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校园 正文

生态文明“遥不可及”?从“垃圾减量”做起

来源: 南开新闻网     发稿时间: 2017-12-18 21:33

  近年来,遮天蔽日、令人窒息的“雾霾”和频频曝出的骇人听闻的污染事件,让环境保护和生态文明成为公众热议的话题。然而,关于保护环境,普通人又可以做些什么呢?多数人首先想到了“垃圾分类”。不过,多年来的高频度宣传与实施过程中的困难重重形成严重“割裂”。这令人们参与“垃圾分类”的热情渐渐消减。那么,对于环保,普通人真的“无能为力”吗?“垃圾减量”或许是每个人都能做到却又常常忽视的环保小事。

  近日,南开大学校报记者团的学生记者展开了一项“垃圾减量”的小调查——8名学生志愿者以周为单位,“囤积”自己生产的全部垃圾,计算总量并进行类型分析。

  “真没想到,我一个礼拜会吃这么多零食!”一位参与实验的志愿者见到铺满半间宿舍的垃圾时惊叹道。

  最多者一周“产生”近4公斤生活垃圾

  为了解同学平时垃圾生产量的具体情况,记者设计了一个为期一周的小型调查实验。而考虑到研究成本和操作的可行性、便利性,此次的垃圾实验共随机挑选了生活方式、饮食习惯各异的8名(3男5女)学生志愿者。实验开始前,记者将测量对象分成以废纸盒、塑料包装等为主的普通生活垃圾和以剩菜剩饭为主的厨余垃圾两类,并每天采集志愿者的垃圾产量。一周后,记者得到了如下数据:

  学生一 学生二 学生三 学生四 学生五 学生六 学生七 学生八 平均
普通垃圾 1.33kg 1.23kg 0.92kg 2.40kg 0.63kg 0.49kg 1.94kg 1.62kg 1.32kg
厨余垃圾 1.72kg 1.06kg 0.63kg 1.35kg 1.70kg 1.56kg 1.12kg 1.64kg 1.3475kg

表1.参与实验的8名志愿者周垃圾产量及基于此样本的人均垃圾产量

  统计数据显示,志愿者借由重量表现出的一周垃圾产量存在着较大的个体差异。最多者一周可生产约4公斤生活垃圾。本次实验得出的人均垃圾产量约3公斤。

  考虑到体积也是衡量垃圾多少的重要因素,记者请其中一组志愿者将2人生产的各类垃圾平铺到宿舍中。结果包括草稿纸、饮料瓶、零食包装袋、塑料袋、餐盒、快递箱、果皮等垃圾占据了半间宿舍的地面。这两位男生的生活垃圾主要是由各类的食品包装袋、包装盒组成。

  86.82%受访者表示没听过“垃圾减量化”

  已有资料显示,近年来,我国固体废物产生量每年达到35亿吨左右,城市生活垃圾近2亿吨,而人均年产生生活垃圾约为300公斤,年增长率高达7%-9%。

  《2014年中国城市建设统计年鉴》指出,2014年中国已经有2/3的大中城市被垃圾包围.广州垃圾填埋场于2016年达到饱和。北京现已面临“垃圾围城”的窘境。据统计,目前全国已有200多个城市陷入了生活垃圾的包围之中。

  “垃圾围城”问题普遍存在,且日益突出,但是在过去,人们将更多的精力放在了垃圾“资源化”和“无害化”上,而在“减量化”上的宣传似乎有些不足,使得公众对环境保护渐渐产生了距离感。

  记者通过在南开大学学生群体中的问卷调查发现,仅有1%的同学非常了解“垃圾减量化”,而“不太了解”、“很不了解”的学生群体则占比高达86.82%。

  显然,个人的环保意识不强、“垃圾减量化”知识了解不足,这一现状给“垃圾围城”问题的解决带来了巨大挑战。

  垃圾减量:事小行难“难”在哪儿?

  “我经常订外卖,买各种小零食,可能不知不觉就产生了很多垃圾。”2017级环境科学与工程学院本科生张煜表示,大多数时间,会通过外卖和零食解决三餐。而问卷调查发现,在南开大学的校园里,与张煜有着类似生活方式的同学并不少见。受访者中认为生活垃圾主要是塑料袋、剩饭剩菜的同学占比达65.93%。

  南开大学津南校区学生宿舍1A的保洁阿姨告诉记者,学生宿舍楼中所产生的垃圾主要是外卖餐盒、包装袋、废纸和快递盒子。“其实‘双十一’‘双十二’并没有给我的工作造成太大的影响,因为垃圾桶里的快递包装一直都有那么多。两个大桶垃圾都不够,还要处理很多堆放在地面、墙角的垃圾。”她说。

