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艺文荟萃  正文
 
 
南开新闻网

庆祝南开大学建校91周年   10月17日,是南开大学建校91周年纪念日,也是泰达学院建院10周年纪念日……

2010年田径运动会   金秋十月,丹桂飘香。10月15日,学校2010年田径运动会隆重开幕。

·南开大学启动2011年在学研究生公派项目
·张圣康:新版《红楼梦》的三大遗憾
·南开大学两项目入选国家重大科学研究计划
·南开大学新增19个硕士专业学位
·学校机关党组织以多种方式积极推进创先争优活动
·南开大学师生热议十七届五中全会
·中澳专家南开研讨高等教育发展
·第九届全国概率统计会议在南开大学举行
·南开大学2010年度社科成果颁奖会举行
·泰达学院举办建院十周年校友论坛
朱恩涛:怀念恩师霁野先生
来源: 南开大学报  发稿时间: 2010-10-27 11:31

  □朱恩涛

  今年是“五四”运动90周年。五四运动是一场伟大的爱国革命运动,它拉开了中国新民主主义革命的序幕。“五四”运动又是一场伟大的新文化运动,极大地促进了思想解放。“五四”新文化运动所展现的理性和科学精神,激励着人们以热爱进步、勤奋学习作为人生进步的重要阶梯,努力成为国家的有用之才,为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而奋斗。我们的母校南开大学也正是在“五四”精神的感召和激励下创立的,今年也迎来了母校90周年校庆的光辉节日。驻足回望,凝目追忆往事,母校的校训和恩师们的教诲使我牢牢铭刻在心,是我终生奋发向上的源泉和力量。

  我是1958年慕名考入南开大学外国语言文学系的。在开学第一次全系大会上,就荣幸地听到系主任李霁野先生的演讲,他热烈欢迎我们新生考入南开外文系,要求我们寒窗苦读,孜孜不倦,持之以恒,终生手不释卷。先生讲话旁征博引又深入浅出,语言生动,风趣幽默。那和蔼可亲的学者风度和谆谆教诲深深地印在了我的脑海里。

  李霁野先生是我国著名文学翻译家、作家、教育家和鲁迅研究专家。他的一生是光辉的一生。他为外国进步文学在中国的传播,为鲁迅研究事业,为先进文化和教育事业的发展,为文艺创作的兴旺,都作出了杰出贡献,在我国现代文学史上具有重要影响,是外国语言文学教育的泰斗。

  在母校校庆90周年之际,作为恩师霁野先生的学生,追忆恩师对我的谆谆教诲,我心潮澎湃,思绪万千。

  由于家庭的熏陶,我自幼养成了酷爱读书的习惯。少年时期,我常沉浸在书的海洋,如饥似渴地吸吮着中国古典和现代文学的养分。在保定二中上初中时,语文课老师指导我阅读鲁迅、茅盾、巴金的作品,在鲁迅的书信集中,我开始对霁野先生有所了解。在河北北京中学上高中时,我又阅读了霁野先生翻译的小说《简•爱》,那传神的优美文字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因而对先生格外敬重。

  由于对霁野先生的敬重,我对先生的讲话也就特别留心。有一次,我作为班干部参加了系里的一次教改座谈会,霁野先生在会上强调,教学务必培养学生的基本功,为学生们的自学打下扎实的基础,让他们有后劲。先生的讲话抓住了教学的关键,在场的老师都表示赞同。到三年级时,杨善荃教授开设精读课,给我们讲原著《苔丝》,分析语法和遣词造句;金堤老师讲泛读课,指导我们读《霹雳前程》,都体现了霁野先生倡导的为我们夯实学业基础的指导思想,使我们受益匪浅。

  记得在我上大三第二学期时,系里又召开了一次教学座谈会,霁野先生在会上说,高年级同学可结合老师们的教学读些原著。会后,我主动走上前去向先生请教阅读外国文学原著的方法,他态度和蔼地说:“读原著要由浅入深,开始时不要读太难的,循序渐进,细细咀嚼,慢慢消化。”我感激地点点头转身离去。先生又在我身后叫我:“朱恩涛同学……”我马上又转过身来聆听他的教诲。先生亲切地对我说:“你可不要太累了,要注意劳逸结合。”我又点了点头,心里热乎乎的。当时正值经济困难时期,我们要参加劳动,有时我还要代表系里参加外语院校的篮球比赛,再加上我又经常熬夜读原著,身体可能有些透支了。我转身离开时,两眼禁不住湿润了。

