纭谈定县,德高从古榜弥张。(注:宴阳初在河北省定县创办平民教育。)

    后来柳无忌在回忆这段往事时写道:“(这)可以证明我们当时在南开度过的那种‘乐且谐’的家庭生活是幸福的,不幸遭遇战争的打击而随着我们青、壮年的光华一并破毁了,消逝了——它只长留在老年的记忆中,而且每过一年更感觉值得缅怀着。”

  柳无忌是一位享誉中外的著名学者。1945年抗日战争结束后,柳无忌赴美,先后在美国多所大学执教:耶鲁大学、匹兹堡大学、印第安纳大学担任中国文学教授,历时15年。一生著述等身。著(译)有:《西洋文学研究》、《中国文学概论》、《印度文学》、《英国文学史》、《莎士比亚时代抒情诗》、《少年歌德》、《曼殊评传》、《柳亚子文集》、《柳无忌散文选》等50余部。诚如许德珩副委员长生前为《柳无忌散文选》所作的题词:

  “学术遍世界,文章传古今。”

  柳无忌自上世纪40年代后期,客居美国近半个世纪,但心始终萦绕着南开。自1973年至1991年曾先后4次回国返津,专程来南开园,会晤亲朋好友,看望南开师生,并赠送自己的著作(14种27部)给校图书馆。

  这就是柳无忌与南开大学的一段往事,一段难忘的流金岁月,它将永远留在南开校史上,为后人世代传颂。

编辑: 徐悦

校史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