  学术界一般认为实现“垃圾减量化”的难点主要包括国家和个人两个层面。国家层面主要是政策的配套情况不好。尽管我国已出台相关环保法案,但是在针对垃圾源头减量化的相关法规和政策还不健全,源头减量化的措施也尚未落到实处。例如,一些商品的过度包装、“净菜进城”等方面国家没有明确规定。

  而具体到个人层面就是生活习惯的顽固性。比如,由于一次性产品极大地方便了人们的生活,人们已经形成了使用的习惯所以丢弃的也越来越多,最后造成了所谓的“白色污染”。而要使人们改变这种不良的习惯,也是实现垃圾源头减量化的最大难点。

  南开大学环境科学与工程学院副教授、天津市生物质类固废资源化技术工程中心副主任李维尊认为,全社会固废的产生量是由单一个体贡献的,大学生代表着一类人群,且这一类人群在不断增加。而大学生产生的固废主要来源于日常生活中,特别是饮料瓶、外卖餐盒、零食袋、剩饭剩菜等。所以实现垃圾减量化就需要改变大学生的生活习惯,树立健康环保的饮食、生活观念。

  南开大学社会工作与社会政策系教师郑飞北则认为,随着生活方式的改变和生活节奏的加快,产生的垃圾也就越来越多,其典型表现是垃圾桶越来越多、越来越大、越来越满。在大学校园里,大学生是比较活跃的消费人群,网购、外卖等容易带来大量的包装垃圾,无疑会给垃圾处理带来压力。而另一方面,大学校园的主体又是环保意识较强的知识阶层,可以通过创造有效的平台助推大学师生的环保行为,形成良好的环保氛围以降低垃圾对环境的负面影响。

  “看到最后调查结果,我还是被震惊到了。平时真的很难想到我们生活中许多不经意的行为居然可以产生这么多的垃圾,看来还是个人的环保意识不够。”环境科学与工程学院2017级本科生秦志笑在实验结束后说。

  垃圾减量从我做起

  参与实验的志愿者关于“垃圾减量”也有一些自己的想法。

  “以后还是少点外卖,吃食堂也少打包,这样积累下来,我觉得自己还是为环保做了贡献的!”周恩来政府管理学院2017级本科生张子宁说。

  “我们其实可以自己动手‘变废为宝’,一些快递箱可以多次使用,也可以把它们改装杂货箱。”周恩来政府管理学院2017级城市管理专业本科生陈雨茜说。

  既有研究表明,垃圾减量化的实质包括三个阶段,首先是在第一个阶段减少垃圾产生量,从源头减少废弃物产生;第二个阶段是采取减量化、资源化措施,提高综合利用效率;第三个阶段是通过各种处理技术,使垃圾实现资源化和无害化,减少垃圾的最终处置量和排放量。对垃圾多级减量进行全过程控制,以达到减量的最佳效果。

  为使垃圾减量落到实处,一些国家甚至建立了垃圾收费制度。由于收费额和垃圾量成正比,居民产生的垃圾越多,被收取的费用额越高。因此,居民就会从各个方面如丢弃垃圾的行为、生活习惯、选择简化包装的商品等方面想方设法减少垃圾产量。

  那么在大学校园到底应该如何实现“垃圾减量化”呢?李维尊说,我们必须认清现状,垃圾的减量化是一个长期任务,并不是一蹴而就的,因此最关键的还是在于大学生观念的改变。校园里如若形成一种“垃圾荣辱观”,让学生对垃圾生产形成重视,甚至形成垃圾减量的习惯,那么垃圾生产量就会大大减少。

  “观念的改变需要一系列的宣传教育。其实大学生是最容易开展垃圾减量化的人群,因为他们有思想,明事理,像开展一些宣传或文体活动等来映射垃圾减量化的意义也许可以取得不错的效果。”李维尊说。

  “使用环保购物袋、少用塑料制品、吃多少打多少、绿色化学习办公……”同学们在调查中纷纷建言献策,闪现了不少好点子、好方法。

  此次调查的发起者之一、南开大学环境科学与工程学院2017级本科生王子源表示,希望此次实验和宣传报道能够让周围的师生意识到“垃圾减量化”的重要意义,也希望大家能够身体力行,养成垃圾减量的好习惯。

  “环保离我们其实没有那么远,只要你今天少点一次外卖、和别人拼单团购少用一个纸箱,你就已经为环保事业做出了贡献。”此次调查的另一名发起者、南开大学环境科学与工程学院2017级本科生马浩楠说。

    (主笔:学生记者 侯晓莉 王子源,采访:《南开大学报》学生记者团,摄影:吴军辉)

(责任编辑:关嘉妹)

  10月31日下午,南开大学党委召开全委(扩大)会议,传达学习贯彻党的十八届六中全会精神。
   今年的网络安全宣传周将在9月19日-25日举行,主题是“网络安全为人民,网络安全靠人民”