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南开大学校史网 > 校史文萃 > 南开故事 正文


三代南开缘

来源: 南开大学校史网  发稿时间: 2014-05-20 08:56


文/江晓敏

  又到了秋风送爽、荷花满池的时节,新一届的学子从全国各地汇集南开,开始了为期四载的大学生活。20年来,我亲眼目睹了一届届的学子满怀对南开的留恋和对未来的憧憬,惜别母校;一队队的新生带着对周总理的敬慕和对南开的新奇,来到天津。而今年我的心情格外不同,这不仅是因为小女经过12年的寒窗苦读,今年高考如愿考中理想的南开大学,更是由于这已经是半个多世纪以来,我家第三代人负笈南开了。

  我的父母都是20世纪40年代到南开大学求学的。父亲早年东渡日本,抗战胜利回国后,适逢南开由西南联大返迁回津,遂慕名来到南开,师从鲍觉民、滕维藻诸先生学习经济。母亲为家之长女,本来依外祖母的意思,女师毕业可以考虑嫁人了。但母亲执意继续求学,据说当时每日一纸写给外祖父,述说念书之益处,终于打动了外祖父,得以外出求学。先是去清华大学先修班,几经辗转来到南开历史系。父母在南开之日,正是解放战争时期国统区各地学生运动风起云涌之时,父母亦义无反顾地参加民青,投身学运,父亲因此还一度被国民党政府逮捕入狱。不久随着天津解放,父母均投身于新中国的新闻事业,特别是母亲,成为了新华社天津分社的第一名女记者。在南开的学习生涯遂告结束。

  我们这批上个世纪50年代出生的人,在少年求学的时代正好赶上一个接一个的政治运动,刚刚迈进中学校门,十年浩劫就开始了。尽管从小就立志要追随父母的足迹,长大一定也要进入名牌的南开大学学习深造,但在那种政治形势下,只能作为梦想埋藏在心底。粉碎“四人帮”以后,国家重新恢复了高考制度,靠着平日知识的积累和临阵磨枪的劲头,我终于考入了心仪已久的南开大学历史系。当年拿到录取通知书时的激动场面,至今历历在目。记得父亲高兴地连说:“我们既是父女,又是南开的校友了。”而我与我的母亲,则不但是南开的校友,还是历史系的系友呢。可惜的是母亲已经在十年浩劫中含冤去世,无法分享我们的快乐了。

  毕业以后经过短暂的漂泊,我重新回到南开,一直工作到现在。我在南开组织了自己的家庭,爱人是我南开的同班同学,也在南开工作。光阴似箭,一晃20年,我们的女儿也考上了南开,成就了一段三代人同为南开大学校友的佳话。只是女儿切近时代的脉搏,执意要学信息技术,未能成为我们的系友,不能不说是喜悦中的一点儿遗憾。

  (本文选自南开大学校史研究室、南开大学党委宣传部编《最忆是南开》,南开大学出版社2004年版)

编辑: 南开大学报学生记者团

校史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