  1963年大学毕业时,我报考中国社会科学院外国文学研究所卞之琳教授的研究生,因成绩差几分没有考上,心里很不是滋味。年级辅导员把我叫到系里跟我谈话,做我的思想工作。出门时,在走廊里正好碰到了霁野先生,他微笑着主动迎过来,亲切地对我说:“听卞之琳教授说,今年有二百多名考生报考他的研究生,考生中还有相当一部分是助教和讲师,他只录取一名,你只差几分没考上,可以明年再考。”先生迟疑了一下,又接着说,“听说你第二外语选修的是俄语,读西方文学第二外语选修法语可能更好些。”我告诉先生,上中学时我学的是俄语,想先把俄语攻下来再进修法语。先生听了赞许地点了点头。但我也始终牢记恩师的教导,毕业后我专门到外交部在职外事干部法语培训班学了两年。后来在南开校庆外文系的一次报告会上,我和卞之琳先生坐在一起,他专门对我说到霁野先生对我学业的关心,我听了十分感动。

  毕业分配前,杨善荃教授建议我留在系里当助教。我当时也真愿意留在系里教书,这样可以经常聆听霁野先生和其他老教授的教诲与指导,这对自己的外国文学研究一定是非常有益的。可毕业分配通知书下来,我却被分配到了国家公安部。我面临着按照个人爱好继续走文学之路和服从安排走从警之路的选择。祖国的利益高于一切,面对工作的需要,我毅然选择了做一名人民警察的道路。于是,带着未圆文学之梦的我,穿上一身橄榄绿,步入了神圣而光荣的人民卫士的行列。

  到公安部后,我开始做经济保卫工作,后来又分管公安外事和国际刑警工作。紧张的公安工作和长年从事国际刑警工作的奔波劳累,使我一度无暇顾及我所钟爱的文学翻译和创作。但霁野先生“手不释卷、持之以恒”的教诲,始终在我耳边回响。上世纪80年代初期,我利用业余时间翻译了一本加拿大出版的公安题材纪实体小说,由群众出版社内部出版,书名为《隐身人》。1995年10月,国际刑警组织年会在北京召开,我当时任国际刑警组织副主席,大会组委会准备组织一场专场文艺演出,要我写几首歌词,于是我就写了《国际刑警之歌》、《警察朋友来自远方》、《每当我想起中国国际刑警》、《我们蓝色的徽章熠熠闪亮》4首歌词。这4首歌词由著名作曲家吕远谱曲,由著名歌唱家杨洪基、郑咏、关牧村、江涛演唱。与会代表听了演唱后纷纷索要歌曲英、法文录音带,《国际刑警之歌》从此在各国警察朋友中传唱。

  在繁忙的国际刑警执法合作中,我牢记霁野先生的教诲,要手勤脑勤。在出国期间,每天坚持写英文日记。在参观访问中,有时触景生情也写下一点随笔或即兴诗词。国际刑警北京大会之后,应出版社要求,我加工整理了多年来撰写的文章,先后于1997年和1998年出版了《国际刑警之歌》、《国际刑警风云》、《国际刑警情思》等几本专辑,还主编了《国际刑警与红色通缉令》专著。之后,我和夫人杨子还先后共同创作了侦探小说《鱼孽》及由我俩改编的电视连续剧《缉毒警察》;2001年,我俩出版小说《公安局长》并改编成了同名电视连续剧,在中央电视台黄金时段播出。2004年,我俩创作了一部反映国际刑警题材的小说《红色天网》及同名电视连续剧。2007年,我俩又创作出版了小说《白雪皑皑》及同名电视剧。我深深感到自己在文艺创作和文学翻译中取得的点滴成果,都是和霁野恩师的教诲分不开的。霁野恩师的教诲和母校南开的校训我将终生牢记,并在今后的创作和前进道路上践行。

  (作者系全国政协委员、中国警察协会副主席、国际刑警组织名誉副主席、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翻译家协会会员,我校1958级校友。)

编辑 韩诚
分享到校内人人网 转贴到开心网 分享到豆瓣 QQ书签 百度搜藏 Google书签 新浪ViVi 雅虎收藏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