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南开大学校史网 > 校史专栏 > 院系史 正文


忆解放初期的南开文学院

来源: 南开大学校史网  发稿时间: 2013-10-14 17:51


  魏宏运

  解放初期,南开大学有文、理、工和财经等四个学院。校园面积很大,长度从六里台到七里台直至八里台。宽度南宽北窄,南面最宽到达现在的红旗路。除此,还有甘肃路校园,是财经学院所在地,称东院。1952年全国院校调整,撤消了院的建制,由学校直接领导系。工学院调往天津大学。财经学院之部分成员组成政经系,部分教师分到经济研究所,另一部分成员调出成立了天津财经学院。南开变成文理科大学。

  文学院设在六里台,地称北院,解放前后文理工学生均住于此。校图书馆、校体育部和校斋务部也在那里。环境极优美,有一深水湖名曰和平湖,湖中有划艇十余只。湖的北岸是一排小洋楼,为教师往宅,美丽的建筑倒映湖面,风景绝佳。湖的南岸座落着是另一栋二层楼的教师住宅,南岸的另一建筑是经济研究所的两层楼。

  文学院院长冯文潜,曾留学美、德十余年,是著名的哲学家,西南联大时讲授美学和西洋哲学史。院长仅有兼职秘书一人协助其工作,由外文系讲师李景岳兼任。院下设4个系,即中文、外文、历史和哲教系。哲教系1949年夏合并到北大、清华、北师大各相关系。院还辖有一个边疆人文研究室,原是西南联大时组成的,其成员分散于各系。资料阅览室在丁字楼的南端楼上。

  当时没有户口迁移问题,教师的流动性较大。因南开的声望极高,吸引不少学者前来应聘,一般都要降一级职称;即使这样,应聘者仍多多。

  一个学院的知名度首先在于教师的阵容,南开文学院令人瞩目,自然有其原因。中文系先后担任系主任的是彭仲锋、张清常、李何林。教师有邢公畹、华粹深、孟志荪、杨佩铭、高华年、朱一玄、张怀谨等。方纪则是兼职教授。

  外文系先后任系主任的是司徒月兰、罗大纲、李霁野。英文教师有黄子坚、杨善荃、颜毓衡、高殿森、张镜潭、齐香、张涛、周基、李宜燮。俄文教师有杨寿钧、毕慎夫、希波可夫(俄国人)、吴琼等。

  历史系系主任先后由冯文潜(兼)、杨生茂和吴廷趚担任。教师有王玉哲、杨志玖、谢国桢、黎国彬、邓绶林、戴蕃豫、辜燮高、来新夏等。

  上述教师一部分是从西南联大来的,一部分是1947~1948年来的,一部分是解放后来的。

  在社会新旧交替时期,群众中容易产生无政府思潮,这是历史上一再出现的。文学院曾出现过三个系教师自动换了三个系主任的事。军管会文教主任因此把我和刘祖才、张佐找去,狠狠地批评了这种无组织无纪律的现象。这是文学院历史上的小插曲。

  新的历史时期,陈旧的东西相继褪色,新鲜事物不断涌现。新的变革使人们思想意识跟着发生巨大变化。青年教师十分仰慕著名的进步学者和文化人,热切希望名人来校讲学,文学院遂一时成为学术文化活动的中心。梅兰芳、胡风、阿英、杨晦、鲁藜、王瑶、翁独健等均来讲演过。记得全校师生在东院曾听王明(法制委员会副主任)讲婚姻法、杨成武讲长征、艾思奇讲社会发展史等。黄松龄经常就师生的困惑问题作解答报告,大家都说听了他的讲话很过瘾。

  当时学校颇注意学生的德智体全面发展。体育部的侯洛荀、赵文选、廖尉棠、钟浈荪几位先生积极开展多项运动,如教授大家游泳、滑冰。和平湖是天然的游泳池和滑冰场,那时冬天比现在要冷。侯洛荀曾提出应养几匹马让大家学会骑马,可惜这一设想未能实现。

  走进六里台校园,你会感到所有人都在恪尽职守,表现出对新社会的爱。斋务主任郭平凡,图书馆长董明道,资料室管理人员赵霖、殷礼训,工人王文通、高鹏、刘忠、叶芝亮等都勤勤恳恳,受到师生的欢迎和尊敬。

  因为当时急需人才,不少人未毕业即走向工作岗位。参军的、参加南下工作团的,或走向公安部门工作的都先后离校,1951年夏学生人数只有103人。

  当时的学生生活丰富而多彩,最惬意的是三三两两地在和平湖上泛舟。体育部和学生会还假日组织游湖和划船比赛,有时沿着清澈的墙子河游到黑龙潭(今水上公园)。节日常举行多种联欢会,有时是师生联欢,有时是教职工之间联欢。

  学生与教师的生活颇具情趣。每星期总有几次赶往八里台去欣赏落日,那时八里台田野空旷、一望无际,虽然不是落霞孤鹜齐飞,然飞鸟成群,也是难得的自然景色。华粹深家中经常聚集一些京剧爱好者,周基有不少京剧唱片,他唱起来嗓音浑圆宏亮,相当专业

  ……

  回忆这段历史,感慨万千。不少为南开作出贡献的人已经作古,健在的仍孜孜不倦地工作着。难以忘记的是文学院行政机构简炼,学术空气浓厚,团结奋进精神饱满,这应该永远是南开遗产的一部分。

编辑: 韩诚

校史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