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南开大学校史网 > 校史文萃 > 南开人物 > 南开学人 正文


梁启超在南开

来源: 南开大学校史网  发稿时间: 2013-10-20 10:24


文/林放

  20世纪20年代,梁启超逐渐从北京政坛隐退,寓居天津,积极从事教育事业和学术研究。此时在天津乃至全国都闯出一些名气的南开大学也正在延揽名师,发展文科教育,因此成为梁启超在天津讲学的大课堂。而南开大学也因为梁启超的讲学活动,迎来了更为辉煌的岁月。

  作为饮誉海内外的政治活动家和“百科全书式”的学术大师,梁启超一向受到时人的崇敬,而南开学校的创办人之一张伯苓对于梁启超也评价颇高。因此,在张伯苓致力于发展南开大学文科的时候,自然想到要延请寓居天津的梁启超来南开大学讲学,借以增强文科的实力,提升文科的水平。而梁启超则认为欲提高国民素质,必先考虑兴办教育,遂对在教育界崭露头角的南开大学寄予很高期望。他尝言:“我们要希望大学办得欧美那样好,能发扬中国固有的学术,不能不属望于私立的南开大学了。南开师生有负这种责任的义务。如是南开大学不独为中国未来私立大学之母,亦将为中国全国大学之母。”在这一点上,张伯苓与梁启超可谓不谋而合,遂开始了密切合作。

  1921年9月,梁启超正式接受张伯苓的邀请,在南开大学讲授全校学生的必修课——“中国文化史”。由于梁启超满腹经纶、才华横溢,授课时激情澎湃、语言生动,因此,每次讲授“中国文化史”的时候,都是座无虚席,“听讲者有数百人之多”,其中不仅有南开大学的师生,甚至是“天津各校教员、学生来旁听者颇多”。他的课极受学生乃至教师们的欢迎。曾有学生撰文感叹道:“梁启超是中国历史的改造家”。而梁启超也在字里行间多次流露出自己为了给南开撰写讲义而终日忙碌的情景。不仅如此,为了提高学生们学习历史的兴趣,他还曾每两周给学生举办一次关于如何做学问的讲座。可以说,梁启超在南开讲学的时间虽然不长,但是却始终一丝不苟,认真负责。

  此外,梁启超还于1922年和1923年的暑假以及1924年的春天先后在南开大学讲学。梁启超以其关于中国历史研究法的讲学活动,为南开大学成为中国近现代史学的重要基地奠定了更加坚实的基础。而在南开大学的讲学活动也促成了梁启超生命历程中的另外一个辉煌,即梁启超根据在南开的讲稿整理出著名的《中国历史研究法》。该书不愧为现代中国史学领域中的一部里程碑式的名作,至今仍然是广大文史学者的必读之书。

  除了这些专门的讲学之外,梁启超还经常来南开作演讲,大力提倡整理国故,呼吁留心时局,勉励南开学子勤奋上进,浸透了作为学术大师的梁启超对南开莘莘学子的殷切期望。

  梁启超还曾经两次主动提出希望将南开大学办成自己培植人才、弘扬东方文化的基地。1921年11月,梁启超就向张伯苓提出,希望校长能够将整个南开大学的文科部交由自己管理,将其办成全国的文科中心。此一提议可见其心志。而这与张伯苓欲改变南开文理学科发展不平衡的想法不谋而合。梁启超当时计划让张君劢、蒋百里、张东荪、林宰平、梁漱溟等硕学名流加盟,以便使南开大学文科的实力大为加强。同时,他还计划每年为南开大学文科募捐数千元以备师资和教学之用,增强文科发展的经济基础。但是由于种种原因,这一宏大的计划却始终未能如愿。

  到了1922年下半年,梁启超再次提议,在大学部创办“东方文化研究院”,欲将南开大学作为其弘扬东方文明的核心基地,此举可谓得风气之先。此后半年间,梁启超为筹备此事,到处奔走不辞辛劳。1923年初,梁启超发出《为创设文化院事求助于国中同志》的启事,声明国民应尽梳理中国传统文化的义务。该启事发出后,众学子倍受鼓舞,欢呼雀跃,各大报纸对此举也大加赞誉。但最终又因为经费难以筹措而付诸东流。

  但是,南开学校并未放弃努力,直至2000年,“东方文化研究院”正式在南开成立,也算是实现了当年梁启超未偿之宿愿。

  (本文选自南开大学校史研究室、南开大学党委宣传部编《最忆是南开》,南开大学出版社2004年版)

  

编辑: 南开大学报学生记者团

校史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